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头条婚约 > 第190章:抵死不从
    盛嘉年开得很稳,但车子在稳的前提下一直在提速前行,平常得四十分钟的车程,今天只用了二十五分钟。

    车子到了明珠洲际后,也没来得及停好车,一到就下车快步进了酒店。

    岳著林等楼下,江兮慌忙冲上去,岳著林见江兮和盛嘉年来了,大步上前。

    “盛总,江兮小姐。”

    江兮转头,眼里有着惊喜,“怎么样了?我同学在不在这里,她有没有事?”

    “老李和酒店的保安上去了,我在这里等你们,他们上去不到五分钟。

    岳著林话落,看了眼盛嘉年,再看向江兮:“我们刚才已经通过监控确认,你的同学确实上楼了,一同上楼的还有几个男人。事情不小,所以酒店保安跟李扶洲一同上去的,现在应该已经控制住形式了。”

    江兮闻言,犹如一盆子凉水从头浇下。

    她脸色惨白难看,脑子一瞬间有点眩晕。

    下一刻推开岳著林往前跑,岳著林大喊道:“江兮,这边上!”

    盛嘉年担忧上头,大喊了声:“兮宝。”

    江兮慌得像无头苍蝇,她焦急转头,小步跑过来。

    盛嘉年低声道:“慢点,别着急。”

    他拉着江兮的手,紧紧握在掌心,随后进了电梯。

    他们一行三人上楼,洲际酒店排得上星级,出了酒店后的环境看起来很不错。

    江兮住过的酒店、宾馆不多,所以来这里算是开了眼。

    她是第一次见到酒店内部装潢能赶得上高档西餐厅的,很特别,也很是现代化。

    但她今天来并不是参观酒店的,所以心思没放在这上面,脚下一路快走,跟上盛嘉年和岳著林的大步。

    转了两次弯,终于到了。

    房门开着,江兮从外面就看到里面站了不少穿制服的酒店保安,她心下一急,快步冲进去。

    “菲妍?”

    陈菲妍满脸都是血,身上衣不蔽体。

    在江兮冲进来之前,她有点失去神志,但听到江兮的声音时,立马抬眼,慌慌忙忙的站起身。

    “江兮……”

    江兮推开人,一把将陈菲妍抱住,紧紧抱住。

    陈菲妍脸上全是血,江兮看得揪心。

    “没事了,没事了,我来了,没事了。”江兮轻声安慰。

    李扶洲拿了条大浴巾老远想递给江兮:“江兮。”

    他喊了声,江兮才回头,将李扶洲递来的毛巾,她赶紧接手,随后快速给陈菲妍裹在身上。

    “没事了,一切都结束了,都结束了。”

    江兮扶着陈菲妍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又拿纸巾给她擦脸上的血。

    但额头上的血迹已经干涸,擦不掉,她也不知道陈菲妍究竟伤到了哪里,不敢多动。

    “没事了亲爱的,我会一直陪着你,没事了。”

    江兮双手紧紧握着陈菲妍颤抖的手,用力再用力的握住她,给她力量。

    盛嘉年走进来,李扶洲忙低声道:“盛先生,已经让白医生过来了,这里,要不要报警?”

    “报警。”盛嘉年道。

    蹲在地上双手抱头的三名衣冠禽兽一听报警,慌忙求饶。

    “不要报警,给多少钱都行,只要不报警。”

    “对对,求你们不要报警,我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这事根本不是我们主导,冤有头债有主,报警也不能抓我们,我们不是主谋……”

    一人抬眼,想求事儿主,但一抬眼,看清了站在房间里的人时,大吃一惊,又万分丢脸。

    “盛、盛总……想不到是您……”

    蹲在一旁埋头不敢抬眼的人一听,慌忙看过来,都吓了一大跳。

    盛嘉年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几人人心惶惶,互看一眼,其中一人企图站起来说话,哪知旁边一保安立马挥着警棍指着人头。

    “蹲下!老实点!”

    “好好好好,我蹲下蹲下……有话好好说,我们都是文明人,好好沟通就行,不用这么暴力。”

    “盛总,我们不是主谋……”

    李扶洲语气森寒:“难道你们不知道那女孩子还是学生?是不是干这一行的你们这些老狐狸会看不出来?”

    “李总,这事儿真不是我们的主谋,原因是今天普通的一场应酬,哪知一个叫什么陈永道的人,估计是想拿老张手上的项目,这不,带了个女孩子来。上桌之前就说了,那女孩子是他女儿,是他对我们的诚意。也说了,随便玩儿,绝对不会出事儿……”

    江兮愤怒大喝:“禽兽!这种话你也说得出来?”

    盛嘉年抬眼,江兮怒红着脸瞪大眼睛,几乎要将人一口吞下。

    盛嘉年道:“这是犯法的事,难道需要人提醒你们,才知道?”

