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头条婚约 > 第88章:朋友有事,义不容辞
    “拿着钱就是救命的,你爸爸也等不了了。”江母轻声说。

    不是因为丈夫的情况,一身清高的江母会要许家的钱?

    不是因为丈夫的情况,她也不会一时犯糊涂,要江兮嫁人。

    大抵江兮此刻反应过来,心下瞬间原谅了母亲。

    她说:“我在云都认识了一个人,他有关系在医院。兴都医院,是云都非常好的医院。妈,我可以找他吗?”

    “当然可以了,你有认识的人就最好了。现在听说在外面看病住院,没有认识的人麻烦得很,能找到关系,一切就都好办了。”江母低声道。

    江兮点点头:“嗯,那我明天就去找他。”

    “求人办事,你说话要客气一点,啊?不要像跟自己人说话一样,没规没矩的。咱们是有求于人,态度得放端正,你态度都不好,人家怎么肯帮你,是不是?”江母叮嘱着。

    江兮点点头:“我知道的,妈,我们明天带爸爸走了,那这里怎么办?”

    父亲的病,显然也不是十天半月就能医好,得有在云都长期住下去的打算。

    江母轻轻叹气:“我今天想了一天,你说我守了大半辈子为了什么?还不就是为了这个家,这个男人。平时再恨他没用,恨不得他早点进土里。可他真要是走了,我也活不下去了。他活着,至少我还有个念想,还有活下去的动力。所以我这辈子,就是为了你爸爸而活。只要他能好,其他都不重要。”

    江兮听了感动,从小到大,她印象里,母亲就不是个柔软的女人。

    现在长大了,才试着站在母亲的角落去理解她。

    有多少苦和泪,是母亲躲着起来偷偷咽进肚里的?

    江兮不知道该怎么哄母亲,只能一边流泪,一边默默的为母亲递上纸巾。

    “我今天已经跟工头结算了,这个月的工钱,和以前的工钱也都全拿了。咱们家里也没有什么好交代的,你爷爷奶奶平时看不惯我们娘儿俩,这次走了就如了他们的愿。我们走了,他们会过得更快活,更开心。老二家一直想住咱们的房子,我们走了,他们就如愿了。唯一放不下的,就是那头猪和屋子里面已经半大的十几只鸡。可惜带不走啊,要能带走,我真想全带走。到时候你爸爸住院,得吃点好的补身子。”

    江兮小声说:“那就全杀了,全部带走好了。”

    江母看着女儿:“傻丫头,全杀了,拿去云都,一下就能吃得了?吃不了臭了就可惜了。我们带几只走,剩下的,就留给你爷奶吧,以后我们走了,也孝敬不了他们了。”

    江兮小声说:“他们都不稀罕我们孝敬。”

    “跟你爷奶之间,你是小辈,不要顶撞,有些话,我来说,明白吗?”

    江母怕女儿被天打雷劈,毕竟那是家里长辈。老人家再过分,做小辈的都该忍让。

    “妈,我得好好想想,怎么安排一下。我有认识的人,他会帮我们联系兴都医院,我也会拜托他帮爸爸安排最好的医生。但是,以后呢?妈,等爸爸病好了,我们就在云都生活了,好吗?”江兮小声问。

    “那是多久以后,我也不知道,现在,妈就想任性一下,想不顾一切带你爸爸去治病。人嘛,总要奔着希望去。”

    “嗯,妈,我们一起努力,一定会好起来的。”江兮坚定道。

    江兮跟母亲回家,到家门口时,又停了下来。

    “我得去找一个人,她可能也会帮到我们。”江兮轻声说。

    “现在?”

    “嗯,就是雨晴姐,她也在云都。以后……我想她会帮我们吧。”江兮说:“她人很好。”

    “昨晚你在她那?”江母问。

    江兮点点头:“嗯,她住那边宾馆,她给我开了一间房间,我想,现在去找她。就算她帮不到我们,她也认识很多医生。”

    “你去吧。”

    江母看着女儿的背影,又说:“你晚上就睡那边吧,家里也没个你单独睡的地方。”

    江兮回头,看着母亲,月光下,她欲言又止,只是轻轻点了下头。

    江兮揣着心事往新街走,她知道才否认了自己救盛嘉年,现在又跑回去说是她救的,这事就已经不具有说服力。

    也答应过谢晚晴,所以,再做回盛嘉年的救命恩人就别想了。

    所以她现在能找的,只有谢晚晴。

    江兮埋着头走,没有路灯的漆黑路段,她也就那么走过去了,没有半点停顿。

    盛嘉年刚好这个时候出来散心,有些事情他还没有理清楚,整理整理思绪。

    老远看见江兮跟行尸走肉一般朝这边走来,他有些意外,随后朝她走去。

    高大身躯挺立在她的必经之地,双手往裤兜里揣。

    他抬眼,眸色幽暗。

    江兮走近了才发现眼前的人,有些意外和惊讶。

    “你……”

    她轻轻摇头,再看,没错,是盛嘉年。

    “你怎么在这?”她轻声问。

    “出来随便走走,倒是你,你怎么在这里?”盛嘉年问她:“找不到回家的路?”

