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头条婚约 > 第201章:扳回一城,因为我是记者
    “是啊,我知道没有真凭实据,他是不会相信我能做到那个程度,所以我刚刚以假乱真,做了一张图。所以,他害怕了。”

    江兮笑了下:“事情了解了,就赶紧休息吧,你这些天眼圈一重又一重,不用问都没睡好了。”

    “嗯。”

    陈菲妍笑了下,翻过身,却没有放下手机。

    陈永道钱还没打过来,她怎么能就这样放松?

    一分一秒的等待,每一秒都是折磨,每一秒都是煎熬。

    如果陈永道给她十万块,她拿着做什么?给姥姥一点钱,剩下的呢?

    对她来说,十万块已经非常多了,至少那个数字她还没有接触过。

    陈菲妍胡思乱想着,要不然,去做一点生意好了。

    正头疼欲裂的胡思乱想着,手机电话又响了,依然是陈永道。

    对方一接通,气急败坏的声音就传过来:“好了,如你所愿!钱,给你,拿去!你这个没心没肺的野丫头!以后,我们以后桥归桥路归路,不要再联系了!”

    “好!”

    陈菲妍这次没抢到先机,被陈永道先挂断了。

    陈菲妍一愣,随后盯着手机,她无所谓谁先挂断,她只是在判断陈永道说的话是不是真的,为什么她还没有收到转账信息?

    陈菲妍盯着手机足足看了五分钟,终于等来了转账信息。

    “江兮!”

    陈菲妍猛地坐起来,大喊一声,满脸都是胀红后的兴奋。

    江兮抬眼,眼珠子老大的往上翻,“什么?”

    陈菲妍兴奋得无以复加,她说:“转了,转账了!十万块,是的,就是十万块!”

    江兮笑了下,“只要了十万啊?你是不是没有跟他们提你住院的医疗费、精神损失费那一系列的开销,那些,就该他们家报销。”

    陈菲妍看着江兮,看了好一会儿,终于忍不住的笑了。

    她三两步从上铺下来,在江兮对面坐下。

    “喂,我到现在才发现,原来你也是个守财奴啊!”

    江兮好笑:“不是,这些我觉得就应该是你的,你身体和精神都受到了威胁和伤害,要求赔偿和报销都是应该的。”

    “那我,现在跟他提报销医疗费的事儿?”陈菲妍反问。

    江兮笑而不语,陈菲妍赶紧摆摆手:“算了算了,那又没多少,不是因为咱们学校有学生保险吗?报销了一些,只教了几千块是不是?那些就算了,陈永道那边肯定以为这件事就解决了,要是再听到跟他要钱的事儿,一准得气吐血。”

    “呵呵……”

    江兮抓着了下陈菲妍的手背:“终于,彻底解决了是不是?”

    “嗯。”

    陈菲妍此刻是身心舒畅,原来有钱的感觉是这么好啊。

    这比她想要的亲情感觉好多了,有了钱,她可以先买什么就买什么,她可以穿漂亮的职业装,可以买像样的鞋子。以后也不用再担心每年的学费,更不用发愁每个月的生活费,还能给姥姥一些。

    陈菲妍笑着笑着,忽然就哭了,是哭得撕心裂肺那种。

    这一转变,可把江兮吓蒙了。

    “喂、喂……”江兮有点慌,赶紧上前,拿着纸巾给她擦眼泪:“喂,陈菲妍,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干嘛呀?别哭行不行,你这样一哭,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

    陈菲妍抱着江兮哭得彻底,心里越来越酸楚。

    她忽然间不知道自己究竟要什么了,她从小到大的心愿就是找到父亲,跟父亲一起生活。

    可自己的父亲是那样的父亲,与她心里想象的慈爱天差地别。

    这个她坚守到如今的信念在看到这十万块钱的转账时,彻彻底底的坍塌。

    她能面对十万块钱的时候笑得那么开心,是真正的开心又满足。那么,她曾经的坚持到底是什么?

    陈菲妍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在伤心什么。

    她只知道自己心里难过,忽然间就很纠结难过,更觉得悲哀,除了痛哭之外,她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方式发泄自己心里的痛。

    赵雪灵进宿舍,脚步轻轻的,看到宿舍里的场景时很蒙圈。

    鬼知道她在宿舍门口惊成什么样子了,什么原因这么哭啊?

    赵雪灵站了好一会儿,轻声问:“你们、你们在做什么?”

    江兮回头,“她一时间难过,控制不住自己情绪,就这样哭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赵雪灵“哦”了声,更加奇怪了。

    江兮轻轻拍了下陈菲妍肩膀,抽了几张纸巾递给陈菲妍。

    陈菲妍接过纸巾,整张铺在脸上捂着,痛哭的劲儿还没缓过去。

    江兮问:“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在做家教吗?”

