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头条婚约 > 第86章:你把我当晚晴了?
    许太话没说完,江母忍不住说:“许太太,刚才许小姐对我的态度,你应该还没忘记。我相信,我们家江兮应该还不至于到你女儿的份儿上。所以,江兮是个懂事的孩子,她就算再不愿意接受,她也不会那么没礼貌,这是她的教养。至于她接不接受你们家,我想,人心都是肉长的,何况兮兮那么善良的孩子,时间久了,让她看到你们真心接纳她的诚意,她会接受你们的。”

    许太笑得勉强,所以这言外之意是,不会帮她劝劝江兮了?

    江母话落,轻轻叹了声,“我也希望我们家江兮多个人来疼爱她,不只是敷衍,是从心底里接受她。”

    “那当然了。”

    许太还想说什么,可江母已经走了。

    许太一个人走在长长的老街上,看着这条街上老旧的样貌,每一砖一瓦都刻着历史的痕迹。

    她的女儿,从小就是在这里长大的。

    没有电影院,没有百货商场,没穿过漂亮衣裳,没吃过大餐。

    许太心底内疚到底,走到新老街交接的地儿,许诺已经上车等着她了。

    许太走过去,站在车门外:“还没见到你妹妹呢,等见到你妹妹,再请她家里人一起吃个饭再走吧。”

    许诺烦了,“妈——”

    她耐心都耗光了,一刻都不想多待。

    “我们亲自来了已经拿出了诚意吧?你还要在这里待多久?许江兮她在家里,可我们去她家的时候,居然出都不出来……妈,她根本就没把我们当回事。依我说,我们也别太把她当回事。”

    “诺儿,她毕竟是你妹妹。我都来了,那就把事情办好一点。请江家人吃顿饭,顺道再感谢他们这么多年来对你妹妹的养育之恩,这都是天经地义的。”许太道。

    “好啊,那把许江兮叫出来。”许诺拉着脸子出声。

    “我们来本江,没有提前跟你妹妹说,我现在跟她说吧。”许太低声道。

    许太给江兮打电话,电话却一直关机,打不通。

    “奇怪了,这里信号不好吗?你妹妹电话打不通,刚才也没看到她,会不会出什么事?”许太担心道。

    想去找江母问问情况,刚才在江家她就想问江兮,几次说话都被岔开了。

    许诺下车,浑身上都是烦躁。

    “妈,算我求你了好吗?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吧,我在这里,呼吸空气都难受。许江兮她在家里,这是她从小生长大的地方,你还担心什么?她不接电话,只能说明不想见我们。妈,求你了,我们赶紧回云都行不行?”

    许太看着许诺,最终叹气:“好吧。”

    司机带着许家母女俩又往回走,许母心里有点遗憾,是应该跟江家吃个饭来着。

    *

    江兮在天色擦黑的时候醒来了,这次醒来人清醒了很多。

    盛嘉年就坐在她身边,江兮看清了坐在床边的人后,脸色依然不好看。

    “我没死掉,你是不是很失望?”她轻声问。

    盛嘉年抬眼,听她这声音,感觉没什么事儿了。这一觉她算是养精蓄锐够了吧?

    “你没事,我就放心了。”盛嘉年道。

    江兮脸侧开,更难听的话,她说不出来。

    盛嘉年低声道:“上午去了你家,但没进去。”

    江兮下意识转头看他,眼神带着疑惑。

    盛嘉年道:“许家太太在你家,我见许家有人在,所以没去你家打扰,折返回来了。”

    话落,顿了顿,他低声道:“我去吃了你说的那家店,刀削面的口感确实不错,但是口味太重,我饮食偏清淡。”

    江兮微微张口,很意外。

    想说点什么,又咽了回去,用怪异目光看他。

    “你是说,许阿姨来本江了?”江兮问。

    盛嘉年点头,“我见她坐在你家门外,她对面站着位年纪苍老的妇人,不确定那是不是你现在的母亲。不想过多打扰,所以没有去你家。”

    江兮心跃跃然,顿了下,她爬起身来:“我回去看看。”

    “天都黑了,许家太太应该走了。”盛嘉年道。

    江兮双腿垂放在床下,坐在床边的动作静止。

    她转头看他,“我想回家看看。”

    “你身体还没好,需要静养。”盛嘉年拉了她胳膊一把,江兮下意识皱眉。

    盛嘉年低声道:“听说你父亲病重,我让白医生将那位经常给你父亲治病抓药的医生请了来,问了些情况。兮兮,你父亲如果不及时更好的医治,他可能熬不到你暑假。这话是那位医生说的,因着你家今天有客人,所以我身边的医生也没有去你家打扰。”

    江兮脸色一点一点惨白,“熬不到我放暑假?”

    两个月吗?

