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头条婚约 > 第228章:没有公开的关系
    那护士不敢白眼儿,但还是忍不住说:“先生,病人身上超三处骨折,小腿骨断裂,胳膊腿儿都撞得不轻,甚至连盆骨都撞裂,其他都能养回去,盆骨……如果没有好好修养,以后可是会影响孕育孩子的。女人怀孕,盆骨是最大的受力区……总之,得很小心的调养调理。看病人的骨骼,显然还没有生过孩子……”

    盛嘉年脸色一沉再沉,这事儿让他老婆受到这么沉重的伤害,他一定会追究到底。

    李扶洲下意识看了眼盛嘉年,随后道:“肯定得好好照顾,但是,我就问问,为什么她一直昏迷不醒?”

    “听医生说,应该快醒来了吧,头部受到撞击,在没有外力的干扰下大脑也需要自我修复。报告中现实,颅内没有血块趁沉积,应该是问题不大的。”

    “什么时候醒?”盛嘉年再问。

    “耐心等等,什么时候醒,我也不知道,我不是主治医生,就算主治医生现在站在这里,他也给不了你们明确的回答。” 护士话落赶紧溜。

    里面个个非富即贵,不敢多说话,又不能不回答。怕得罪人,只能先撤。

    白玄弋和主治医生来了,跟盛嘉年详细说了江兮的情况,这还没结束,江母哭着跑来。

    盛嘉年眸色当即暗沉下去,直接出去将江母挡在门外。

    “伯母,伯母您冷静一点,不要担心。兮兮会没事的,您放心,医院最好的医生、最有权威的医生在这里,会好起来的。”

    江母老泪纵横,抹了一把泪,痛心质问。

    “她是在许家受的伤?从许家的楼梯上摔落?”

    盛嘉年缓缓点头:“我听说是这样,但是,伯母您放心,事实具体是不是这样,我一定会追查到底。现在我们就耐心等兮兮醒过来,等她醒过来,我第一时间处理这件事。”

    “她一直在昏迷中吗?我可怜的女儿……”

    江母哭得压抑,“我不能进去看看她吗?”

    “可以,只是我担心伯母您这样进去,会让兮兮难过,她一定不希望让你知道她受了伤。”盛嘉年低声道。

    江母压抑着哭泣:“我就想看看我的女儿,你不能不让我看啊。”

    医生从里面陆续退出来,劝说道:“太太,您情绪平复一点后,再进去探望病人,这样对病人苏醒才有帮助。”

    江母忙点头,“我明白,我明白,不哭了,人年纪大了就忍不住流眼泪……”

    江母一边擦着脸上的泪,一边平复着情绪。

    “好了好了,我能进去看看我的女儿了吗?”江母红着眼眶问。

    盛嘉年无法再阻止,只能让行。

    江母进了病房,看着病床上一动不动的女儿,热泪横流,抽泣声越来越控制不住。

    陈菲妍站在她身边,忍不住道:“阿姨,您不要这样,兮兮虽然没有醒来,但是她能听得到的,您别太伤心,您这么伤心,她一定不希望看到您这么伤心的。”

    江母控制不住自己,心像被人砍了一刀似地。

    陈菲妍扶着江母离开病房,江母无法控制横流的眼泪,无法控制悲伤的情绪。

    送江母离开后,盛嘉年看向陈菲妍:“你通知伯母过来的?”

    陈菲妍心下一抖,慌忙解释:“我在楼下刚好碰到阿姨,我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所以就说了。”

    盛嘉年提了口气,李扶洲忙缓和现场,“先生,陈小姐也没有别的意思,也不是故意通知江兮母亲。”

    盛嘉年睨了眼李扶洲,随后进了病房。

    李扶洲看向陈菲妍:“我们先生虽然看起来脾气不好,但没有恶意,陈小姐不用放在心上。”

    “我知道。”陈菲妍笑了下:“我能进朝华社,多亏了盛先生帮忙,所以我知道盛先生是很有爱心的人。他只是很担心江兮,我不会曲解他的善意。”

    李扶洲忽然不知道怎么接话,认真打量起面前这小姑娘。

    “现在的女学生双商都这么高吗?真令我很吃惊啊。”李扶洲忍不住感叹。

    陈菲妍不解,但很快意会过来,笑说:“李总抬举了,论双商,哪里比得过江兮?她做人处事才是我应该学习的。”

    李扶洲撑眉:“嗯,倒也是。”

