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一间阴暗无比的暗室里,沈澜芸被四条锁链锁住了手脚,禁锢在了暗室的中间。

    在她身下,是一片柔软却又满是血迹的软垫,沈澜芸双目无神,盯着暗室的房顶,一动不动。

    暗室的门开了,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抬脚走了进来,在他身后,跟着两个浑身脏兮兮的乞丐,三人一进门,两个乞丐的目光就不曾从中间女人的身上移开过,眼中满是婬邪。

    “芸娘,为夫来看你了。”中年男人抬脚走到了沈澜芸身边,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沈澜芸双目无神,满是麻木,如往常一般对于男人的出现也不为所动。

    男人似乎也对此习以为常,伸出手轻抚沈澜芸脸颊,眼中满是怜爱,“你还是不打算告诉为夫袭香录在哪里吗?”

    袭香录三个字入耳,沈澜芸总算有了反应,她睫毛轻颤,缓缓地扭头看向男人,冷冷开口:“史安民,我说过袭香录不见了,而且,这些年我早已经袭香录上的东西交给了史家,你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我。”

    “呵,我的好妻子,你不把袭香录交给为夫,你让为夫如何放了你呢?”

    史安民微微抬手,在他手中赫然出现一只浑身透亮的小虫,正顺着他的骨节慢慢蠕动。

    沈澜芸的目光有了动容,露出惊恐的神色,身子止不住的颤栗,那是一种有心到身的恐惧。

    十年了,史安民在她身上种下蛊毒,用这只恶心的虫子让她生不如死十年,只为了那本突然出现又突然消失的书。

    史安民啧啧了两身,伸出手轻抚沈澜芸颤动的身体,淡笑道:“怕了?”他的笑容诡异而扭曲。

    “你这个疯子。”沈澜芸近乎咆哮。“啊……”

    史安民双手轻轻捏住了虫子,用力一挤,沈澜芸随后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声,满是痛苦。

    “不要,好痛,好痛,我求你杀了我吧,杀了我吧。”沈澜芸苦苦哀求,束缚的四肢让她连蜷缩身体都做不到。

    冷汗瞬间浸透她身上的薄衫,让底下那曼妙诱人的身姿若影若现。

    史安民听着门口两个乞丐兴奋的叫声,嘴角浮起一丝变态的笑容。

    “来人,给沈姨娘解开手镣。”史安民一声令下,就有人上前将沈澜芸手上的镣铐解开。

    疼痛早已让她麻木,即使解了手镣也没力气挪动半分了。

    “芸娘,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你弟弟澜生的下落吗?”史安民在沈澜芸任便轻喃。

    沈澜芸那涣散的目光渐渐汇集,口中喃喃着一个名字:“澜生……”

    史安民蹲下身子,伸手将沈澜芸的下巴轻轻抬起,姣好的容颜此时写满了憔悴和苍白。

    “只要你把袭香录交给我,我立刻就放了你们姐弟。”史安民轻声道。

    沈澜芸勉强扯了扯嘴角,虚弱开口,“我说了没有。”

    这句话成功激怒了史安民,只见他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看着沈澜芸露出阴狠。

    “既然你敬酒不吃要吃罚酒,那我就成全你。”史安民冷笑一声,指了指门边的两个乞丐,阴森森的说道:“今天,为夫就让这两个肮脏的乞丐来好好伺候伺候你。”

    史安民口中的伺候是什么意思,沈澜芸很清楚,动了动脖子,沈澜芸那满是浓烈恨意的眼睛死死的瞪着史安民。

    “你就是个疯子,不折不扣的疯子。”

    无视沈澜芸的恨意,史安民继续道:“对了,为夫今天还给你带了另外一份礼物。”说着,将怀中一本画册取出,放到了沈澜芸的跟前,一页一页的翻开。

    沈澜芸原本散漫无神的目光渐渐汇集,死死的盯着画册上的东西,发出了一声绝望的咆哮。

    “史安民,你这个畜生!”沈澜芸向前一扑,试图抢下史安民手中的画册。

    画册上的小小少年,眉眼那么熟悉,小小的身体被人禁锢,贯穿,却无法反抗,这一刻,沈澜芸心中的那条线,彻底崩了。

    沈澜芸的反应让史安民很满意,收起画册,史安民退后一步,对门口的两个乞丐招了招手,冷漠道:“今天就便宜你们了。”

    门口两人早已迫不及待,见到这个手势立即就冲了过来,扑向沈澜芸。

    “滚开,别碰我。”沈澜芸一声怒吼,用尽力气躲开两个扑过来的乞丐,转身朝着不远处的史安民冲了过去。

    “史安民,我要跟你同归于尽。”沈澜芸咆哮一声,就到了史安民的面前。

    史安民皱了皱眉,在沈澜芸扑向他的一瞬间,本能的做出防卫,狠狠地一脚直接踹向了沈澜芸,将她踢到了墙上。

    咚的一声,是重物撞墙的声音。

    紧跟着,沈澜芸的身体顺着墙面滑落,在她身后,一朵鲜红色的血花绽放。

    史安民眉头一皱,“来人,去请大夫来,不能让她死了。”

    后面的话,沈澜芸不再听见,她的目光渐渐涣散,取而代之的是永无止境的腥红,沈澜芸笑了,那是一种解脱的笑。

    澜生,姐姐对不起你,先走一步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