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三章 狗血的一间房
    北冥倾绝眼中的杀气更为森寒,握着剑的手指紧收,内力灌入,明显打算要将她碎尸万段。

    萧南屏见北冥倾绝真这么冷血无情的要杀她灭口,她立马严肃起来,举手竖起三根手指起誓道:“我萧南屏对天发誓,如泄露威王殿下你来南国之事,我此生天定的有缘之人,必然是个杀人狂魔。”

    所以,看在她发毒誓的份上,就绕她一命吧?

    北冥倾绝冷冷的盯着可怜兮兮的她看了一会儿,便真的莫名其妙的手腕一转收剑回鞘,转身离去了。

    萧南屏长舒了一口气,之后,便骑马在后跟在北冥倾绝,心想这人也没有太冷酷凶残嘛。

    北冥倾绝走出大概一丈距离远,便脚尖一点,犹如暗夜黑鹰般飞走了。

    萧南屏一见北冥倾绝居然想要甩了她,她一巴掌拍在马屁股上,驾一声,便策马追了上去。

    北冥倾绝回到他留在原地的黑色骏马背上后,抬眸便看到前方奔驰来一匹枣红宝马。他的拇指又按在了剑柄上,明显是又要拔剑出鞘杀人。

    萧南屏不等北冥倾绝又拔剑,她便骑马过去,一只手举起忙解释道:“威王殿下你别激动,我只想着你我同路,不如结个伴一起……”

    北冥倾绝不等她话说完,便已冷漠的策马离去了。他没兴趣和她结伴同行,他只喜欢独来独往。

    “威王殿下,你等等我……大不了我一路上给你当厨子,你就带上我吧!”萧南屏在后紧追上去,呼!想得到北国布防图,北冥倾绝这里也是一个好渠道。

    可这人也太难接近了,还特别的凶,她一路跟着他,还要时时刻刻担心自己的脑袋会不会随时被斩掉……

    只要这样想想,她就觉得后脖颈有点冷嗖嗖的。

    北冥倾绝本想让马加快速度,把身后这个女人给甩掉的。可一转头,她居然和他并驾齐驱了。

    萧南屏对着身边的冰山王爷一笑,发丝贴在了她的唇上,她抬手拂掉了那缕发丝,笑说道:“威王殿下,我这匹也是难得的汗血宝马,不过……你这匹似乎有点老了。”

    北冥倾绝又想拔剑杀人了,可是……她给他鸡腿做什么?

    萧南屏把一个她自己做的花梨木便当盒递给了他。这里面的鸡腿和牛肉,还是朱雀准备了让她在路上充饥吃的,可她没来得及吃,就被杀手围攻了。

    如今拿来讨好这位冰山王爷,也不知道他会不会买账?

    北冥倾绝本来是准备拔剑非劈了她不可的,可看着她可怜巴巴讨好的模样,他就中邪似的拔不出剑了。

    最终,萧南屏的鸡腿还是没送出去。

    因为,人家威王殿下太高冷了。

    她无奈的啃着鸡腿,眼睁睁的看着北冥倾绝策马扬鞭而去,只留下夜月一缕草木清香……醉人心。

    北冥倾绝前头策马奔驰,身后跟着一条甩不掉的小尾巴。

    萧南屏一路上已啃掉了两只鸡腿,转头看向东方时,天色已是灰蓝,一抹鱼肚白在其间,昭示着黑夜已过去,光明即将要洒落人间……

    一夜的混乱,一路的追逐,他们在旭日东升洒下第一缕阳光时,抵达了一座水乡城镇。

    二人骑马向着已大开的城门走去,在城防兵怪异的目光注视下,他们淡然从容的骑马进了镇子。

    之后,便寻到了镇上最大的一家客栈。

    客栈老板很懒,直接用“固镇”二字做了客栈名字。

    客栈里的小二,见有两名戴轻纱幂篱的男女走进来,他便先是谨慎的打量了两眼,男子提着剑,女子怀抱两个素色包袱,瞧着像是江湖人。

    萧南屏缠了北冥倾绝一路,她总算发现了一些事儿。

    比如,北冥倾绝似乎是不善人际交流,他的沉默寡言,冷漠孤僻,根本就是在掩饰他冷酷外表下那颗纯然的心。

    这样一个人,如果不是武力值高的没人敢接近,恐怕早就被人算计死了吧?

    嗯!他的简单粗暴,也是最好的自我保护方式。

    “客官里边儿请!”小二哥热情的上前,一甩抹布侧身做出请的姿势,笑容满面道:“客官您二位是打尖呢?还是住店?”

    “住店。”萧南屏回了小二,便忍不住又看向北冥倾绝,这人果然极其不喜欢麻烦。

    一路上,只要是白天,他就一定会戴三层黑罗纱的幂篱,以遮蔽他脸上戴着的古怪藤蔓雕刻银面具。

    这种藤蔓花纹她从不曾见到过,像是古老的图腾花纹。

    小二露出为难表情道:“二位客官,你们……要一间房吧?”

    他瞧着二人一起来的,像是情侣。

    可是,这姑娘抱着两个包袱跟在后头,瞧着他们又有点像是主仆。

    所以,在不敢确定他们关系之前,他只能多嘴问一句……呃?可能是废话的废话了。

    萧南屏倒是没说要几间房,而是隔着幂篱上垂下的一层白纱,看向小二笑道:“你们这个客栈里,该不会是……恰巧只剩一间房了吧?”

    所有古装剧里,都有这么狗血的一笔,已成不可或缺的套路。

    小二脸红的点了下头,嘿嘿笑道:“的确如姑娘所想,本店还真的就只剩一间……房了。”

    萧南屏见北冥倾绝一听客栈就剩一间房了,转身就要走的架势,她及时出手抓住了他的一只手臂,温声柔语哄道:“我睡地上,你睡床上,咱今儿就住这儿了,行吗?”

    她还要在这里等朱雀他们呢!今儿说什么都不能走了。

    北冥倾绝低头看着她抓着他手臂的手,他握剑的手,拇指又按在了剑柄上。

    萧南屏抓住他手臂的手,骤然又转去按住他握剑的手,抬头看着他苦笑道:“已经赶了一夜的路了,就算你我不吃不喝不知累,那马也会累了饿了吧?”

    这人真是太难相处了,跟个孩子似的,一句话听不顺耳,一件事瞧不顺眼,立马就能拔剑和人干架。

    而她呢?只能顺毛捋,捋舒坦了,他也就不闹脾气了。

    小二在一旁冷的搓着手臂,目送那位一看就戾气很重的爷上了二楼。

    ------题外话------

    以前真是犯了方向性的错误!妹纸们,以后元宵节去耍的时候,记住不止要准备一盏灯笼,更要拿一串糖葫芦,或许会见鬼的碰上一个喜欢糖葫芦的小哥哥,羞羞哒~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