    但江兮说不上多会做人,她只是与人的相处方式让人很舒服,倒不是多会做人。

    不知道审时度势、不会看人脸色,那才不叫会做人。

    “江兮是个,让人很舒服的女生,你们同学当中有这么一个相处起来令人轻松舒服的,是你们的幸运。”李扶洲道。

    “嗯。”陈菲妍点头。

    现在还在学生时代的陈菲妍,当然无法更深刻的理解这句话。

    但出身社会之后,见过的人越多,相处过的人越多,就越能明白,遇到一个一见如故、相处轻松的人是多难得。

    “我一直有件事不太明白,也不好问江兮。李总可以……帮我回答吗?”陈菲妍忽然问。

    李扶洲意外,“是有关江兮的事?江兮都不能回答你的问题,我似乎就很不合适回答了。”

    “呃……”

    “没关系,你先说说看。”

    李扶洲让步,拒绝美女,向来不是他的作风,虽然面前这女孩子还没发育好的样子,但不可否认,陈菲妍是颇为耐看的清秀小佳人。

    陈菲妍顿了顿,问道:“盛先生真是江兮的远方叔叔吗?我看盛先生好像特别关系江兮,这种关心和紧张,已经超过了长辈对晚辈的关心程度了吧?”

    李扶洲微愣,“果然哪个年龄段的女人都喜欢八卦啊,如你所见,盛先生对江兮的紧张和关心,是超过一个长辈对晚辈正常关心的程度的,他们在这方面也并没有可以回避。也就是说,他们其实并没有可以隐瞒关系,但也没有声张。盛先生是有身份地位的人,我相信受过他恩惠的人,真心感恩、祝福他的人,都希望他能够有一段安静、稳定的感情。所以,陈菲妍小姐,既然江兮没有主动对你提起,你发现了也就当没发现,毕竟先生和江兮虽没有可以隐藏,但也没有公开,希望你能理解。”

    陈菲妍早就猜到了,但听到李扶洲的话,证实她心底的猜想,这事还是令她很震惊。

    陈菲妍沉默数秒后,她轻声说:“我其实早就猜想到了,但因为兮兮说过,她励志先脱贫再脱单,也从来没有回应过吴杰,我以为……”

    李扶洲笑笑:“那还是坚持你以为的吧,这样对大家都好。江兮小姐没有说出来,必然有她的顾忌。”

    陈菲妍点点头:“我明白。”

    “江兮小姐为了你,在盛先生面前多次求情,我相信你对江兮来说,也是不一般的友情,希望她没有看错人。”李扶洲刻意提起。

    陈菲妍意外,原来江兮为了她的事,这么上心。

    “我知道,谢谢李总提醒。”陈菲妍语气坚定道。

    李扶洲摆手:“客气。”

    …

    兰嫂打车回了许家,但许太卧病在床,兰嫂着心里急得不行,却又不敢说话,只能跟桂姨说。

    “江兮小姐被人带走了,我也不知道是谁,只知道她有个同事,后来又来了几个男人,和另一家医院的医生。现在人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你说我好好的把个人看丢了,老爷和太太追究起来,我可怎么办啊?”

    “你为什么要让他们把人带走啊?带走你也应该知道把人带去哪里了啊?云都这么多家医院,我们可怎么找得到?”桂姨也急了,“唉,这事儿办得……”

    “我一个人,人家一来,前前后后得有十几个,还有几个人高马大的大男人,我怎么阻挡得了?我也说了,我是许家的阿姨,许家人都有事要处理,只能我去守着……”

    “怎么也不应该让人把人带走的,许家我们无法交代,主要是江兮小姐被人带走了,我们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太太要知道是这样的情况,你说不会着急死?”

    兰嫂心里发苦,“那我能做什么?我也没办法阻止啊,不过,我看她的同事和后来来的那些人,对江兮小姐都很在意,也很关心,应该、应该不会有事吧?”

    桂姨摇头:“这谁说得清,主要是,老爷问起来了,该怎么说?”

    “人家接走了,对江兮小姐来说也是好事,不然在三医院,那得等老爷回来向医院缴清费用,才能得到医治。江兮小姐摔得那么严重,万一这一天没过得去……”

    桂姨听了,轻轻叹气:“你这样说,倒也是了。”

    许家这晚上,许授成没回来,许诺也没回来,就老爷子回来了,一回家就准备休息,下人不敢打扰。

    桂姨和兰嫂站在大厅里叹气,兰嫂小声说:“老太爷都回来了,老爷还没回来,看样子今晚老爷不会回来了。你说江兮小姐被人接走了,是不是好事?”

    “明天再说吧。”桂姨叹气。

    次日,许太能坐起来了,也能轻轻下地。

    “这次的中医手法我能接受,经过他一推,腰也舒服多了。就是啊,不敢使劲儿,得小心一点。”许太说话都轻轻的,怕加重伤势。

    桂姨讨笑道:“是得很小心,太太,那以后就用这位医生了,看他简历,是很有名的中医师呢,值得信赖。”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