    “盛总,可我们也是……无辜的啊。这女孩儿,你说她爸都送出来了……我们都是生意人,生意上合作,这种拿女人当诚意的戏码您应该不陌生,我们只当是合作的过程中助点小兴,没想到这女孩子是您的朋友……盛总……”

    “少胡说八道!”李扶洲怒喝打断。

    盛嘉年下意识看了眼江兮,江兮脸色果然黑了。

    李扶洲再道:“盛先生做生意都是规规矩矩,干干净净,你们这种乌合之众还敢跟盛总提?”

    盛嘉年冷看向蹲着的三人,随后对保安道:“劳烦各位将他们带下去,交给警察。”

    “没问题!”

    “盛总,盛总!这事儿是陈永道策划的,您得找陈永道啊,我们都是受害者,我们都是被冤枉的,盛总!”

    几人已经在大呼小叫的求饶声被带出了房间,盛嘉年站在原地。

    江兮问:“白医生什么时候到?”

    “很快了,江兮你稍等?”李扶洲低声道。

    盛嘉年问:“要不要我们回避?”

    江兮点点头,盛嘉年叫上两助理:“我们去楼下等。”

    江兮看着几人离开,盛嘉年在门口叮嘱了句:“有事给我打电话,我们在楼下大厅。”

    “嗯。”江兮点点头。

    门合上,江兮粗粗扫了一眼房间,房间挺宽敞,半拉开的落地窗能过俯瞰城市夜景。

    她眼神扫在桌上的东西,那一排成人用品以及虐待的鞭子、蜡烛、手铐……看得江兮浑身冷汗直冒。

    她半蹲在陈菲妍身边,握着陈菲妍的手,轻声问:“他们有没有伤害你?”

    陈菲妍沉默良久,摇头,“我醒过来后,抵死不从,他们看我有想死的决心,也没有再……为难我。”

    江兮看着陈菲妍身上这些伤,即便她说得云淡风轻,但她很清楚现场肯定不只是这么简单。

    “菲菲,他们要怎么处置?关着不放,还是要给你赔偿?”江兮问。

    如果伤害了她,那一定要承担法律责任,不能轻饶!

    看看那一排乱七八糟的东西,如果陈菲妍没有抵死反抗,将会遭受多大的屈辱和侵害?

    陈菲妍抬眼,她脸上被血僵住,摇头:“我爸是不可能让他们付出什么代价的,都是我爸同意的……”

    陈菲妍说着,低声哭起来。

    这样压抑的哭声,比嚎啕大哭更加令人的心痛。

    “你爸爸……”

    江兮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话劝慰,下意识进了卫生间,拧了一把热毛巾拿出来。

    “别哭了菲妍,事情都过去了,都结束了。”

    她轻轻给陈菲妍擦脸,边擦拭边轻声安慰。

    “有些人和事,一定要经历了过后,才会真正看清楚。没经历过,都不甘心,都不会真正相信。”

    陈菲妍看着江兮:“他是我父亲啊!亲生父亲,虎毒不食子,我一直不相信他真的会那么对我,是我太天真了,是我太傻。我明知道他对我没有多少感情,我早就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可我今天还是跟他走了。”

    陈菲妍哭得泣不成声,哭了一会儿才哽咽着接话。

    “我不甘心,我就是不相信他真的会那么对我。我只是想知道最后他会不会阻止,会不会后悔那么对我。可我错了,他是冷血的,对我根本就没有感情,我只是他可以利用的工具,可以讨好能带给他生意的工具。只要能谈成生意,人家想要我怎么样他都不会反对……”

    终于看明白了,看透了。

    可最后这一丝希望被自己证实破灭,心口滴着血,比身上的伤痛千百倍。

    “好了,看明白了就好,以后,离远一点就好。”

    江兮轻轻给她擦着脸上的血,“菲菲,你以后要小心一点,心狠一点,不要跟你爸爸再来往了,好吗?”

    很久之前,李扶洲就已经旁敲侧击,对她提过陈菲妍父亲的事儿。

    那时候她也侧面问过陈菲妍,可陈菲妍态度很强硬。

    江兮想起之前的事,又后悔。

    “我当时应该说清楚,就应该直接说让你远离你爸爸,远离那家人的。可是我担心你会多想,所以只是点到即止。你这么聪明,我以为你不会让自己身处险境。可你怎么这么傻呢?最后还是让自己受伤了,为了那样的父亲,一点都不值得!”

    陈菲妍不停落泪,除了哭,找不别的可以让她发泄的方式。

    江兮一点一点擦去她脸上的血迹,终于看到她额头上的伤了。

    “这是你自己撞的吗?”

    陈菲妍点头:“我本想撞破玻璃,跳下去的,可玻璃纹丝不动,电影都是骗人的!”

    这话,不知道是嘲讽还是调侃。

    江兮朝落地窗看过去,难怪窗帘半拉开。

    陈菲妍为了反抗被人侵犯,是真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想要跳下去。

    她苦笑了声:“你是不是傻啊?没死成,疼了吧?”

    陈菲妍嘴角一遍,可能是想配合江兮笑一下,却没料到眼泪哗啦啦就滚下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