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四章 为君洗手做羹汤
    萧南屏心累的舒口气,看向小二哥说道:“先带我们看看房间,之后,你去把外头的两匹马喂了。记住,别靠它太近,草料用小木槽送过就行,它们脾气可都不太好。”

    “是是是,小的晓得了,晓得了。”小二笑呵呵的点着头,因为,他今儿白得了一只大银锭,这可顶他一年的工钱呢!

    萧南屏提着包袱,随小二一起上了二楼。还好朱雀细心,提前在太子哥哥送的汗血宝马马鞍里,藏了一个小包袱,给她准备了两套换洗衣物。

    至于她那件御赐嫁衣?早被她丢了。

    小二送他们二位上了二楼,稍后又送了茶水和洗澡的热水,之后领了赏钱,便退下去了。

    而此时此刻的房间里,只剩下了孤男寡女二人。

    萧南屏略有尴尬轻咳一声道:“王爷你先沐浴更衣,我去厨房安排下午膳。”

    北冥倾绝转头看着萧南屏离去的背影片刻,这才放下剑和包袱,去里间屏风后宽衣解带,准备舒舒服服泡个热水澡。

    而萧南屏离开房间后,并没去厨房,而是戴着白纱幂篱出了客栈,向着人来人往的大街上走去。

    雅香轩

    萧南屏来到这间极为冷清的茶楼,由着这里的茶倌儿,领着她进了一件幽静雅致的茶室。

    茶室里等待已久的四人,在萧南屏进来后,便一个个的全都有了精神,排排站好,像四个乖乖学生。

    萧南屏随手关了房门,这才抬手摘了幂篱,嘴角含笑看向他们道:“你们的速度倒是快,事情都处理好了?”

    青龙抱剑出列回禀道:“所有后随主子而来的杀手,全部已死,无一逃脱。”

    “嗯!”萧南屏对此很满意,她手拿着幂篱走过去,拂袖落座后,又看向朱雀问道:“鬼王殿的杀手,来的都是什么级别的?”

    朱雀出列低头回道:“从最低的丁字号杀手,到我们最后杀的一波乙字号杀手。至于甲字号杀手,我们尚未见到。”

    “甲字号杀手,我已经领教过了。”萧南屏勾唇一笑,端杯呷了口茶,这才又抬眸笑说:“麒麟,你有话要说?”

    那名身着黄衫的少女,手里握着一把精美的宝石匕首,抬头露出她那双乌黑晶亮的眸子,嫣红的唇含笑轻启道:“鬼王殿的杀手虽凶残,可比起北国威王……可是不值一提的。”

    “对啊对啊,我也想说这个,那个威王真的很危险的……主子。”一个抱着一块半成品木雕的可爱少年,满脸担忧的看着他家弱质纤纤的主子。

    萧南屏看向那个十四五岁的小小少年,无奈笑道:“玄武,你是不是把太子哥哥送给我解闷的话本又给看光了?”

    “呃?”小玄武脸红的羞涩低下了脑袋,他也知道一个大男人喜欢看话本,是很容易被人笑话的。

    可是萧太子送来的江湖险恶的话本,真的很好看啊!他就是忍不住想偷看看嘛!

    麒麟斜眼勾唇看了红脸的小少年一眼,便收回了目光,稚嫩的小脸上一片严肃道:“主子,北冥倾绝此人一向无欲无求,且性情极为喜怒无常。而您留在他身边,无论所谋为何,都无异于是与虎谋皮,结局悲惨可见。”

    玄武在一旁又是很赞同的连连点头道:“嗯嗯嗯,主子,麒麟说得对,北冥倾绝这个人的剑……可真不是吃素的。”

    青龙和朱雀虽然没有出言相劝,可担忧的神色却摆在了脸上,显然也是很不赞同萧南屏这等与虎谋皮的冒险行为。

    萧南屏笑得更为无奈了,只得叹了口气道:“传言果真是害人不浅呐!”

    麒麟秀气的眉皱在了一起,其他三人也显然是一脸懵然,不知道他们怎么就变得无知了呢?

    萧南屏也懒得和他们解释,她起身戴上了幂篱,交代了一下道:“你们一路上远远跟着便可,不要太靠近,小心被他发现了,那样可就不好玩了。”

    “是!”四人齐齐拱手低头,恭送走了他们勇敢无畏不怕死的主子。

    麒麟最先垂下手直起腰,眉间满是忧愁的叹道:“唉!威王的剑不是吃素的,咱们主子……美色害人,主子注定要深受其害了。”

    玄武在一旁皱着小眉头,好奇问:“威王真的很美吗?”

    麒麟转过头去,勾唇邪气一笑道:“玄武弟弟,你这话问的……可有点色哦。”

    玄武伸手按在麒麟的额头上,没好气瞪着她,手臂一个用力,把这个讨厌的魔女推了开。

    朱雀看了和玄武嬉闹的麒麟一眼,无奈的摇摇头,转头看着沉默是金的青龙,她忽然也想仰天一叹,叹她是何其悲哀的遇上这么一群性情怪异的伙伴,还有那样一位唯恐天下不乱的主子。

    萧南屏离开了雅香轩后,便再次融入进了大街上的人群中,向着来时方向缓步行去。

    而在人群之中,有一个黑衣劲装的青年男子,提剑站在人来人往的街道中央,目光冰冷的看着萧南屏离去的背影。

    片刻后,他才转身离开,与萧南屏离去的方向恰是相反的。

    而萧南屏并不知道她的行踪已经暴露,鬼王殿的人,即将要再次找上她……

    ……

    固镇客栈

    房间里,北冥倾绝刚穿好衣服,便听到了敲门声,他淡冷的应了声,自里间的屏风后走出来,便看到萧南屏正在摆饭。

    萧南屏便长方形大托盘上的饭菜摆饭好后,又把小食盒里的汤盆端出摆上桌,这才转头对他一笑道:“先来吃饭吧!希望我这手艺……能得威王殿下你的喜欢。”

    北冥倾绝面具后的眸子里浮现防备之色,对于这个狐狸一般狡猾的女子,他需得时时刻刻提防着,谨防被她推进坑里去。

    萧南屏在北冥倾绝提剑坐下来后,她为他盛了一碗汤,放置在他面前桌上,笑容温柔含羞道:“威王殿下请尝尝……合不合你的胃口。”

    北冥倾绝拈勺舀汤的动作一顿,偏头看向她的眼神里满是防备的杀气。

    ------题外话------

    饿了,吃饭吧~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