    她眼眶一点一点泛泪,“盛嘉年……”

    盛嘉年立马抬手擦去她脸上的眼泪:“这只是你们镇上医生给的诊断结果,并不是我的医生给的结果,还有希望的,是不是?”

    盛嘉年语气轻缓柔和,轻轻擦着她脸上的眼泪。

    江兮深吸气,挡开他的手,自己擦掉脸上的泪:“你还愿意帮我?”

    即使她否认了当年是救他的人,他也还愿意帮她?

    江兮内心好矛盾,如果因为当年她的相救,所以他才这么无私的报答她,她可能会接受。可现在,她都已经否认,他还会帮她吗?

    盛嘉年眸色略沉,江兮紧张的盯着他,张口欲言,却始终不愿意出卖谢晚晴。

    盛嘉年轻叹一声:“有些事情,超出我的预料。你是其中之一……”

    他这话,江兮似懂非懂。

    盛嘉年沉声道:“但你的事,我还是会尽力帮你。你就当这是……一种习惯吧。如果你愿意,兴都医院为你父亲提供医治的机会。如果你不愿意,我也不勉强。”

    江兮心底忍不住失落,她否认当年救过他,果然令他改变了对她的态度。

    他现在,只是心地好,为她提供医治父亲的机会,没有再提别的了。

    是不是以后,他就会从她的生命里慢慢消失?

    江兮心忽然疼痛难忍,目光忧伤的看着盛嘉年。

    当知道他今后可能不会再出现在她的生活中时,居然会这么难受,是她习惯了他的好。

    “谢谢你。”江兮低声道:“我想救爸爸,哪怕一丝机会。但我要回家跟我妈商量,要她同意,才能去云都。”

    江兮快速擦去滚落的眼泪,站起身,“我回家了,谢谢你的照顾。”

    走了两步,她回头,泪光潋滟。

    “盛嘉年,你是不是把我当成晚晴姐了?”

    盛嘉年眸光微抬,江兮忍痛道:“我听晚晴姐说,她就是当年救你的小姑娘。你……把我当成她了,是不是?”

    盛嘉年眸色异样,江兮眼眶忍不住泛泪,哽咽道:“所以你以前对我那么好,是因为、因为你觉得当年救你的是我,是吗?”

    盛嘉年面色暗沉,没看她。

    江兮泪中带笑:“谢谢你,谢谢你在知道我不是当年救你的人后,还愿意为我爸爸提供救治的机会,谢谢!”

    她咬紧牙,倔强的控制眼泪,然后对盛嘉年鞠了一躬:“谢谢!”

    埋头的同时,她用力擦掉滚落的眼泪,然后走出病房。

    病房外,谢晚晴、李扶洲和岳著林等人都在,原本只是想过来看看江兮醒来没有,打算给江兮做下思想工作,比如有些话不要乱说、乱传之类,毕竟江兮学的是新闻传媒。都怕这丫头回云都后,一个想不通写篇稿子发出去报复他们老总,那可就大不妙了。

    但没想到,会听到这些话。

    江兮走出门,眼前黑压压一片,她粗粗看了眼,大概知道都是谁,勉强一笑算是打招呼,随后埋头匆匆离开。

    谢晚晴转身喊了声:“江兮……”

    江兮没回头,已经下楼了。

    现场几人神色各异,李扶洲扭头看了眼岳著林,二人面有恍然大悟的神色。

    难怪他们都认为老总对江兮好得有点过了,原来是把江兮当成谢晚晴,以为当初救他的人是江兮。

    可……

    有点说不通,难道盛总不认为当初救他的人是谢晚晴?

    是什么令盛总有此怀疑?

    李扶洲、岳著林互看后,又下意识看谢晚晴。

    谢晚晴冷脸先进了房间,岳著林往边上走了几步,李扶洲跟过去。

    “盛总有这怀疑,就一定有原因,你觉得呢?”

    李扶洲点头:“但当年的事,我们都不在身边,都不知情,还真帮不上忙。”

    二人在走廊沉默,屋里不知道谢晚晴与盛嘉年说了些什么,这是盛嘉年的私事,他们不过过多追问。

    盯着一路凉风,江兮回到了家。

    她回家前不久,二婶才领着几个孩子离开。

    江兮在门外站着,还提不起勇气进门。

    倒是屋里老太太看到了,忙出来拉她:“哎哟喂,你妈刚才说你呢,你赶紧进来,穿这么点儿衣服,外头冷不冷啊?赶紧的进来。”

    江兮进了屋,江母垮着脸子从厨房出来问:“吃了没有?”

    江兮张张口,却没出声儿,只是轻轻摇头。

    江母哼了声:“你看你像不像个样?这么大个人了,在外面饿了也不知道吃点东西?”

    江兮眼眶一热,然后跟着母亲进了厨房。

    “妈,你不用给我煮,我自己来吧。”江兮低声说。

    江母回头凶了句:“我现在还敢使唤你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