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头条婚约 > 第109章:拥抱
    江兮忙破涕为笑往里走,却被江母一把往外推。

    江兮后退了好几步,这一下被推伤心了,这样明显的拒绝她,心里顿时受伤。

    “许江兮!”江母喊出这名字时,眼眶瞬间就红了:“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搬去许家住,明天我就带你爸爸回本江!不治了!我们犯不着治个病还被别人说是心怀不轨,要图什么!你走,你走,走得远远的!”

    “妈!”江兮怒喊:“你真要把我往外推吗?”

    “我以为你懂事听话,没想到你这么不为家里考虑。我只管得了你爸爸,管不了你了,你走吧。你不走,那我们就走!”

    江母语气冷硬,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成分。

    江兮哽咽着,看着病房门又合上。

    她抬手不断擦着眼泪,她自己是受害者,这荒唐的关系中她是受委屈的那个,为什么要逼她?

    她不想回许家,不想就在这样生硬的关系下去另一个家生活,那会令她尴尬又不自在。

    她没有去过许家吗?

    她去过的,许家除了许太太之外,上到爷爷,下到弟弟和阿姨们,没有一个人是欢迎她的。

    一走进许家,她浑身的细胞都被紧缩,空气里都透着不自然。

    不想去,那个本就不属于她的地方,她为什么要去?

    许家好像是需要她,希望她回去,然后组成一个表面看起来完整的家。那是许家的想法,有没有问过她?

    许家父母是她的亲生父母,可当时如果真的在意她的存在,怎么可能发生这种狗血事情?

    二十年了才发现,二十年了啊!

    她对许家,对自己的亲生父母,难道心存怨恨不应该吗?

    江兮慢慢转身,离开医院。

    许家只考虑自己,江家父母只考虑蒋家和许家,就是没人考虑她的感受和想法,难道她的想法就不重要?

    她从小到大就是被人忽视的那个,母亲从小强势,从来不听她的想法。

    直到现在依然是,母亲认为她应该去许家,她就必须去,甚至还用离开云都、父亲停止治疗来威胁她。

    他们都知道怎么说她才会听,都会不断的威胁她吧。

    江兮走下楼,盛嘉年高大挺拔的身立在黑影中,远远看去,像强健的苍松,有他坚毅的姿态。

    江兮脸上还挂着泪,看到盛嘉年时,心底委屈忽然被无限扩大。

    她当即朝他快步跑去,整个人像小火箭一样直冲他胸口。

    嘭!

    她冲进他怀里,几乎同时,她被他紧紧抱住。

    “盛嘉年……”她轻轻喊了声,哽咽变成了哭泣。

    盛嘉年微愣,这不大会儿时间,是受了多大的委屈?

    但想着上面是她父母,又觉得是想多了,哭是因为别的事,总不至于在这里还被欺负了。

    “没事,我在呢。”

    盛嘉年拍着她后背,拥抱时轻轻哄拍着她肩背,都成了习惯。

    江兮整个人被他的温暖笼罩,委屈的心底,被这股温暖慢慢填补。她深吸着气,一点一点压下哭泣。

    如果不遇到他,她哪里会哭出来?

    要哭也是回去躲被窝里哭,好像遇到他之后,自己从坚强果敢的女汉子,变成了柔弱爱哭的小白花。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在他面前展示柔弱,她并不愿意把自己柔弱不自信的一面给别人看。

    身边时不时有人经过,盛嘉年旁若无人,依旧将她抱了满怀。

    “不哭了,多大的姑娘了,哭一会儿意思一下就好了。”盛嘉年低低的哄着。

    许江兮抬手推了下他,盛嘉年却依然搂着她不放。

    许江兮又推了他一下,盛嘉年垂眼,“好了?”

    “嗯。”

    “不哭了?”

    “嗯。”

    盛嘉年幽幽的吐了口气,虽然口头哄着她别哭,可这抱着的滋味太好受。

    他幽幽的说:“你还是哭吧。”

    许江兮上手用力推他,然而掌心贴在他厚实胸膛,他身体肌肉的厚实度她贴了满手。

    她心下一咯噔,猛地收手,用额头抵在他胸膛。

    “快放开,哭够了。”她闷闷出声。

    盛嘉年意犹未尽的松手,拉开距离后目光落在她脸上。

    “怎么了?”

    “没事。”

    “没事哭什么?说说看,或许我能帮你。”盛嘉年反复三次,终于牵住了她的手。

    她抬眼瞪他,盛嘉年面色和煦,却不依不饶。

    “说来听听?”

    “我妈让我搬去许家住。”江兮低声说了句,就没话了。

    盛嘉年等了会儿,一脸问号:“就这样?”

    “我爸妈在把我往外推,这样还不够我难过的吗?”江兮忽然怒了,跟这种人讲话,他怎么可能懂?

