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头条婚约 > 第225章:诡辩,行凶伤人
    江兮看盛江来生气了,她又不生气了。

    “以后那是我的事,与你何干?”江兮起身:“没我的事了吧?”

    “你可以走了。”盛嘉年语气淡淡道。

    江兮点点头,冲他一笑,大步走人。

    盛江来盯着江兮远去的背影,还不甘心。

    “这不可能!四叔,她怎么会选择你?”盛江来怒问:“你该不会给了她更多好处?”

    “我只是更尊重她,她是有心的女生,看得见这些。江来,不是你不够好,是你的好入不了她的眼。”盛嘉年语气淡然。

    盛江来听这话,更来气,想不通。

    “四叔,她该不会以为我们在跟她开玩笑吧?她一点都没有认真的意思,难道说她误会我们了?”

    盛嘉年起身,整理着衣服。

    “赌约的协议你已经签了,抽时间去见见金家小姐吧。”盛嘉年淡淡提醒。

    盛江来来气:“四叔!你还当真了?我不过是开玩笑……”

    “你还是三岁顽童吗?白纸黑字签下的协议,什么时候才能真正负担起你的责任?不论你的人生正走在哪一步,逃避都不是解决方法。”盛嘉年语气铿锵中带着严肃。

    盛江来张口辩解:“我根本就无心打赌,你不能因为我一时无心,就逼我娶个我连面都没见过的女人啊!”

    “这是你自找的。”盛嘉年面色阴郁。

    盛江来索性耍浑:“四叔,我根本就是开玩笑的,结婚?不可能的,你要逼我,大不了我今天就走,过个一年半载才回来!”

    盛嘉年眸色瞬间森寒,万箭射向盛江来。

    “盛家男人哪一个像你这般不敢承担责任?你还是盛家男人吗?”盛嘉年斥责。

    盛江来反驳:“那我就不明白了,我一句玩笑话四叔你就非要我承担责任,那我这辈子开过的玩笑多了去,是不是每一句玩笑你都让我承担责任啊?”

    盛嘉年眸色渐怒,“昨天的信誓旦旦,今天就开始耍赖。盛江来,倘若今天江兮选了你,这还是你所谓的玩笑吗?”

    “她又没选我,这假设不成立!”

    盛嘉年怒沉着脸:“协议你签了,不履行那就离开云都,别出现在我视线。此事,我会交给你父母处理,二十五岁的成年人,依然如顽童一般言而无信!盛江来,你这一生,基本上到头了!”

    盛嘉年愤怒转身,气得够呛,盛江来同样气得不行。

    知道自己这样耍浑不对,可就因为这样,他就要娶金惠妮。

    抱歉,那是谁啊?让他娶他就娶,人生大事能这么随便?

    盛嘉年这事儿直接推开了,还好盛江来不是他儿子,这要是他儿子是这德行,早被他掐死在襁褓中。

    盛江来回盛家,被迫见金家小姐,以及准备结婚事宜是肯定的,但这些盛嘉年都不再关心。

    因为盛江来今天的言语,令盛嘉年非常失望。

    *

    在许家的连番要求下,江兮终于回许家了。

    厨房饭菜已经备好,就等许授成和老爷子回来开饭。

    江兮上楼,想回房间待一会儿,因为不知道面对许太该说些什么。

    许太看她的眼神都忧心忡忡,那是生怕她误入歧途的担忧,她心领了这份担忧,但无法告知更多。

    上楼时,看到左边许承劼的房门推开又合上,她站在原地,喊了声:“许承劼?”

    许承劼没回应,江兮轻笑摇头,那孩子跟她关系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既然少回来,那就不要打扰人家。

    刚走两步,许诺开门走出来,脸色难看之极。

    许诺站在江兮身边,江兮没理会,错身经过,却被许诺拉了回去。

    “你等等。”

    江兮看向许诺:“有事?”

    “你是不是以为江来哥哥退婚了,他就是你的了?呵呵,打错如意算盘了吧?我进不了盛家门,你也没那个可能。江来哥哥已经跟金家小姐约会了,盛家放出消息,半年内他们就会完婚。哼,怎么样?听到这个消息是不是很失望?”

    江兮眼神淡淡:“我想失望的应该是你,盛江来要跟谁结婚,跟我半点关系都没有。倒是你,既然人家都已经要另娶了,你还是早点走出阴影吧,别成天跟行尸走肉一般,让叔叔阿姨担心。”

    啪——

    许诺扬手就是一巴掌,毫无遮挡、停留的直接落在江兮脸上。

    “我让你嘴巴毒!我让你心术不正、我让你挑拨离间……”

    一掌得逞,许诺的手接二连三往江兮头脸上招呼。

    江兮完全没料到许诺会这样,左右闪躲着,又挡着对方的攻击。

    两个人在扶梯上方推攘撕扯着,许诺忽然拽着江兮往楼梯口拖,江兮当即知道她的用意,赶紧抓住许诺手腕,却被许诺一晃一挡,她只抓到一点衣料。

    而紧跟着,江兮整个人被许诺用力一推,脚下踩空,身体直线飞出去,天旋地转间,她从扶梯上箜箜滚落而下。

    “啊——”

    江兮惨叫的同时,许承劼的房门瞬间关紧。

    嘭!

