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头条婚约 > 第185章:来自盛嘉年的妒忌
    付友成几人是知道江兮有个同学来面试,免不了会问面试结果。

    江兮拿着不好说,含糊应了句:“可能不合适。”

    付友成立马问:“怎么不合适?她不想来,还是面试没通过?”

    “都有吧。”江兮没准备多说。

    但这话一出,大家瞬间都明白了。显然是面试没通过,所以那姑娘自己也受了打击,就说不合适呗。

    “她怎么会面试没通过?今天是首面吧?首面是最轻松简单的,后面的复试和笔试才会涉及专业性的问题。你那同学看起来还不错,她为什么会没通过?”付友成问。

    只要不太笨的人,人事的第一轮面试都不会被刷,这是大家公认的。

    “她今天有点身体不舒服,早上还吐了,看起来很严重,一直发冷汗,可能是这个影响了面试。”江兮为陈菲妍辩解。

    “哦,也有可能。”几人符合,都没再多说。

    在座都是经过层层面试筛选才进来的,大家心照不宣,没有多说。

    快速解决了中饭,大家一道回公司,抓紧时间休息,因为下午一点半就得上班,中午能休息的时间,不够一小时。如果再有点别的什么事儿,比如接电话、比如谁找,时间嗖嗖的弹指就飞过,立马就上班了。

    江兮一下午都在想陈菲妍的事儿,不知道该怎么挽救。

    陈菲妍的实力肯定没问题,如果能够进来更好。

    工作报告还没写完,又到下班时间,看了眼放在桌面的台历,她轻声叹气。

    这个月只有两天了,这怎么写得完呢?

    梁老大的还没结束,她自己的还没开动,这瞬间压力上头,有点喘不过气了。

    下午下班,回学校就要面对陈菲妍,这令江兮有点不知该如何是好。

    恰好盛嘉年电话过来了,接她去吃饭,江兮爽快答应。

    江兮挂了电话,又返回大厦,边写工作报告边等盛嘉年,约莫半小时后,盛嘉年到了。

    江兮提着电脑出去,上车时电脑还没关机。

    刚坐下,盛嘉年从后座拿了束花递给江兮。

    江兮抬眼,眼里有惊喜,“给我的?”

    “嗯。”盛嘉年淡淡应了声。

    江兮笑得合不拢嘴,惊喜满分:“谢谢盛先生,可是,你为什么今天要送花给我?”

    盛嘉年没回答,江兮耸耸肩,不回答也不影响她的开心。

    这个人真是琢磨不透啊,上次生日,他也没送过礼物,只是带她去了一个古典韵味的雅致会所。

    她以为他不是会送礼物的人呢,因为有好些男人,是不喜欢送人东西的。

    没想到……

    “所以今天是什么日子?”江兮没忍住,过了差不多十分钟,她又问了句。

    盛嘉年轻笑道:“你马上要开学了,就当是为你庆祝。”

    江兮很有些意外:“为什么开学还要庆祝?你知道多少学生开学是要哭天抢地的,这可不是什么值得开心的事情。”

    盛嘉年懂了,忍不住的好笑。

    “你再过十年兴许会明白我此刻的心情,庆祝开学,也只有在青春年华的时候,再过两年,你也没有这样的机会,是谁不会应该珍惜?”

    盛嘉年话落,江兮似懂非懂。

    “所以,严格说来,我也只有四次了开学了,是不是?去掉这一次,就只有三次?”江兮问他。

    “嗯。”

    “那我可以再继续往上读啊。”江兮耸肩,随后打开电脑,继续忙她的工作报告。

    盛嘉年微微侧目:“你有考研的准备?”

    “嗯,在考虑。”江兮低低回了句。

    盛嘉年没回应,平稳的开着车。

    江兮忽然转头问:“您觉得怎么样?”

    盛嘉年想了下:“只要你想考,当然是可以。你做的任何决定,只要在正轨上,我都支持,随你折腾。”

    江兮嘴角笑容一点点拉开,“哦,下个学期就知道了。”

    盛嘉年看了她眼,她埋头打字,他目光同时又落在她屏幕上。

    “你要写这些?”盛嘉年问。

    “是啊,本来每个星期都得写,每个新闻事件都需要在,但是我懒嘛,跟着梁老大,我们全部门的工作作风都是月末集体来做这些。马上就到交工作报告的时间了,我看我们部门,大家的工作进度很令人担忧啊。”

    江兮小声说着,也是为自己感慨。

    她之前明明有时间写,偏偏就等时间临近了才动手,怨谁啊?

    盛嘉年语气凉凉:“我看你们并不忙,真忙的话,争分夺秒都不够,还有时间出去吃火锅?”

    江兮闻言一愣,猛地扭头看他:“啊……”

    眼珠子左右转动,小声问:“你怎么知道的?”

