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头条婚约 > 第84章:恨…
    王医生给盛嘉年洗清冤屈:“是棍棒之类凶器留下的伤痕,应该不是的盛总。”

    尤海博一惊:“那姑娘小小年纪,都经历过什么?”

    上次在医院尤海博匆匆见了一面,这次再见,差点儿小命玩儿完,毕竟差点淹死,身上还有伤。

    “她是被虐大的孩子吗?怎么总有伤?”尤海博不解的看向盛嘉年。

    盛嘉年抬眼,尤海博道:“我说,你要有那个意思,就赶紧救人家小姑娘于水火,别端着架子继续隔岸观火,你不心疼?”

    尤海博这话,直接确定了王医生心中的猜测。

    上回对盛嘉年就没什么好感,今天听了就……罪加一等。

    亲眼所见,差点这位高高在上的、了不起的大人物就成了杀人凶手了,故意杀人罪啊,就算不会以命抵命,至少也该脱层皮才合理吧?

    盛嘉年目避开尤海博的目光,看向别处。

    尤海博道:“大白天窗帘就别拉得那么严实了,好了,你自己的事,你自己合计着吧,镇上有个会要开,不少人到场,你这样子去不了,我得去。”

    尤海博话落,和王医生走出房间,带上门后尤海博叮嘱王医生。

    “多盯着点那丫头,别再出什么乱子。”

    “好。”王医生话落又问:“教授,盛总对那丫头是有那意思吧?”

    尤海博没给正面回应,依然只让好好看着。

    王医生拉了拉脸子说:“既然喜欢人家小姑娘,何必搞得那么虐呢?平时看盛总挺正常一人啊……”

    尤海博回头,王医生当即干咳了声,“那啥,我的意思是、就是看不出来盛总的脾性,平时挺正常。”

    “你这解释有比较好?”尤海博轻哼了声:“说话别太随意,别让他身边助理听见,不然事儿可就大了。”

    “知道。”王医生点点头。

    ……

    江兮一直躺着,头晕晕的难受,恍惚睡着,又似乎并没有睡着。

    王医生说她肺积水不严重,见她能自由呼吸后就交代她好好修养。

    然而,江兮却被憋醒,脸憋得通红的从浑浑噩噩的睡眠中挣扎醒过来。

    “啊……”

    她猛地坐起来,手臂上吊着药水针也被她扯掉。

    “怎么了?”

    压低的男声传来,江兮憋得通红的脸抬起来,望着一脸关心的盛嘉年,脸色瞬间难看。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他想将她挡在脸颊的头发轻轻拨开,看看她的情况。

    江兮挡开他的手,并不领情,大口喘着气,似乎更加难呼吸了,刚想说话,却不停咳嗽,咳得身体都跟着颤。

    “兮兮,兮兮……”

    “你走开!”

    江兮用力推开盛嘉年,努力大口呼吸,却发现呼吸越来越困难,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自己情绪太激动,导致呼吸困难。

    盛嘉年忽然冲出门外:“王医生,王医生!”

    就住在江兮对面房间的王君苹以及白玄弋双双从房间冲出来,“盛总……”

    “江兮呼吸困难。”盛嘉年怒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医生赶紧进了房间,将江兮安抚着重新检查。

    “回来时我检查,一切正常,能够自由呼吸……”

    白玄弋接话道:“这是‘继发性淹溺’现象,是溺水后遗症,通常会在溺水数小时后、甚至一天之后才会出现。所以之前她醒来时,检查一切都没有问题,但现在就不一定了。”

    王医生了然,“我明白了,我用气道正压通气来引导水排出是可以的吗?”

    “利尿剂和气道正压通气治疗都可以,最好马上就开始,不然肺水肿后果就不堪设想了。”白玄弋边说边帮忙做准备。

    盛嘉年听得心惊:“严重吗?会不会影响以后,痊愈的可能性大吗?”

    “盛总,”白玄弋道:“江小姐这种情况不少见,刚王医生没有检查出问题,是因为水刚进入身体,所以江小姐还没有什么不适,抢救醒来暂时性生命体征正常。但一段时间过去,进入肺部的谁开始形成水肿,一旦肺泡被水灌满,就不能正常行驶与血液交换氧气和二氧化碳的功能了。而这样,江小姐体内的氧气含量下降,心脏跳动也会变得缓慢。所以一定要在继发性淹溺症状发生之后,即刻治疗,否则后果很严重,不排除丧命的可能。“

    盛嘉年退后几步,远远站着。

    王医生偷看了眼盛嘉年,也没多说话。心想,看样子是心疼了,就是不知道这心疼能持续多久,别过几天又把人给折腾进医院了。

    也不知道现在这些有钱人都什么德行,暴虐狂吗?

    盛嘉年在屋里站了会儿,随后走出房间。

    走廊碰到李扶洲和岳著林,盛嘉年问:“她的随身物品呢?”

