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六章 暴力的男人
    北冥倾绝听了她的要求,还没来得及点头,便被四周忽然涌来的杀气惊起,他握剑起身看向窗外如群魔乱舞的树影,周身瞬间散发出比春寒之夜更冷的森寒杀气。

    萧南屏也已起身拿起了他们彼此的行礼,对于越来越靠近客栈的森寒杀气,她微偏头挥袖射出一枚金叶子,金叶子轻薄而坚硬的嵌入床沿上。

    北冥倾绝已破窗而没入夜色中,银光一闪,重溟剑出鞘,惨叫声响起的瞬间,血腥气也溢满了整座客栈。

    萧南屏在后紧跟着北冥倾绝,怀里还抱着他们彼此的两个包袱,怎么都觉得自己越来越像北冥倾绝的小丫环了。

    客栈的客人被这此起彼伏的惨叫声惊醒了,一个个的是想开门看看,又怕受牵连,只能按耐住好奇心,躲在房间里抓心挠肝,胡思乱想。

    客栈的老板也起来了,正推搡着小二提灯上楼瞧瞧呢!

    小二哭丧着脸,双手提着灯笼柄,哆哆嗦嗦的去了出事的那间客房,敲了敲门,颤声问:“客官?客官……客官,你们睡了吗?”

    他们在外敲了许久的门,也没有人知个声。

    客栈老板有点担心他的客房会被损坏,故所以他就壮着胆子伸手推开了房门,然后,就看到房间里是空空荡荡已无一人。

    灯光一照,小二看到床边的金光。

    老板也看见了,那是金叶子。

    小二鄙夷的看了他们这位贪财鬼的老板一眼,之后,心里有点为那两位客官担心,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而他为其担心的二人,此时正策马打寂静无人的深夜大街上奔驰而过,像一阵春寒夜色下的龙卷风,激荡起街边店面上的布旗,在风中飘动卷动。

    萧南屏此时此刻的心情很复杂,她在想,他们为什么还要骑马?这时候城门早已关闭,他们骑马要如何出城?跳飞出城去吗?

    北冥倾绝策马奔驰在前,身后乌压压跟随一大群蝙蝠人。

    萧南屏回头看了一眼,这回出现的鬼王殿杀手,至少有五十多人。

    而且,这些人里还有十名以上是甲字号杀手。

    呵!这个老鬼可够下血本的,为了胡太后这桩生意,居然派了这么多小鬼来送死。

    城门已是近在眼前,北冥倾绝在马上拔出重溟剑,只挽了一朵银色剑花,便把城门给轰开了。

    萧南屏转回头时,他们已经在城防兵追赶中,一路策马飞奔出了固镇……

    人家小镇是做了什么孽啊?居然就这样毁了人家一面城门。

    他们二人一路冲出了固镇,依然向着洛阳的方向奔驰而去。

    朱雀四人远远的追在鬼王殿那群人身后,没有动手。

    因为他们知道,这些鬼王殿的杀手,是必须要死在北冥倾绝的手里的,这是主子的意思。

    萧南屏的身下的马儿,真比北冥倾绝的马速快多了。这也就很好的证明,北冥倾绝的宝马真的老了。

    二人到了城外两旁荒草半人高的官道上,北冥倾绝弃马飞身而起,重溟剑寒光一闪已出鞘。

    “啊!”

    一声惨叫惊起旁边树林里休憩的野鸟,萧南屏骑马回头看去,只见飞溅的鲜血,好似在清冷的明月上留下了一抹凄艳之色,透着无尽的绝望,弥漫在月夜之中。

    鬼王殿杀手中有三人的目标很明确,他们趁着所有人缠住北冥倾绝之际,挥鞭联手攻击向那名月下骑马的柔弱女子。

    风起轻纱动,萧南屏抬眸看向三人之时,轻软罗袖下的纤纤玉手,已拈着三枚毒针射出。

    三人挥鞭打落飞向他们的毒针,冰冷的目光,齐齐看向那名飞身而起的美艳女子。

    萧南屏脸上的面纱已飘然飞落在路旁枯草上,她飞身离开马背的刹那间,手上的银色护腕已变作了一只护手鹰爪,快如闪电般抓住飞来的三条毒刺长鞭,勾唇讥笑道:“就这样的小玩意儿,你们也好意思拿来当武器?鬼王殿也真是穷得够可以了。”

    她玩鞭子的时候,他们这几个还不知道被那死老鬼怎么抽打虐待呢!就这样也该在她面前耍威风?

    那三名甲字号杀手眼底皆闪过惊诧异色,他们与人交手多年,却还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铁爪利器。

    萧南屏勾唇笑得极为美艳动人,好似那月下妖姬,红唇间都带着嗜血的残酷味道。

    北冥倾绝在挥剑连连斩杀五名黑衣杀手后,他倒是抽时间分神看了萧南屏那边一眼,只见那三名使鞭子的甲字号杀手,已被那看似弱质纤纤的女子给放了风筝。

    萧南屏一把把人甩飞后,便收了一条鞭子,单足立在一棵大树的枝干上,把玩着那条毒刺长鞭,眼底闪动着恶魔般兴奋的光芒。

    躲在远处暗中的四人,脸上神情都在逐渐变得有点扭曲……

    麒麟双手握着匕首在胸前,对蹲在一旁的玄武说:“看到了吧?主子比威王恐怖多了。这一鞭子一鞭子要抽在你这细皮嫩肉的小身板上,能让你疼的嗷嗷大跳。”

    玄武斜眼看向麒麟,忽然亮出了一把银光森寒的刻刀,咬牙瞪眼道:“我这刀要是在你脸上刻朵花儿,也能让你叫的惨无人声,你信不信?”

    “我当然信。”麒麟收回要摸玄武脑袋的爪子,继续抱着她的匕首,蹲在草丛里观赏着他们家凶残的主子,鞭笞鬼王殿的甲字号杀手。

    玄武在朱雀瞪他一眼后,也乖乖的收起了他那把锋利的刻刀,心里可委屈得不得了了。

    朱雀可没空管他们谁对谁错,她只要求此时此刻这边绝对的安静。

    青龙一直目不转睛的盯着北冥倾绝的身影看,在曾经,他以为主子的剑就够快的了。

    可此时见识到了北冥倾绝的剑,他才明白何为雷霆之势,何为江海怒涛,何为劲风之极速。

    萧南屏正在以一对三陪这三位玩,不料半路骤然杀出一人,且武功还很是不弱。

    前面三个甲字号杀手对她挥鞭,后面一人运起强横内力一掌即将要拍向她后背,这样进或退都不得的局面,她要解决,必然会有所失。

    可失也就失吧!总比丢了性命好。

    ------题外话------

    这绝对是部谈情说爱文,我对灯发誓!从文开始,我现实中一定要谈场恋爱,把自己推销出去,哼哼哼~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