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头条婚约 > 第99章:悸动,亲吻
    江兮一眨不眨的看着盛嘉年,看他还要上来,当即出声。

    “你别动,就站在那!”

    盛嘉年抬了一条腿,落在上面一级台阶,听到她的声音之后,依言站着不动。

    “好,我就在这里,你想说什么,我听着。”盛嘉年压低声音道。

    江兮咬咬唇,她小声说:“不是,我问你,你为什么跟着我?”

    “来探望你父亲。”盛嘉年坦然回答。

    “为什么要来探望我父亲?我们家跟你又不熟……”

    盛嘉年一听这话,当即皱眉,忍不住出声:“兮兮,过河拆桥?”

    “……不是,不是。可你为什么要跟着我?”江兮低声问。

    盛嘉年另一条腿抬上了台阶,看着江兮,面色暗沉。

    片刻道:“我怕表露心意又吓到你,我来这里,或者我做的每一件在正常思维下不可能做的事,不都是因为你吗?你还想问什么,你不是不知道,是你装作不知道而已。”

    他的话,像磁铁,吸引着她的全部注意力,就连他的轻声叹息,她都听得清清楚楚。

    江兮皱着眉,轻轻咬唇。

    “我就不知道!”

    盛嘉年一愣,微微侧目,“我能说什么?”

    他禁不住笑出声来,“要我告诉你?我对你开始想入非非,开始想要占有,开始想要图谋不轨,你曾经对我的防备,我正一点一点的还原。我也说过,我想克制,但无法控制。”

    回云都后这段时间,每天二十四小时他得千方百计才能劝退自己不要去找她。

    这么些天了,他好像是没有在她的世界出现。但事实上,她不知道他忍得有多辛苦。

    江兮发懵的听着,他的每一句话都像被升温了一样,她听着每一句,身心都像被火烤着一般。

    盛嘉年在她发愣的时候,又上了两级台阶。

    他轻声叹息,盯着江兮的眼睛说:“我忍得很辛苦,江兮你不会知道。我今天会来,是因为想通了,所以就来了。”

    盛嘉年脚下继续往上,最后一步,下一刻,终于站在她面前。

    楼道里光线不够亮,但看清楚彼此是足够的。

    他身量够高,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江兮动了下嘴巴,一眨不眨的望着:“你想通了什么?”

    盛嘉年双手轻轻抚着她肩膀,俯身与她平视。

    “我想,我打拼这些年,吃了这么多年的苦头,还不能为所欲为?我一切的汗水,不就是为了今天遇到心仪的女人,能够不退缩,勇敢上前表达爱意。倘若我要隐忍,那我这些年的努力和汗水,有何作用?”盛嘉年一字一句,轻吐而出。

    江兮的心,像被爱神之箭,一击即中!

    她身心俱震,傻傻的望着盛嘉年。

    盛嘉年一手搂着她后背,一手拂过她脸上的碎发,继而后移,扣着她的后脑。

    他的脸轻轻贴近她的脸,亲吻落在她脸上。

    “我,爱你,江兮。”

    浑厚的磁性嗓音钻进她耳朵中,瞬间将她蛊惑。她像个甜软可口的娃娃被他抱着,拥着,捧着,肆意亲吻,由心底传来的阵阵颤栗自己无法控制。

    “别……”

    江兮受不住这样的挑逗和诱惑,一阵一阵的麻痒将她全身电晕,她喘着热气,软在他怀里。

    盛嘉年的手如愿在她衣服中作乱,同时亲吻她的脸她的唇,在她耳边逗留后又返回去反复折磨她的小口,唇舌交缠,火花四射。

    他大手探底,江兮惊得绷紧身子,猛地扯住他的手,瞪圆了眼睛望着盛嘉年,眼里的惊骇来得又快又突然。

    “不、不行的……”

    她摇头,连连摇头。

    盛嘉年抽手将她抱住,小身子被他一把揉进了宽阔胸膛,她被桎梏、挤压得连呼吸都开始困难。

    “好好好,我不伤害你,一定会控制住自己。”盛嘉年亲吻着她的头顶,但抱得很紧,呼吸也有些急迫。

    江兮整个人软得不可思议,好像经过一场大战,头脑发蒙。

    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人终于分开。

    盛嘉年牵着她的手,将她小手置入掌心,紧紧捏着。

    他暗暗喘匀了气息,垂眼看着江兮。

    “宝贝?”

    江兮陡然一听,心猛地一跳,又刺耳又激心的称呼,她抖着声拒绝:“为什么这么喊?不要……”

    盛嘉年看着她的小别扭样儿,甜进了心里。

    他道:“宝宝?”

    江兮羞得满脸通红,怒甩他的手,快步往上跑了几级阶梯,回头瞪他。

    “流氓!不要脸。”

    盛嘉年好无辜,他摊手反问:“怎么了?两个人之间的爱称,有什么不对?”

