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头条婚约 > 第130章:我是一名民生记者
    江兮无从反驳,许诺见她答不出来,当即摊手。

    “你看,又不是有几千万的生意要谈,妈请你你还不乐意,为什么?无所事事都不给妈面子,真不知道你心里有没有许家……”

    “诺儿,兮兮是很忙,她在上班,一切还得以工作为主。这点,我是支持江兮的。”许太道。

    许诺不再说话,上次江兮愤怒出走的事儿,母亲还耿耿于怀呢,许诺心有余悸,不敢正面过分。

    江兮欲言又止,当即问:“什么时间?”

    “就这个周六。”许太道。

    江兮停顿片刻,“有时间我就去,如果在忙,阿姨,就对不起了。”

    “妈妈是希望你尽量抽出时间来,那天你爸爸也会出席,刚好你跟诺儿和你爸爸一同出现,别人会多羡慕我们家啊。有你们两姐妹这枚美丽娇俏的女儿,兮兮,如果你在现场不舒服的话,你早点回家休息就好。你出席不出席,是对人家的尊重,你觉得呢?”

    许太劝着人,其实就希望女儿多出去走走。

    如果性子软,不用主动去认识谁,只需要出现在大家面前,让更多人看到她,这样她才有更多的机会。

    这不是害她,这是正常的交际。

    江兮听着许太这话,不太明白许太的话里是什么意思。

    是对方有邀请她,所以她得去?

    “我尽量。”

    许授成严肃的声音传来:“那样的场合,对你来说是机会,以后多跟你母亲和你姐姐在那样的场合出现,对你有益无害。”

    江兮停顿片刻,随后点点头,“好。”

    点下头也不会要她命,不要跟长辈把关系弄得太僵。

    饭桌上有声音,气氛就开始回暖。

    许诺已经放了筷子,在喝汤,刷着手机跳出了新闻。

    “诶,妈,我们小区上新闻了,前面住宅区那边的事儿,一个后妈虐待前妻的女儿,你看看,太可怜了。”

    许诺把手机递给许太,许太看了眼。

    “我听说了,就在别墅区前面。这种女人啊,真不是人。所以现在年轻人有孩子还离婚,自己是潇洒了,可苦了孩子。你们啊,都要引以为戒!”许太沉声道。

    许诺拿回手机,放在汤碗旁边,不高兴。

    “妈,我这还没结婚呢,你能不能别说那样不吉利的话?”

    许太轻声叹息:“是给你们都提个醒,两个人搭伙过日子哪有不争吵的?各自退一步,都不要走到离婚那一步,苦了孩子。这孩子还是幸运的,我听说有后妈是把前妻留下的孩子给打死了的。”

    “嗯,我也有听过。”许诺应了句。

    许太又问:“后来怎么样了?”

    许诺摇头:“我没看了,就刚一眼看到我们小区的名字,才扫了眼,我最讨厌这种苦大仇深的新闻了,不想关注。”

    许授成居然接话:“这种情况,既然报道出来了,都会被判刑。”

    “会判刑吗?”许太不解的问:“这女人一口咬定是正常教育孩子,自己的家务事,再说孩子活得好好的,难道还会被判刑吗?”

    “出了新闻,医院就会给伤势做鉴定,法院会按照伤势顶罪。”许授成说得很理性。

    老爷子叹气:“世风日下。”

    许诺很意外,为什么大家对这事儿都这么上心?她一点都不想知道谁被谁打了,那些穷苦人的事儿能不能别成天报道,就不能报道一点令人开心的新闻?

    许太问江兮:“兮兮,你知道这事儿吧?”

    江兮轻轻点头:“知道,法院那边下周会做出一审判决,到时候就知道什么后果了。”

    许诺眼神淡淡:“你什么都知道?那你说说,那受害的女童叫什么?”

    “小西,这个新闻是我跟的。”江兮淡淡才声。

    一桌人目光全都扫向江兮,许授成下意识问:“你是记者?你不是云大的在校生,你怎么是会去当记者?还跑民生?”

    “我的理想就是想当一名民生记者,大学专业也是新闻传媒,一个朋友帮了我,让我有机会早日实现我的梦想。”江兮语气平静的说。

    许授成缓缓点头,没想到这个女儿居然是名民生记者,这令他瞬间对江兮的印象提高了不少。

    “你在哪个报社实习?”许授成问:“如果你兼职的同时不会影响学习,我可以帮你,去更好的报社,家里这方面的资源还是有。”

    江兮摇头,“谢谢。”

    许授成只当是江兮江兮接受了他的好意,当即再道:“这些方面,家里有这样的资源,你需要什么,可以跟家里谈,你的想法,你想做什么,你跟家里谈,比起你自己摸索会更便捷有效。”

    “谢谢,不用了,我暂时不打算换别的公司,我公司已经很好了,本就是我梦寐以求的地方。”江兮将话挑明白。

    许授成一愣,看向江兮,真是不识好歹!

