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头条婚约 > 第94章:冲撞宽姐
    江兮一家到了云都,顺利办了住院手续,江父也做了全面的检查,一切落定后,江母不停的对所有人道谢。

    江兮看着走廊里母亲虔诚的对每一个人道谢,眼眶有些湿润。

    她坐在病房中,如果凭她和母亲两人,哪可能会有单独的病房?

    谢晚晴说医治父亲,是公益项目,不用她们负担一分钱,只需要安心等待治疗结果就好。

    江兮双手撑着下巴,看着病床上父亲瘦削却安详的脸,心底是从没有过的平静。

    五一假期结束,江兮开学了。

    盛嘉年承诺给她的电脑、谢晚晴答应送她的手机,都到了。

    江兮坐在宿舍里发呆,好像一切都变了,又好像一切还在原地停留。

    “江兮。”陈菲妍喊了声。

    江兮回头,陈菲妍问:“小组课题你看了没有?”

    “看了。”江兮点点头,“谢谢你们为刘奶奶做的一切,不论我们小组的分数高低,但我们真正的帮到了别人,这比什么都好。”

    “嗯。”陈菲妍点了下头。

    江兮看她没多说话,当即转身问:“是不是在后续问题上出了什么问题?”

    “也不是什么问题,不是提出了一些方案吗?其中之一就是联系老婆婆的儿子,这个方案是范思彤负责的,但她在联系刘奶奶儿子的时候,被老人家的儿子给打了,说我们多管闲事,我们说要报警对方才松手。”

    陈菲妍坐在江兮旁边范思彤的位置:“虽然这是小组课题,可范思彤被人打了,我们也有关系吧?”

    江兮撑着头问:“严重吗?”

    “应该不是特别严重吧,我跟赵雪灵都在,是打了几下。但是范思彤心里肯定不高兴,你说是不是?”陈菲妍说。

    “嗯,那怎么办呢?”江兮问。

    “就是告诉你一下,也没有要怎么办。”陈菲妍笑笑,她哪里知道怎么办?

    江兮一时间也没说话,她清楚这次小组课题,她们宿舍一组,大家都有想要修补关系的意思。只是没料到合作课题,居然会出这样的事情。

    “我们把这些整理出来吧,学校交一份,我在试着往社里交一份。”江兮低声说。

    陈菲妍问江兮:“对了,社里那个跟你一起进去的新生叫金惠妮的,难道她也要参与我们后续的成果?”

    江兮皱眉:“谁知道呢?金惠妮是宽姐的外甥女,我也不想刚进朝华社就闹得不愉快。而且,放假前我给宽姐打过电话,听她语气,就已经很不开心了。”

    “可这是我们的成果,她占了你的名字,还想占我们小组的成果?”陈菲妍再问。

    “那该怎么办?”江兮反问。

    陈菲妍摇头:“其实我知道你的为难,我就是不愿意看到这么恶心的事情发生在我们头上。”

    “我尽力争取吧。”江兮小声道。

    这事放在她身上就很为难,虽然她个性直,可更珍惜进朝华社。

    今后这样的事情会很多很多,一开始就斤斤计较,她都能预见自己能走多远。

    抗下来的大咖们,哪个不是从满腹委屈挺过来的?

    陈菲妍顿了顿,又小声问:“兮兮,你……有没有帮我问你叔叔?他怎么说?”

    江兮一听陈菲妍再提,心底愧疚再起,满脸抱歉。

    “对不起菲妍,我……忘记了,我这次回去,家里得事情将我弄得焦头烂额。这次我妈妈带我爸来云都治病,我满脑子都是这个事情,你的事情我真忘了。对不起……”

    陈菲妍脸色有点僵,想用力挤出一点笑来,却于事无补。

    “没事,没事,那叔叔现在怎么样了?”

    “要做手术,我爸以前腿受了伤,后来因为乡镇上的医疗水平有限,伤口溃烂,截了肢。现在伤口一直在感染中,情况不是很好。医生安排了要再手术。但是我爸爸身体已经很糟糕,手术又不能太快进行,医生担心他扛不住,唉……”

    江兮闷闷的出声,想起父亲的事,整个人都无精打采。

    陈菲妍并不那么关心江兮那个生病的父亲,都已经知道是许家的女儿了,那个家的情况她没必要再那么焦心。

    “哦,那是有点严重。”陈菲妍勉强附和了句:“那你还会帮我吗?”

    江兮看着陈菲妍,好大会儿后:“等下次什么时候再见他,我会记得问问。”

    “谢谢你。”

    陈菲妍的谢意也没有那么真,似乎已经不再相信江兮会帮她,也不再把希望寄托在江兮身上。

    小组课题报告在江兮向朝华社报告之后。

    宽姐挺重视新闻的后续发展,上班第一天,会议室中,宽姐在点评了几则新闻之后,着重讲了金惠妮和江兮跑的民生新闻。

    宽姐问金惠妮后续有没有跟进,金惠妮收起化妆镜,这才抬眼看向坐在上面的宽姐。

    “没有啊,新闻都已经出了,为什么还要跟进?”