    她可是特地屏蔽了他啊,连岳著林也屏蔽了,他怎么可能知道的?

    陈菲妍不是喜欢发朋友圈的人,陈菲妍没有发,也就他们几个同事发了一下,她对他们屏蔽了,他是怎么知道的?“

    盛嘉年目光凉凉,“怎么这种反应?看来没有瞒住我,你很意外?”

    “对、对不起啊。”

    江兮窘了,瞬间热气从后背上窜。有种做贼被当场抓包的窘迫感,连耳根子都红了。

    盛嘉年反问:“对不起什么?你又没做错事,不要习惯性道歉,经常认错的人,你的歉意到最后都不值钱了。”

    “哦……”江兮不明白他这什么鬼道理,不过人家说了,她就得听不是?

    “那个,”她觉得她很有必要解释清楚:“我不是故意屏蔽你,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不想你知道我在外面吃东西。你经常会担心很多嘛,我只是不想你担心……”

    “喝酒了?”盛嘉年问。

    江兮不答反问:“一小杯啤酒而已,没有喝太多的。”

    盛嘉年沉着脸,江兮忙说:“你看吧,我就猜到你会黑脸,我都不敢让你知道我跟同事在外面吃东西。”

    盛嘉年没出声,车子走了有一段路后语气才沉沉而出。

    “江兮,你们部门都是些什么闲人?怎么隔三差五的在外面聚餐?”盛嘉年问:“同事之间共事还不够维系关系,需要隔三差五聚餐联系感情?”

    “不是的,昨天是我的助理过了实习期嘛。就是梁老大之前拨给我用的助理,三个月实习期满了,梁老大说可以转正。他很开心,所以就请几个关系近一点的同事吃饭。我寻思着我同学不是也要来朝华社面试了吗?就想带她跟大家见见,以后如果进了公司,也多个人照应,就这样,才去的。”江兮认真解释。

    这种事情,最好不要遗留成矛盾,能解释的当时一定要解释清楚。

    盛嘉年忽然多心了,她曾经也跟他提过,能不能帮她室友也进朝华社。

    他不是不能再帮一人,只是他这样的人,跟别人开口那就是人情,所以拒绝了。

    然而听她这话,她同学已经获得进朝华社面试的资格了?

    “梁青云帮忙了?”盛嘉年问。

    江兮抬眼,眼神满是不解。

    “你同学进了朝华社?”盛嘉年再问。

    江兮轻声叹气,摇头:“没有,今天面试,没有通过。可能是太紧张,出了一点问题。”

    盛嘉年应了声,“需要帮忙吗?”

    江兮意外看他:“啊?”

    不是她拒绝,她可记得曾经她委婉求过他,这事儿他当时还训过她来着。要让她站在他角度想,他帮人做事,开口就是人情,日后对方是拿什么为难的事儿找他,他都没办法拒绝。

    “需不需要?”盛嘉年再问。

    盛嘉年是有几分赌气的味道,不满意梁青云帮了他的人。

    他是无所谓,但如果在江兮那,她心里是不是有对比?

    梁青云能够帮她,既提携了她,又给了她同学机会。相对于他盛嘉年的存在,梁青云在她心里的地位是不是更重要了?

    所以不甘心,想要扳回一城。

    面试没通过,那梁青云必然不会再管,江兮也不好意思再去求梁青云。

    但他可以帮她。

    江兮抓了抓头发,不太明白盛嘉年这话的意思。

    “盛嘉年,你没关系吗?我同学已经被刷了,要不然还是算了吧?等毕业后,再给她一次机会。她自己今天也说了,没通过初试,她一点都不冤,因为她确实没有发挥好。”江兮小声说。

    盛嘉年点点头:“看你的需要,如果你想身边有个关系好的同学在,我可以帮你,但如果没必要,我就当没听见这事。”

    “哦。”江兮应了声。

    得,这回该她纠结了。

    盛嘉年是把江兮接回家吃饭,上麓山别墅的山路时她才发现。

    “去你家吗?”

    “难道我家不是你家?”盛嘉年反问。

    江兮抓了下耳朵:“但是你家离学校好像有点远,吃了饭你就得送我回去,不然你回来就晚了,明天还得上班呢吧?”

    盛嘉年心口来气,“这里也是你的家,你就这么想摆脱我?”

    “不是,不是那个意思,我们明天都有工作啊。”

    “别狡辩,听听心里的意见。”盛嘉年沉声而出。

    江兮埋头不语,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兴许这就是她害怕盛嘉年的原因,因为盛嘉年那双眼睛,锐利又吓人,就像一眼就能看穿她心里的所有想法。

    她就是害怕跟他共处一室,具体害怕什么,她很清楚。

    也不是不愿意,就是……莫名的心慌,莫名的害怕。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