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头条婚约 > 第93章:感动
    “那就这么便宜了你二婶?”江母道。

    “多的都便宜他们了,还差这一床被子吗?”江兮小声问。

    江母摇头,“不行,便宜你二婶还不如送给隔壁老王家。因为我们两家婚事没成,这几天都没跟我们家说过话。他们家往外头说,说我们家闺女上大学了,瞧不上人家了。唉,我也不去理会那些。但毕竟他们家挨着近啊,你爷奶还在这住着呢……”

    江兮听得头疼,“妈,只要你不带走,你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

    “可现在我们就要走了,人家家里还没亮灯,没起床呢,太早了,总不好现在去敲门。”江母道。

    江兮轻轻点头,“嗯。”

    看着犹豫的母亲,江兮有点崩溃,“妈,晚晴姐他们已经在车上等我们了,你是要送人还是留在这,你赶紧决定啊?”

    “不送了,便宜他们吧。”江母心一狠,提着大包小包就出门。

    然而刚出门,又后悔了。

    “不成,我还是带上,不带上我这颗心就一直放不下。”

    江母放下大包小袋,又转身去搬被子。

    江兮瞬间一个头两个大,“妈?”

    江兮跟进去,江母说:“你先上车吧,我这就来。”

    “咱们不要了行不行?如果需要被子,我们也是买得起的。”江兮心里那个着急。

    “伯母要带,就带着吧,还有什么东西要拿吗?”

    一个低沉浑厚的声音在江兮身后响起,江兮瞬间一个激灵。

    她猛地回头,盛嘉年高大的黑影就立在她身后,她抬眼望着他的同时,他也垂眼,温热的呼吸直接打在她脸上。

    她身形一震,赶紧跳开两步拉开距离,红着脸抬眼。

    盛嘉年面带微笑,低声道:“不碍事,要带的东西都可以带上。到云都再看那些需要那些不需要,不需要的再扔也来得及。”

    江兮前一刻还身心悸动阵阵,这当下听他这话,顿时气不大气一处来。

    “不要再扔了?这么大老远带过去的,就算是张废纸我妈也不舍得扔了的。”

    江母道:“既然这位先生都说能带着,那就带吧,不带我这心里就是不踏实。”

    盛嘉年忙附和道:“那就带着,伯母你先出去,我来拿。”

    江母是想着外面还有大包小袋呢,女儿手上也拿了东西,也就没客气。

    “那就麻烦你了啊。”

    江母还真让开身,盛嘉年上前给拿着棉被。

    江兮惊讶得张张口,“妈……”

    她赶紧上前,要去抢盛嘉年已经轻松提起的被子:“还是我来吧……”

    “我来。”

    盛嘉年长臂一抬,之间将她挡在了两步外,压根儿就没靠近他。

    江兮皱着眉,盛嘉年轻松提着出门。

    江母站在门外,之前放在门口的大包小袋已经被岳著林他们搬上了车,江母这心头一热,很是感激。

    “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很有礼貌,都很勤快,很感谢你们来帮忙我们,真的非常的感谢。”江母动容的说。

    盛嘉年道:“伯母,举手之劳,不用放心上。”

    江母看着盛嘉年轻轻巧巧就把被子拿走了,但是她却要抗起来,像拖了半座山一样麻烦。不由得感慨人高手脚长就是好啊,干活儿可利索方便了。

    顿时觉得女儿以后也一定要找个个头儿高的嫁,不是说个头不够的就不好,但是高的有高的好啊。

    “我这床棉被是去年才弹的,十斤重,就盖了这么一年,崭新的,不带走我心里就是放不下。”江母低声道。

    江兮埋着头,耳根子通红,少女心嘛,总会觉得有点丢人。盛嘉年是什么人啊?不高兴母亲跟人家说这些。

    她也知道自己心态有问题,她就是这里长大的,有多华丽的出身也无法为她在这里长大的寒酸掩饰并加分。

    盛嘉年提着被子走出门没几步,李扶洲又过来了,直接就把被子一手接了过去。

    他看了眼后面江母和江兮都出来了,当即问:“没有了吧?”