    盛嘉年确实不懂:“兮宝,心能再强大一点吗?站在你父母的角度,他们是为你好,许家能给你更好的条件,他们是为你好,并不是把你往外推……”

    “我知道!可我不想去许家,我并不想跟许家有更多关系。我没有拒绝许家,不是已经很够了吗?为什么还要一步一步后退,什么都听许家的呢?”

    盛嘉年对她抢话也不生气,耐心听完她的话。

    “你想法转变一下,这件事清楚简单得多。”盛嘉年道。

    江兮脸转开,盛嘉年继续说:“顺其自然,落落大方的接受,该来的接受就是,接受不了的再往一边放。相比起真正的挫折和困难,你这算什么?江兮,你这么不能抗压,以后怎么面对生活?”

    许江兮缓缓转脸,“我很差劲吗?”

    “不是差劲,而是一点小事就能点燃你的情绪,这不好,太容易受伤,我是心疼你。心放宽一点,放平一点,自信、随和、从容的接受生活给你的东西。困难来了,别怕,慢慢解决。一味让情绪放大一味放任自己的脾气,这是小孩子的做法。小孩子才没办法好好管理自己的情绪,你已经是成年人了,要有个成年人的样子。”

    盛嘉年语气轻缓,却一句一句进了江兮心里。

    这并不是多好听的好话,听起来也怪难受。

    可她听了,并且听进去了。

    “从长远来看,将生命拉成一条时间线,你才多大?二十岁,以后的每三年五年都会发生更大的事情,还有更大的麻烦来找到你,相对以后更大的变故和麻烦,这算什么?哪一点为难你了?你可以用很平常心却接受多了一个家庭的家人,他们对你好,你就回报他们好,对你只是客气,你也可以寒暄回去。而不是通通拒绝,我看许太太对你是真心的,你不考虑你的拒绝,会伤到那位太太的心?”

    盛嘉年这话,瞬间将她这点事儿放到一个宏观大平台上摆着。

    这样看,他说得很对,确实是这样。

    “我知道了。”江兮闷闷出声。

    他的话,她会放在心里多想想,也知道他是为她好。

    盛嘉年倒是不意外她能劝都听进去,她并不傻,只是太孩子气,需要人在旁边点拨。

    好在是碰到他了,要遇到一个性情暴躁的男人,她这点儿小脾气不能正确引导,会出大乱子。

    “送你回学校,还是直接去许家?”盛嘉年问她。

    许江兮一愣,眼神直直看向前方。

    前方车辆密集,车灯在整个城市穿行,犹豫在心里转了一圈,随后很没底气的说:“那就……去许家吧。”

    盛嘉年笑笑,没出声,车子在前方直接拐弯掉头。

    江兮眼神凄凄的望着盛嘉年:“盛嘉年……”

    “做好了决定,就不要再去想,反复想,这事就没个定。”盛嘉年认真出声。

    江兮皱着眉问:“你怎么知道我又不想去了?”

    盛嘉年给了她眼,“我还不了解你?”

    江兮撇嘴,说得好像他什么时候跟她很熟似地。

    盛嘉年送江兮到许家外,跟她同时下车,轻轻拍了下她的头。

    “进去吧,有什么事给我打电话,发信息也可以。你可以的,要学会适应环境,没什么大不了的,是不是?”

    他捧着她的头,亲吻了下,随后再看她。

    “这次就不等你了,我现在就开车离开,你今晚只能留在这。”盛嘉年低声道,这样说,也算是断了她的后路。

    许江兮轻轻咬唇,依依不舍的抓着他袖口,一脸的为难和哀求。

    盛嘉年看着她的小样儿,也不忍心。

    “去吧,明天,来接你?”盛嘉年问她。

    “什么时候?”她问。

    “早上有课吗?早上来接你。”盛嘉年道。

    江兮摇头:“那还是算了,明天上午没课。”

    盛嘉年一把将她拉进怀里,将她整颗头塞进怀里。

    他低声道:“兮宝,不是我非要将你往里推,而是我知道这样做,不是坏事,也知道没有危险,明白吗?”

    “知道。”

    推开他:“你快走吧。”

    盛嘉年站在那,高大身躯没动,还想多抱一会儿。

    江兮走了两步说:“我怕等下就后悔了,看你还没走,我肯定会跟你离开这里。”

    盛嘉年轻声叹气:“多大的事?拿出回家的喜悦,别想成是要上断头台。真要上断头台,还有我,怕什么?”

    盛嘉年那句“还有我”极大的鼓舞了她,她轻轻点头。

    “那我去了。”

    整得依依不舍得的,江兮抓了下耳朵,对盛嘉年的感觉,好像一点点开始变化了。

    她在按门铃,身后盛嘉年已经开车走了。

    她慌地转头,盛嘉年车很快离开。

    她站在许家大门口,眼巴巴的望着他消失在夜色中。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