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头条婚约 > 第199章:问罪
    陈永道那是心情不爽的时候,见谁怼谁。

    平时小女儿陈曼曼好像不受陈永道喜欢,但好在陈曼曼有自己的工作,不算特别依靠家里。

    主要是几十年都没工作过的陈母,和一直嫁不出去的陈玲玲,被陈永道说哭几次了。

    陈玲玲本想坐着不动,但看妹妹葛优瘫在沙发上,要想把她拖起来,那不可能。

    想想自己的劣势,只能任命的起身。

    “为什么什么事都是我呢?”陈玲玲不满的出声。

    陈母冷声到:“谁让你不出去约会也没个正经工作?你看你爸爸出来,他会说谁?”

    “我不找工作,拒绝那些渣渣约会,还不是都妈你唆使的?我也想早点结婚啊,你以为我想在这个家待下去?可那些人首先就是你排除的,不是我不愿意。”陈玲玲冷哼。

    陈永道到底醒了,铃声尖锐又大声,一直在循环的响,整个屋子每个角落都充斥着尖锐的铃声,陈永道中午可没喝多少酒,当然能叫醒。

    陈永道就穿了件儿背心,光着膀子出来,大腹便便,脸色难看吓人。

    “你们都是死人吗?”

    这一声大喝,母女三人都吓了一跳。

    “爸爸。”

    “爸爸……”

    陈玲玲已经关了电铃,陈永道冷眼看过去:“谁?”

    陈玲玲欲言又止,最后说:“陈菲妍。”

    话刚落,门铃声又响起来,陈玲玲快要崩溃,怎么还不死心?活该那个小贱人遭罪!

    “开呀!”陈永道怒喝。

    陈玲玲在迟疑,陈曼曼不满了:“可是爸爸,你之前说了,让她不要来了,这里不欢迎她啊。”

    “你以为你们能好得了多少?你们跟她是一样的!只知道花钱,花光我的钱的蛀虫!你们比她还不如,你们能在这里,她也是我女儿,她怎么不能?”陈永道怒问。

    “爸爸,您这么说,对得起妈吗?”陈曼曼大声问,。

    陈永道大喝一句:“陈太太这个位置,不是她一个人能坐,只要我想,你以为会没人?你们跟菲妍她妈就没差,都没生出儿子,谁比谁高贵?”

    陈母气得直哭,是,是她没用,没生出儿子来继承家业,没有儿子来帮她说话。

    所以丈夫直接拿她跟外面的情人相提并论,三十年的夫妻感情啊,没想到丈夫心里一文不值。

    陈母掩面哭泣,陈曼曼也不敢说话了。

    父亲是个冲动的人,如果真一气之下把她们都扫地出门,那才是真正的悲惨。

    陈玲玲那边已经果断开了楼下大门,唯唯诺诺的站在门边,准备给陈菲妍开门,不敢走去客厅。

    连妹妹,父亲都那样的态度,她哪里敢?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还是不要去招惹父亲了。

    没一会儿,门口响起敲门声。

    陈玲玲开了门,和气招呼了声:“你来了。”

    陈菲妍没正眼看陈玲玲,直接大步走进屋里。

    她知道陈家要拖鞋,以往她进来,没有拖鞋给她换,她只能光着脚。

    但今天,她就是故意穿着自己的鞋子进来。

    她站在客厅,陈家人的目光集中在她头上包扎的伤口上。

    陈菲妍进来就感觉到家里的气氛不对,但这跟她没有关系,直接转向陈永道,将自己的记者证拿出来,“啪”一声扔在桌面上。

    “今天我以朝华社民生记者的身份来跟你谈判,这次一手策划的事情,对我造成了严重的人身伤害和精神伤害,如果你想息事宁人,给我十万块!”

    “孽障!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陈永道怒喝:“你还长眼了是不是?”

    陈菲妍又将记者证拿手上,朝陈永道走近一步,递给他看。

    “朝华社是隶属云都电视台的新闻社,朝华社在云都的影响力陈先生您该知道。我是朝华社的记者,这次我受伤害的前因后果,我都已经做了一份文字疏离,附加我的伤势报告、图片,存在网站后台,定时发送!”

    陈菲妍收回记者证,看着陈永道气急败坏,暴跳如雷。

    “你他妈活腻了!”

    陈永道怒骂道,同时掌风近脸,陈菲妍想挨打,但最终还是躲开了。

    她轻巧避开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的攻击,语气更加犀利。

    “陈永道!你醒醒吧,我是记者!朝华社的记者,我已经将这次事情发在新闻后台,六点二十之前我没有撤回删除,你的事,你们全家曾经怎么攻击我、伤害我,以及这一次你的龌龊勾当,都会在六点二十之后公布于众。介时,不仅仅是全云都市、还有全国乃至全世界都知道你的禽兽行径!你,不配为人父,更不配为人!”