    江兮点点头,江母也说:“没有了,辛苦了小伙子。”

    “应该的阿姨。”李扶洲应了句,快步走了。

    江母面对房屋站着,心底一时间涌起无限感慨。

    江兮轻轻拉着母亲的胳膊,“妈,该走了。”

    江母又看了会儿,随后轻轻叹气,埋头偷偷把眼泪擦了。

    她深吸气:“走吧,走吧,别人家等久了。”

    盛嘉年回头看着江兮母女,那个瘦瘦小小的身影一点一点在他心里扎根。

    她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世,许家对接她回去认祖归宗又那么迫切,可她依然还惦记着这个贫困撂倒的家,可见她说多么心地善良的人。

    江兮的做法,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得到。

    多少人梦想着一夜暴富;多少人做梦想成为富家失散多年的孩子;多少人想极力摆脱出身贫寒的身份;可她没有。

    即便许家的出现,他的出现,她依然如初,上学,工作,一样不耽误,没有就此开始挥霍人生、过富家千金的潇洒生活。

    盛嘉年心底,忽然心疼起江兮来。

    这姑娘的人品,被放大,被大家极大的认可。

    以至于除了盛嘉年,他身边的助理、医生朋友等,都对江兮刮目相看,再看这姑娘,眼里都带着明显的欣赏。

    上车后,盛嘉年道:“去机场,谢秘书和岳助理会随同你们回云都,那边医院尤院长已经打了招呼。入院后有问题,你就跟我联系,或者让谢秘书跟我联系也行。一切以安排好你父亲的就医为主,你记住了吗?”

    江兮点点头,瞪大了黑眼珠子看着盛嘉年。

    盛嘉年跟她对看了会儿,空气也一直安静着,有一股暖暖情意在两人之间流动。

    好大会儿后,盛嘉年语气温和了不少,他问:“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

    “谢谢。”江兮脱口而出。

    盛嘉年面色原本柔和,却在听到她这话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黑了下去。

    “嗯。”

    盛嘉年鼻端轻哼了声,片刻后他道:“我就是为了来听你这声道谢的?”

    “那你想听什么?”江兮忽然问。

    盛嘉年张口,看着她一脸无知和一脸的无害,他也无语了。

    “没事。”

    赌气推开车门,忍不住又回头叮嘱:“有事给我打电话,或者跟晚晴和岳著林说,不要客气。”

    “好。”江兮看着他要下车,“你不去?”

    盛嘉年顿了顿,眼底闪过几分欣喜。

    “你希望我去?”

    江兮摇头:“车子坐不下。”

    盛嘉年脸上表情略僵,抬手,掌心重重压在她头顶。

    服气,他是真不知道这颗脑袋里面在想些什么。

    收手,下车。

    车子是平时厂里送货的大车,但因为江父躺着占了大部分位置,所以其他人坐不了,除了开车的李扶洲之外,不回云都的都去不了,就连赶着回去的白玄弋医生,也是自己打车去的机场,也在同一航班回云都,要在那边接应帮忙安排住院和第一时间检查。

    盛嘉年下车,江母这才上车,后面是谢晚晴,岳著林坐在车前面副驾驶。

    盛嘉年跟车里人挥手,也搞不清楚他是在跟谁挥手,反正除了江兮,其他人就包括江母都在热情挥手。

    “路上注意安全。”盛嘉年用口型说。

    岳著林开了车窗:“知道了,先生您先回去吧,云都那边我和晚晴会处理好的。”

    岳著林等人是把这事儿当公益在做,反正做这些对他们来说就是举手之劳。

    车子开了一段路,江兮忽然对前面岳著林说:“岳大哥,能不能麻烦你跟我妈换个位置?”

    岳著林忙摘下耳机回头,第一时间看江母。

    “阿姨晕车吗?”

    “嗯。”

    李扶洲将车靠边停下,一行人下车,李扶洲说:“那就在路边休息一会儿缓一缓吧,我看时间还来得及,十一点的飞机嘛。”

    到省城坐大巴得三个半小时,但他们开车不到三小时就能到。

    车上有病人有老人,所以车速不能太快,以防引起大家的不适。要他们几个年轻人走,两小时多一点就能到。

    一路上有岳著林和谢晚晴的照料奔走,比想象中顺利很多。

    上飞机也走的专人通道,这一趟行程令江兮彻底感受到了什么叫人性化服务。

    上飞机时江父是第一个上去,优于头等舱的乘客被客机服务人员接上去,安顿好之后才开始登机。

    江母坐下时,很动容,眼泪满眶。

    “一辈子没出来过就是不知道,外面的人都这么好,这么有礼貌。”

    江兮也很感动,拿纸巾给母亲擦眼泪。

    “妈,现在大都市都开始注重人文精神,都希望每一个去这座城市的人都宾至如归。所以,你到云都之后,也会有回家一样的亲切。妈,外面这样好,如果你住得很习惯,我们就不回本江了好不好?以后你和爸爸就在云都养老。”江兮小声说。

    江母想回本江吗?

    她也不想,可是在大都市生活,那是要本钱的。

    如果她能在云都找到一份有收入的工作,不管是刷盘子还是扫地,有收入来源,那么她也想跟丈夫在好一点的环境下生活,何必回到那个地方?

    人活一辈子,不走出来看看就那么死了,是不是很可惜?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