    “不是,我来找晚晴姐……”她埋着头轻声说。

    盛嘉年眸色幽暗,冰凉气息沉了沉,片刻后他才道:“找她做什么?”

    江兮抬眼,大眼里满是犹豫。

    他看着她,黑漆漆的眼睛里情绪平静,带着一点克制。

    他问:“找她做什么?有什么要问的?”

    江兮摇头,深吸口气:“那我找你吧,我们家现在有钱了,可以带我爸爸去云都治病。你以前说过会帮我爸爸安排医生,现在……还算数吗?”

    盛嘉年微微虚合着眼,看着她白生生的脸。

    “因为你父亲的事情,来找我?”盛嘉年以一种不能班别的语气问她。

    江兮轻轻点头,“是不是……不可以?”

    “你以什么身份来找我?”盛嘉年不由得问她。

    江兮咬唇,良久后她说:“我就算不是你要找的女孩儿,我们也还是朋友,是不是?”

    她大胆的用他以前说过的话来拿他,不知道他会不会不承认。

    盛嘉年缓缓点头:“这是个好理由,既然我们是朋友,朋友有事,义不容辞。以后有事,也可以来找我,我不一定全都能帮你解决,但大部分,我有那个能力。”

    江兮心中一动,泪光闪闪的望着他:“我还可以来找你吗?即便我不是……”

    “嗯,一开始我也不太确定你就是她,现在,也谈不上失望。”盛嘉年语气淡淡的,好像真如他说的那般轻巧。

    只是,心里的失望,无人知晓。

    江兮张张口,又轻轻点头。

    盛嘉年轻松一笑,抬手将掌心搭在她肩膀。

    “很高兴你会来找我,你没有受影响,还能想到我,还会让我帮你,我很开心。”盛嘉年语气里听得出带着几分高兴。

    江兮却小声说:“但是昨天的事,我还是记得,不会忘了。”

    差点没命的事,到什么时候都会记忆犹新。

    盛嘉年双手都握在她肩膀,低声道:“现在,我,盛嘉年,郑重向你道歉。这次帮你,就当我向你道歉的诚意。”

    江兮抬眼,没出意外的,又落泪了。

    自己快速擦干眼泪,边擦边哭:“我没想到我是这样的爱哭鬼,我以前很少这样动不动就哭的。但是,谢谢你盛嘉年。”

    “昨天是意外,我自己情绪失控。”

    盛嘉年忽然走近她一步,宽阔肩膀横挡在她额头。

    他跟她,不论是谁,只要稍稍往前动半步,或者身体往前倾一下,就能够将对方抱住。

    可他们,谁都没有多余的动作。

    盛嘉年垂眼,看着胸前的女孩,心底依然有种被她牵动的暖暖心跳。

    他下意识抬手,揉了下她的头发,随后僵硬的将她头往肩膀压。

    “我们,还像以前那样?”他问。

    江兮心脏快速跳动,张张口,又停顿数秒才说:“我是怕、怕占了你的便宜。”

    “我也怕,担心我那样对待你过后,你会离我远去。”盛嘉年轻声感慨。

    江兮心跳快得不正常,盛嘉年双手捧着她的脸,微微俯身与她平视。

    “江兮,有几句心里话要跟你说,很久前就想说,但又怕你受到惊吓,怀疑我图谋不轨。但现在,我不得不说了。”

    江兮媚眼水润的看着他,只看进他目光里。仿佛心被他的目光的烫到,心跳的每一下都带着心惊。

    等着他说话,安静的与他直视。

    盛嘉年道:“我承认一开始我接近你,是觉得你跟救我的女孩子很像,甚至在看到你时,我就否定了谢晚晴。你出现在之前,我从没怀疑过这件事,也没怀疑过已经确认了六年的人……这就是你一直以为的我可能意图不轨的原因。”

    江兮垂眼,“我知道。”

    他盯着她的脸,长长的睫毛将她的眼睛遮挡得密不透风,他无法看进她的眼睛,也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

    盛嘉年片刻后,再道:“我承认一开始是因为这个理由接近你,但在跟你接触中,却不由自己想更靠近。现在,就算知道你不是当年的女孩,我也不想把你推开,我的话,你明白吗?”

    江兮动了下唇,想说明白,可实际上又不是特别明白。

    他是想说,跟她做朋友感觉很好,还是……那个意思?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