    是的,这个学期因为宿舍有些变化,加上一直跟赵雪灵同进同出的范思彤搬出去了,所以赵雪灵感觉很孤独,也开始自立自强,托范思彤帮她介绍了一份家教的兼职,教小学生画画。

    赵雪灵应了声:“都已经六点了啊,五点半就结束了的,我做公交回来的。”

    陈菲妍抬眼,六点了?

    一看时间,都已经六点十五了。

    然而,就在五分钟前,陈永道又给她发了两条长长的信息。

    解释说这十万块钱,不是认错给她的,而是作为一个父亲的忏悔,这些年来没有对她尽到做父亲的责任,是这些年来对她的补偿。

    当然,这些话的言外之意是,不承认此次遭受陈菲妍的要挟。

    后面说的是,父女情是上辈子的,不能因为这么一点隔阂就真的断绝父女情。陈永道表示以后还想一家团聚,希望能在家里看到她。今后这个家,会真心实意的欢迎她回去。

    这一条信息,瞬间又惹哭了陈菲妍,心底的心酸瞬间涌上来。

    然而,只是这一条,陈菲妍一定会即刻就心软,还想去陈家,企图跟陈家融入在一起。

    可后面还有一条信息,是委婉提醒陈菲妍,一定要及时撤回新闻,全部删除。并且说道元作为父亲,相信她会言而有信,不会再乱来。

    前后两条信息内容放在一起看,很有意思。

    也真是莫大的讽刺,陈菲妍哭着哭着,就笑了,笑自己的天真和单纯。

    一边的赵雪灵看得一愣一愣的,张口结舌:“陈菲妍,你这是……怎么了啊?”

    陈菲妍快速抹干了眼泪,看向江兮:“能再给我两张纸巾吗?”

    “哦可以啊……”

    江兮赶紧抽了纸巾给陈菲妍:“又……怎么了?”

    “陈永道他……呵呵,居然说出还想一家团聚,希望我再回去,说陈家的大门永远为我打开,呵呵,呵呵……”

    陈菲妍笑着又哭了,看得江兮连连皱眉。

    “行了,你冷静一点,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啊,你这太不正常了。”江兮小声说。

    赵雪灵听得糊涂得很,“所以,陈菲妍是跟家里发生什么……矛盾了吗?”

    陈菲妍摇头,“断绝关系了,以后再也不联系了。”

    “啊?那可是你亲……爹啊。”赵雪灵大吃一惊。

    还有这种操作?

    江兮干咳了声,前后事情乱了下说:“因为,菲妍一直在陈家不开心,陈家的太太和她的两个姐姐对她一直不友好。嗯,这次的矛盾,已经触及到她的底线了,所以菲妍想,不去陈家。”

    赵雪灵瞬间明白:“额头上的伤,难道是她们打的吗?”

    江兮看了眼赵雪灵,没回应,但那样子就是默认了。

    本来曾经陈母和陈菲妍两个姐姐就殴打过她,所以她的默认,也没有冤枉陈家母女。

    赵雪灵了然:“如果是这样,那倒是可以理解,那样的家庭,确实不适合再联系……”

    “我用这事儿做威胁,要了十万块钱的补偿费。不给我就法院解决,反正,我已经心灰意冷了。”陈菲妍哽咽着,还企图说得云淡风轻。

    赵雪灵惊呆了一般,瞪大眼:“然后呢?给了吗?”

    “给了。”陈菲妍耸肩。

    赵雪灵深吸一口气,只是觉得陈菲妍很牛,还能用这种方式跟父亲要钱,一开口就是十万块!

    “你爸爸,他会给吗?肯定特生气吧?”

    这应该是要挟吧?不给就上法院告父亲,真是活久见啊。

    陈菲妍一点一点擦干眼泪:“所以关系结束了,钱打给我之后,关系就结束里。呵呵……”

    “可刚才,你说你爸爸还想一家团聚,其实他心里还是在意你的。”赵雪灵轻声说。

    一直都对陈菲妍的父亲有所怀疑,现在,好像有点相信是真有钱了。

    一下就能拿十万,真是……很有钱啊!

    陈菲妍忽然笑了,“他是生意人,为什么会在撕破脸之后又说这种话啊?”

    “为什么?”

    “因为我是记者。”陈菲妍道:“他们做生意的人,最怕得罪的也是官员,二就是媒体记者。”

    江兮也在陈菲妍这话之后,瞬间明白了一些事情。

    难怪她在许家的地位,也变得莫名其妙起来,特别是许授成的态度。

    原来是因为她们的专业和工作,记者,看来这真是个好职业啊,江兮脸上浮上点点笑意。

    赵雪灵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哦……”

    陈菲妍抹了下脸上的泪,“好了,不说这些不开心的事了,反正以后,不管怎么样我都决定院里那个家。这么多年我都没有爸爸,有了爸爸也没有感觉更好一点,所以,不要了,做回我自己。”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