    江兮身体在数秒的磕碰滚落下砸在地上,只一瞬间,剧痛吞噬四肢百骸,她倒在地上,痛苦的*着无法动弹。

    兰嫂在前一刻是准备出来请小姐、太太准备吃饭的,刚老爷来电话已经到家了。

    然而这一出来,就看到许诺将江兮推下楼。

    她明显看到江兮伸手要抓住许诺,却被许诺推开手,随后将她整个人推下楼。

    兰嫂看到倒地不起的江兮,再看看楼上得胜仰头冷笑的许诺,浑身寒意四起。

    “江兮小姐,江兮小姐……”

    惊慌喊出声的是桂姨,兰嫂还在一旁傻眼的站着,忘记了该有的反应。

    桂姨焦急大声喊着:“太太,太太,小姐出事了,太太……兰嫂,快请医生啊!”

    许太闻声当即从屋里出来,“江兮,兮兮,这是怎么了?怎么了?”

    桂姨看了眼站在一边想出手扶却还是迟疑站着的兰嫂,焦急说道:“江兮小姐好像从楼上摔下来的,太太,小姐好像无法动了,怎么办?”

    许太看着江兮,心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江兮头在楼梯上狠狠撞了下,脸上有飞溅的鲜血痕迹,话都已经说不出来。

    许太想把女儿抱起来,然而双手抱着江兮,打算一鼓作气站起身,却就在这当下,闪了腰。

    “啊、啊……”

    许太维持闪到腰的动作一动不敢动,“腰、腰,我的腰断了……”

    兰嫂一听,太太腰断了这还得了?

    立马上前扶:“太太,您小心一点,太太……”

    许太轻轻放开江兮,手扶着身边人,慢慢直起身体来,“快叫医生,叫医生,小姐情况很不好。”

    “是太太,我先扶你去休息吧。”兰嫂和桂姨扶着走路都疼得锥心的许太去沙发上坐。

    许诺下楼,走到无人问津的江兮身边。

    江兮眼神带雾,大抵只看得出些许模糊的剪影。

    许诺抬脚,直接踩在江兮手指上,用力踩碾。

    江兮疼得脸色变形,“啊、啊……救、救我……”

    许太闻声,扭头看过去,许诺忙蹲下身,用裙子挡住踩住江兮手指的脚。

    “妹妹,你怎么了?你怎么了,你头流血了,你是从楼上摔下来了吗?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

    许诺加重了语气,脚下狠狠踩着江兮的手指,几乎听见断裂的声音。

    “许诺!”

    站在扶梯中间的许承劼忽然喊了一声,许诺吓了一跳,她能挡住外面许太等人的视线,可许承劼这边,确能看得清楚。

    许诺这才站起身,松开脚,无所谓的站在一旁。

    “她摔下楼了,自己不小心。”许诺语气淡淡的说。

    许承劼欲言又止,只是站在那看着,眼神变得奇怪。

    许承劼也没有立马下楼,脸色很凝重,也不知道他此时此刻在想什么。

    许诺上楼,推着许承劼回房间。

    “想要什么东西,姐姐给你,但是,刚才的事,你不能说出去,你就说,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没看到。不管谁问你,你都不准说出来。”

    许承劼埋下头:“许诺,你这样很不对,如果爸妈知道了,你会被赶出去的。”

    “所以你想看到因为许江兮,姐姐被赶出去吗?”许诺问。

    许承劼埋着头,他跟许诺感情不深,但是跟许江兮相比,当然他会偏向许诺。毕竟他从认识人开始,这个姐姐就在身边。

    而许江兮,什么血缘不血缘的,他不在意,他只是知道,许诺和许江兮放在一起,许江兮才是外人,许诺才是他的姐姐。

    思考好一会了,许承劼摇头。

    “那就对了,这样的时候,你肯定得帮自己的姐姐,是不是?”许诺笑起来。

    “但是,如果我说谎,爸爸妈妈会很失望,他们那样培养我,是不希望说谎……”

    “你不用说谎,你只是不说而已。既然什么都没说,那怎么能是说谎呢,是不是?”许诺洗脑道。

    许承劼想了想,最后点头:“嗯。”

    “只要你这次什么都不说,以后你想要什么,爸妈不给你,我给你,怎么样?”许诺引诱道。

    许承劼眼里放光:“真的?”

    “当然是真的,我就你这么一个弟弟,难道我还会骗你吗?上次你拿了我的钱,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可我还是没有说你,你就应该知道,在许江兮跟我们姐弟三人中,她才是外人,我们姐弟二人要联合起来,一致对外,是不是?”许诺认真看着许承劼,眼神带着希望问。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