    许诺吃惊道:“爸爸是想帮你,你能不能在拒绝之前过过脑子?你以为爸爸是谁都会帮的吗?”

    “诺儿说得对,兮兮,让你爸爸给你参考一下,换一个更好的公司,这样对你的发展也会更好啊,是不是?”

    许母忙接话,“我们全家,肯定是希望你越来越好。”

    “叔叔,”江兮忽然问:“你能帮我进朝华社吗?”

    “朝华社?广电旗下的子公司?”许父反问。

    江兮点头,许授成一时间为难,随后看向老爷子。

    “爸,您有办法吗?”许父当即问。

    如果能进朝华社,那当然是再好不过了。

    老爷子沉着脸:“不是不行,但是就为了这小丫头的事,去走一圈的关系,不值当。”

    办事儿那就得要动关系,现在关系那么好走啊?

    你现在因为一点小事去麻烦那些经久不联系的人,倒也不是不帮你,只是日后人家记你一大笔,有点什么事儿都找上门,够你受的。

    所以现在做事,得好好想想,是不是值得迈出那一步。

    许授成和座上人都听明白了,许授成看向江兮:“爷爷的话你听明白了?”

    江兮点头,许诺暗自窃喜,不行最好。

    江兮说:“我现在就是负责朝华社民生头条,我的老师梁青云先生去了前线,现在整个民生头条都交给了我。从他离开到今天两个月,目前部门没有出现大偏差,还在轨道上。我们自己做的新闻,点燃社会舆论,一再令舆论发酵。在社会舆论和民众关注度的压力下,目前这个新闻,我想会随着下周一的一审宣判而结束。后母虐待儿童的事情,应该也会警醒那些半路家庭,是正面的。”

    江兮轻松且淡定谈论这个新闻事件的样子,颇有成功自信的女强人的一面。

    很果敢,很清晰,口齿清楚,表达完整。

    她有一种,她开口说话,大家都会认真倾听的魔力。

    许授成闻言,了然的点头:“这则新闻,确实做得很出色!”

    许授成客观的给予赞美和认可,这之前,他除了报纸,哪里了解过新闻?

    根本就不懂,可他是一家之主,他一家之主那就是什么都会,什么都懂,不能给一个小丫头太多颜色。

    倒是老爷子还揪着他关注的重点没放手:“你说你是朝华社的记者?实习生能管得了一个部门?”

    梁青云他们可都见过,以前是跑政商的,曾经可是本市各界风云人物的座上之宾,是那种有钱有势也不一定请得了人。

    但是梁青云那人轴,不留人情面不通情达理,脾性也古怪,不是很好接触。

    江兮与老爷子对视,眼神平静:“我已经不是实习生,我进朝华社的身份是内部管培生,但我从进去后第二月起,就跟了梁青云老师做助理,他的试用期是一个月,我通过了,完成了各项考核以及工作。现在他前往前线,民生这块他就交给我来做,对我很信任。”

    江兮说得很客观,没有可以夸大自己,没有需吹高功,这是令人舒服的言谈。

    老爷子和许授成互看一眼,是他们小看了这丫头,她是有大能耐的人,倒是他们一直小觑了。

    许太和许诺不懂江兮那云淡风轻的描述下,有多困难,但老爷子和许授成了解几分。

    朝华社可不是一般的报社,那是广电旗下的,说白了就是电视台的新闻部,单独给划出了一个子公司,单独管理。

    所以朝华社走出来的大记者,地位扎实着呢,特别是梁青云那一辈的,一开始跑商政,接触的都是什么人?多少人要拜托商政记者那一支笔?那关系还能差了?

    所以即便是现在梁青云不跑政治了,也颇有影响力。

    老爷子沉默良久,说了句:“好好干。”

    许授成忽然想起来:“盛世集团的报道,是你们公司做的?”

    “嗯。”江兮点点头。

    盛嘉年接受采访,那还是上学期开学不久呢,这都小半年过去了。

    许授成有句话拿捏了好久,终于说出来:“盛嘉年那样的报道,你能做吗?就是盛世集团的年轻总裁。”

    江兮微微歪头想了下,“你是说……登在杂志上那个、个人专访吗?”

    “就是那个。”

    “那个……不就是,专访吗?”江兮迟疑的问。

    那还不就是“你问我答”的东西,只是转化成文字的时候稍微用词句润色一下,可比做电视专访要简单多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