    “那、那听起来就是很恶心啊!”江兮瞪眼,双手叉腰:“中午吃的东西都快吐了。”

    盛嘉年无奈摇头,“不懂风情的丫头。”

    “就不懂风情!”江兮撇嘴傲娇的抬起了下巴。

    盛嘉年心底发甜,他道:“兮宝,就这样了,爷的专称。”

    江兮皱着眉怒哼:“都多大的人了,还宝宝……呕,真恶心!”

    吐槽没结束,转头看盛嘉年,“你也一把年纪了,你怎么就这么不害臊?”

    盛嘉年好生无奈,大掌一抬,还没碰到她的脸,她却瞬间脸一歪,盛嘉年意外,随后见她眼神惊骇,他拧眉。

    “躲什么?难道我会揍你不成?”盛嘉年反问。

    江兮靠着栏杆往上走了一步,眼神警惕的盯着他。

    “那谁知道你想干嘛?”江兮小声嘀咕,心有余悸:“谁知道你不是想打人?”

    盛嘉年双手往兜里揣,她站在上一级台阶,却依然比他低半个头,还是得仰头望他,索性江兮又上了一级台阶,这眼下身高刚刚持平。

    “看到你的新闻了,看来你工作上没有问题。”盛嘉年一本正经的说话。

    江兮眼里闪着不解,这话题一下子就转去了工作上,她有点跟不上。

    “我知道。”江兮应了声:“谢谢你。”

    “你父亲的病情,我也了解了,比预期的更顺利。性命保下来了,后期会越来越好。”盛嘉年再道。

    “嗯。”江兮再点头。

    盛嘉年看着她,忽然问:“这么久没见,你就没什么跟我说的?”

    江兮这才正眼看他,“没多久啊,五一才见了,在老家……”

    她说着又埋头,身体跃跃欲动,那是身体潜意识想离开这里的表现。

    盛嘉年柠檬,抬手压在她肩膀上,“五一?今天都几号了你看日历没有?五一已经过去一星期,这么久没见,你半句话都没有跟我讲的?”

    江兮轻轻摇头:“我没什么事情要找你啊。”

    原本在朝华社时意气用事后,想跟他说一说,可那不是还没离开大楼,就遇到梁青云老大了么?

    事情也算是圆满解决了,还有什么好说的?

    也不想他担心,老给他带去麻烦,她心里也不好受。

    “嗯,看来你不需要我了。”盛嘉年沉声而出,面色并不好看。

    江兮抬眼:“不是……”

    顿了下,有点反应过来,“诶,你什么意思啊?你是觉得我是麻烦制造机吗?我没有麻烦找你,你就觉得不应该。诶,拜托,我其实没有那么烦人的。”

    盛嘉年闻言,抬手揉了揉她头顶,“去看看你父亲,等你父亲好之后,后面的事我们再打算。反正一切有我,不要把这些事情自己一个人扛,好吗?”

    江兮闷头不吭声,盛嘉年不满,推了下她头:“听到我说话没有?”

    江兮抬眼,“啊?”

    盛嘉年冷眼扫去,江兮脖子一缩,赶紧拉开距离:“为什么啊?我们又没有关系。”

    “我们是这样的关系,还不够我来为你分担?”

    盛嘉年说着,长臂一抬,一把搂住她的腰,用力一圈,随后垂眼看她。

    江兮眼珠子直直望着他,张张口。

    很想问这样的关系,又是什么关系?

    男人跟女人的思维完全不一样,盛嘉年自以为已经表达得非常明显,但江兮却还是糊里糊涂,没有一字一句说清楚讲明白,她就是不懂。

    即便他们亲吻了,甚至拥抱抚摸还动情了,那又怎么样?

    这样的关系可以是地下情人,可以是包养的,可以是玩玩,也可以是恋爱关系。

    那他们究竟属于哪一种关系?

    没说明白讲清楚,她就会胡乱猜测胡思乱想。

    想多问一句,又觉得可能自己想太多,他会不会就是此时忽然心血来潮,觉得她这一型的女生以前没有碰过,所以想碰一下,玩玩?

    嗯,他不是那样的人!

    那么,他会想要跟她长期发展,还是……

    两人上了五楼,不知不觉间走楼梯上来了。

    盛嘉年在那感慨:“没事爬爬楼也可以,运动一下。”

    江兮还在胡思乱想呢,没听他在说什么。

    盛嘉年反手捏捏她小脸,“怎么总是迷迷瞪瞪的?你究竟在想什么?”

    江兮抬眼,下意识去摸他捏了下的脸:“我在我们的关系。”

    盛嘉年轻松的表情在对上她一脸认真的眼神时,也凝重下来。

    他问:“怎么了?是不是担心你父母的态度?”

    江兮张口,欲言又止。

    那肯定也是需要考虑的,只是,她在考虑他们之间……

    盛嘉年顿了顿,缓了缓点头:“那这样,我答应你,在你父亲住院期间,我不逼你交代我们之间的关系。但是不能有意隐瞒你是名花有主的人,在学校里面,对那些爱慕你的毛头小子,你要离远一点,好吗?”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