    陈菲妍扯开嘴角,“你想名扬万里、遗臭万年?行,我成全你!”

    陈永道还在愤怒中,听不进这些要挟的话,只想一巴掌打死这个要挟他的小贱人。

    然而陈母听清楚了,也吓慌了。

    这事要是传出去,陈家还能在云都活吗?

    现在是信息时代,他们又能躲去哪里?

    “老公,她爸,她爸你冷静,你冷静啊!记者要是把这件事报道出去,你不想在云都混了啊?两个女儿还没结婚呢,我们可以躲躲藏藏,你让两个今后怎么办?她爸,你要冷静,别生气了,别生气啊……”

    陈永道扭头:“我看他哪个***敢写,敢报!”

    陈菲妍不得不再次拿出工作证,这人是智障吗?她一来就表明了身份,还在这里口出狂言。

    陈母赶紧起身,跑丈夫身边,轻声劝着:“陈菲妍是什么社的记者,她说已经把这些都写出来了,她爸,给她钱吧,十万块,就当买个清静,以后都不联系了,啊?”

    陈母愤怒又恶毒的眼神看向陈菲妍,真是本事啊,还学会要挟父亲了。

    陈永道晃眼间,总算看清楚了陈菲妍几次拿出来的东西是什么玩意儿,朝华社的记者工作证。

    朝华社谁不知道?他们这个圈子的人,可比当官的都还关心新闻,全云都市,也就朝华社的新闻最站得住脚,影响力大,渗透力深。

    陈永道眼神一点一点从愤怒中抽离,他看向陈菲妍。

    “你是记者?朝华社的记者?”陈永道不相信。

    那朝华社能是这种猫猫狗狗都能进去的地方?

    他曾经跟几个商业上的朋友,因为生意需要,需要记者帮忙,当时他们就商量说要找媒体,那就找最权威最有说服力的媒体。

    然而朝华社的记者可不是那么好请的,约了多少次人才勉强出来答应吃个饭,那是前好几年的事儿,那吃饭桌上送出去的红包就八万八,事儿后还有。人家就是一支笔,寥寥数百个字,就能牵绊住多少生意人?

    陈永道好像意识到自己失去了什么,又错过了什么。

    “菲菲,你当真是朝华社的记者?”陈永道怒问。

    陈菲妍记者证递他眼前:“如假包换。”

    陈永道想伸手,陈菲妍快速收回:“我话已经说得很清楚了,陈先生,这次事件的撕磨,我都已经上传到新闻后台,今天下午六点二十之前,我没有做撤回删除,你对我的利用,和所作所为就会当成第一手新闻传播出去。朝华社的新闻影响力,你应该知道一二。亲生父亲卖女求荣的新闻,我想全国人民都会很关注。陈先生,新闻报道出来之后,我是受害者,我的生活除了多一些同情之外,不会有改变。可你,和你的妻子女儿就不一样了。会不会像过街老鼠一样狼狈,拭目以待。”

    “陈菲妍!”

    陈母怒了:“他毕竟是你的亲生父亲,你这样报复陈家,你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他不卖女求荣,我会反击?只不过要求区区十万补偿而已,我受到的屈辱、害怕、绝望,就这么不了了之?我今天不来,你们想得起受了最大伤害的我吗?我算什么?不就是你们陈家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棋子吗?你们只是忘记了我是学新闻的,做新闻的。不是我要报复,全都是你们逼我的!”

    陈菲妍声嘶力竭的喊,将所有愤怒当着陈家人的面放出来。

    “全都是你们逼的!”

    她随后转向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的两姐妹,又看向陈母。

    “我在陈家委曲求全,受了你们多少刁难?半夜被你们泼尿泼水,被你们母女三围着毒打,扒了衣服把我赶出门……这些事情,我可都写得清清楚楚。你们,一个都别想独善其身!”

    陈菲妍眼神里,燃起熊熊的复仇火焰。

    陈母吓了一跳,心脏都在嘭嘭直跳。

    “那、那都是……”

    这些事情,陈永道是第一次听见,震惊当下,反手就给陈母一巴掌。

    “我让你好好照顾她,你就是这么照顾的?你们还毒打她?”陈永道大声怒喝。

    哐!

    一巴掌轰响,打蒙了陈母,更吓蒙了陈玲玲、陈曼曼姐妹。

    陈菲妍只是眼神有些闪动,但并没有太大的变化。

    这一巴掌,跟她遭受的那些相比起来,算什么?

    陈玲玲第一个认错,“爸爸,爸爸,以前是我们错了,对不起,以后我们肯定不会那么对妹妹,对不起爸爸……”

    陈曼曼张张口,想说的话没有说出来,却拉着母亲远离父亲。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