    “谢秘书拿去了。”李扶洲赶紧出声。

    盛嘉年去找谢晚晴,敲响门,谢晚晴出来,人精神确实看得出来不太好,伤心也不是假的。

    盛嘉年问:“江兮的包在你这?”

    谢晚晴点头:“是。”

    随后谢晚晴忙问:“盛总是……”

    “你把包拿出来吧,我们清点一下,需要做哪些赔偿和补偿。”李扶洲道。

    谢晚晴看了眼盛嘉年,随后轻轻点头:“好,我这就去拿。”

    谢晚晴将已经半干的包拿出来,递给李扶洲。

    岳著林站在盛嘉年和李扶洲后面,但他的角度是能看到屋里的,自然他也看到了谢晚晴是从地上将包捡起来,没忽略谢晚晴将包上的宾馆妥协踢开。

    依谢晚晴前不久对江兮的同情和心疼程度,关系真有那么好,至于将对方的包随意仍在地面,并且连穿过的拖鞋都被随意扔在上面?

    岳著林没多话,跟着盛嘉年离开。

    李扶洲在盛嘉年屋里摆弄了好久,电脑给拆得稀烂,最终放弃:“盛总,这电脑修不好了,换部新的给她?”

    盛嘉年顿了顿:“她里面应该存了不少资料,能拿得出来吗?”

    李扶洲了然,原来是要电脑里面的东西。

    “那我再试试。”

    盛嘉年想去江家走一走,想了解一下为什么会存在那样的家庭,没见到只听说总觉得不真实。

    盛嘉年也是心堵得慌,自己做了件荒唐错事,江兮刚才看他的眼神,几乎将他伤得体无完肤,不知道该怎么弥补她,内疚的心底如波涛汹涌。

    盛嘉年走出新街,朝老街走去,走到一半时,看到江兮提到的刀削面了,心中一动,下意识走了进去。

    刚坐下来,面对热情招呼他的老板,却内心不是滋味。

    “抱歉,请问,江家怎么走?”盛嘉年问。

    老板早就看出了这人不是本地人,就这做派和穿着,此刻再听这口音,当即更确定了。

    “江家?是杜大娘家吗?”老板问。

    盛嘉年眸色不解,“江家女儿叫江兮。”

    “哦,那是了,就是杜大娘家嘛,从这街上对直走,直接走到尾,有一家水沟边上放了几个小盆子种了些花草的,那就是独大娘家没错了。要是你还找不着,到那下边的时候,你再跟人问问。”

    “好,多谢。”盛嘉年道。

    走出面店,又朝前走。

    到前面街道忽然变成巷子,盛嘉年环顾左右,随后又朝小巷子里走,一直往前,总算看到了家门前水沟边放的花盆。

    盛嘉年走近几步,看到那家人门外坐着的一些人。

    他定睛细看,有些意外,居然是许家太太。

    看清楚人时,他忽然才想起刚才停在街道跟小巷子交接处的车,是从云都开过来的。刚一刻没有多注意,这当下倒是恍然大悟。

    盛嘉年看见许太,在那站了站,主意上心,随后直接转身离开,到街上又进了方才那家刀削面店。

    “老板,二两牛肉刀削面。”盛嘉年低低说了句。

    老板乐呵呵的问:“那丫头昨天回来了,江家那个丫头,怎么,你没找到啊?”

    “只是过去看看。”盛嘉年道。

    “你是……她什么人啊?”老板问,看样子不像是什么普通人。

    盛嘉年道:“就一个朋友,在她学校认识的。她是……云都大学的高材生。”

    老板听了,笑了声:“女孩子读那么多的书,其实没啥用。我们这里啊,女孩子念太多书,反而不好嫁人。”

    盛嘉年意外,忍不住问:“这怎么说?”

    老板笑道:“你想啊,女孩子那书念多了,是不是心眼儿就多了,想法就多了?那嫁了人,还能好好过日子吗?她不成天想着些不着边际的事儿?书读多了,养不家。男的结婚娶老婆,可不是就是为了过日子嘛。读多了书的女孩子她肯踏踏实实跟你过普通日子?所以啊,我们这里,都觉得家里送女孩子上学不合适。也要为她将来好找婆家、不让婆家挑三拣四考虑呀。”

    盛嘉年算是“长见识”了,竟然还有这种说辞。

    “多读书,少愚昧,新社会的目的之一就是让所有孩子都有学上,怎么有文化多读书还被这样偏待了?”盛嘉年非常不理解,也心疼江兮是在这样风气下成长。

    那老板还真是有本事,快速揉好了面团子,一把刀雪亮的、快速的削着手上的面团,还一边能说话。

    他说:“会认得字就成了,读多了哪里有用?不至于是个文盲就行。”

    盛嘉年听得略有点窝火,怎么这里是这样的风气?

    盛嘉年脸色暗沉沉的,没有接话,老板已经手脚麻利的将面端上来了。

    “您的面,趁热吃。”老板热情没有减退。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