    “新闻出了,但是我们作为做新闻的人,我们只报道有价值的新闻,不做有价值的事,那么你只是半个新闻人。要以身作则,这个月你把上星期的新闻好好跟进一下吧,就不安排别的任务给你。”宽姐淡淡出声。

    金惠妮不太满意:“都已经登报了,还怎么跟进啊?”

    薛鹏程插了句话:“你该不会不知道登报后,有不少热心群众打电话来报社,想要帮助那位老人?”

    金惠妮意外:“是吗?我不知道啊。”

    江兮立马问:“有人主动询问要求帮助老人家吗?太好了,我这次学校的小组课题也有关社会民生问题的反应。我刚好也做了这个选题,刘***新闻我们做了延伸。后续有多种方案,也对各种方案做了简单整理和记录。”

    江兮话落,将资料递给宽姐。

    “宽姐,这是我和我宿舍同学一起做的,金惠妮小姐并没有参与,如果这份后续资料有用,我希望她的名字不要再出现在我们的劳动成果上。”

    江兮说这话,也是很不客气了。

    宽姐那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她刚接手,微微抬眼,“小妮子还不是什么人,就这样猖狂?”

    哌——

    资料直接摔在办公桌上,“就这种玩意儿,谁稀罕?想多了,拿回去重做。”

    “宽姐你都不看看就否定了……”

    “我说的话还要我重复一遍吗?”宽姐怒问。

    江兮脸色怒红,沉着气坐着不动。

    金惠妮撑着半张脸侧目看江兮,目光带着幸灾乐祸,“哪来的小土妞啊?你不知道这是我姨妈的地方吗?”

    江兮深吸气,站起身,拿着自己做的新闻延伸资料。

    她深呼吸,小脸通红但没有哭,只是太少应付大小场面,有一点慌乱。

    冷静片刻后,脑子正常过来。

    她看向宽姐:“如果我来朝华社,只是看清楚人间百态、职场黑暗,我想我来错了地方。这里是我们这专业的人都向往的地方,可没想到……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宽姐您的专业能力我不予评价,但是您做人和作为导师,太令人失望!”

    江兮转身就走,怒气已经冲上头顶。

    她不是特别冲动的人,但绝对感性。

    江兮打算今天就离开朝华社,不准备再干下去,这里就作为江湖传说永远不来碰触就好。

    已经打定了离开的主意,却在门口遇到了财经主编马小杰和本社的风云人物梁青云。

    马主编居然一眼就认出了江兮,当即对她招手:“诶你、你是那个许江兮管培生吧?”

    江兮一愣,抬眼看过去,头顶的火焰瞬间熄灭,赶紧点头,同时走过去,态度恭敬。

    “马主编,梁记者。”江兮打了声招呼,随后深吸气。

    梁青云正面打量江兮,笑笑:“管培生?”

    江兮绷着脸子没回应,马小杰却道:“是啊,打从去年开始,社里就有意要自己培养人才了。”

    “谁在管那边?”梁青云问。

    马小杰微微抬脸,似在回忆:“不太清楚,好像是付友芬?”

    马小杰话落又看向江兮:“是吧,小许?”

    江兮被点名,当即抬眼:“不是,是宽姐。”

    马小杰和梁青云一愣,随后二人大笑出声。

    “小许真幽默,底下新人叫宽姐,是因为付友芬心宽体胖,所以叫了‘宽姐’。怎么,你的导师你不知道真名?”马小杰笑道。

    江兮看着马小杰,忽然想起当初是在盛嘉年个人采访的时候,见过他一面,当时没有多少印象。现在这里遇到,居然给了她意外的感觉。

    “我已经不是这里的管培生了,不清楚这些。”江兮道。

    马小杰闻言意外:“考核没过吗?”

    马小杰让江兮去大厅的休息区坐,大有促膝长谈慢慢聊的意思。

    江兮也很意外,堂堂主编居然有空跟她聊这些?

    “说说看,怎么了?”

    “其实事情很简单,宽姐上星期让我跑一则新闻,我一个人把新闻跑了下来,交了新闻稿。我一个人做的新闻,最后新闻出现了两个人的名字,另一个名字还在我前面,叫金惠妮。我一直以为这是宽姐的名字,但后来才知道,金惠妮也跟我一样,新来的管培生。”

    江兮话落,倔强的小脸儿坚定的看着马小杰,半点不畏惧,反正她打定主意要走了,索性说个痛快。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