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九章 驿馆遇刺
    朱雀去威王府送完礼,便回了鸿胪寺。

    萧南屏见朱雀回来了,便随口笑问了句:“有几波人跟踪你?”

    朱雀拱手低头禀道:“回主子,是四波人。”

    “四波?”萧南屏挑眉勾唇一笑道:“这些人可都够清闲的,我刚来到北国,他们便如此的关心我这个和亲公主,还真是让我受宠若惊了。”

    朱雀垂手立在一旁,待等吩咐。

    萧南屏纤指拈着一根毛笔,笔尖在纸张上写下一个“杀”字,笔锋利如刀,透着一股凌厉的杀气。

    朱雀抬眸看了那个撇捺皆凌厉如刀“杀”字一眼,她便了然的拱手行礼退下去了。

    萧南屏搁笔在青玉山形笔搁上,伸手指尖抚摸过墨迹未干的那个黝黑“杀”字,极为温柔一笑:“威王殿下,你这闲事一管,可就再难下我这条贼船了。”

    莫怪她太过分,实在是皇命在身,她不得不这般处处算计人。

    从一开始,她在北冥倾绝面前,便是一直在装痴扮傻,这般才让北冥倾绝对她放下了戒备心,这才有了今日之事。

    如今,胡太后和其余三波人,也已该把威王府一并给监视了吧?

    笑了一会儿,她再次提笔,写下了几个府——常山王府、秀荣郡公府,肃王府。

    除胡太后以外,如今对她有兴趣的,也只有这几家了。

    果不其然,当天晚上,鸿胪寺便迎来一波又一波的不速之客。

    朱雀四人守在萧南屏住的小院四周,当那些黑衣蒙面探子刚露出一丝踪迹,便被他们分散开……给带人擒拿住了。

    对于这些夜里不睡觉的人,萧南屏是这样处置的,让朱雀他们把人打晕后,一波一波的从鸿胪寺大门,把他们一个个的安好无损的送回了家。

    接到这些被五花大绑送回来的人后,除了胡太后被气的不轻以外……

    其余三府见到被送回来的人,可都乐了。

    因为他们觉得,这位南屏公主很有意思,就没见过这么一点面子不给人留的人。

    有趣,当真有趣!

    而在当夜,鬼王殿的人,又锲而不舍的来了。

    萧南屏让人去喊了鸿胪寺卿,鸿胪寺卿让人去兵部借了兵,三队弓箭手轮番上,差点没把鬼王殿的杀手射成筛子。

    外头乱的敌我不分,萧南屏却还在房间里执笔画丹青。

    羽箭破窗射进来,打破了瓷器花瓶,射在柱子或地板上,箭尾羽在晃动的烛火下颤抖了两下,便消停了下来。

    萧南屏对此恍若未闻,依然淡定从容的勾勒完最后一笔,而后,才握笔好心情的欣赏着跃然纸上的男子画像。

    威王殿下啊威王殿下,你怎么就这么悦人心呢?

    叩叩!

    门外朱雀敲门两声后,开口恭敬道:“主子,鸿胪寺卿大人求见。”

    “嗯?”萧南屏闻声一皱眉,将置笔在笔搁上,抬头望向紧闭的房门,淡声道:“本宫今夜乏了,有事可明日再说。”

    “是是,公主一路舟车劳顿,下官便不多打扰了。”鸿胪寺卿在门外作揖一礼,便带人离开了。

    当然,这位和亲公主的住处,他更是让人加强了防备,绝对不能再让这些宵小之辈惊扰到这位公主殿下了。

    不过,凭这位公主殿下的淡定劲儿,就算再来几波杀手,她也还是房门紧闭淡然饮茶吧?

    算了算了,他还是祈求佛祖保佑,可千万别再又杀手来了吧!

    不然,他这乌纱帽不保是小,脑袋掉了才是大的……

    朱雀在鸿胪寺卿离开后,便轻轻推门走了进去。

    萧南屏单手支头,看着房门后站着的朱雀,沉吟片刻,她才垂眸一笑叹道:“朱雀,你说胡太后如今会不会很后悔……请鬼王殿的杀手来对付我?”

    朱雀立在紧闭的房门后,她沉默的望着她忠于多年的主子,不知是不是她想多了,今夜的主子眼睛里,似乎隐藏着一抹淡淡的忧愁。

    萧南屏单手支着额角斜坐在案几后,另一只手里执着一支沾墨毛笔,在那幅刚画好的丹青画像上,很是温柔的一笔笔的划下一条条墨痕,动作极为轻柔,极为缓慢,像是在抚摸那人的脸颊一样,温柔怜惜极了。

    朱雀轻蹙眉头,不懂她家主子为何要毁了她精心画的画作?

    “朱雀,下去安排吧!鬼王殿的人,是不可能会这样轻易罢休的。”萧南屏把笔丢在了那张染满墨汁的纸张上,雪白的袖口,便就这般被上面未干的墨给染脏了。

    “是。”朱雀垂首轻声应下,随之,便转身开门离开了。

    房门开了又关,只有一缕夜风趁着缝隙吹进一丝丝微凉,让心绪杂乱的人,瞬间被冻的恢复了几分冷静。

    萧南屏起身宽袖轻抚过案几,扫落桌上的一直茶盅,掉落地上发出“砰”的一声,而她脚步未有丝毫停顿,出了案几后,向一旁的卧房走去。

    家国天下她都不必在乎,反正在这个乱世里,也不会存有长久之国。

    而那些待她如虎狼般的家人,她就更不会在意了。

    北国一行,她只为萧世缵这位堂兄的情义而来。

    至于其他人?且随缘吧!

    翌日

    朱雀去找了鸿胪寺卿,告诉鸿胪寺卿,他们家主子昨夜受了伤,今日高烧不退,让他们赶紧去找个大夫回来给瞧瞧。

    鸿胪寺卿忽闻听此事,差点没吓晕过去。可他还不能晕,得赶紧派人去宫里禀报太后和皇上啊!

    一位和亲公主因为他们的保护不力,居然受伤到高烧不退,这不是要他老命吗?

    萧南屏这装受伤的招儿,可全是为了应付胡太后。

    至于那个小皇帝?不过是胡太后手里的一个傀儡罢了,她和他可斗不着。

    朱雀在床边服侍着昏迷不醒的萧南屏,在鸿胪寺卿带着一群穿官服的太医到来时,她便起身让出了位置。

    鸿胪寺卿抬手抹了把额头上的冷汗,盯着那三位跪在床边轮流为萧南屏诊脉的太医,他心跳如擂鼓,片刻都没有消停过。

    佛祖真的要保佑他了,这位南屏公主千万别出事,不然,太后非砍了他的脑袋不可啊!

    ------题外话------

    喜欢的亲就多多收藏,勤快追文,云玲在后头会有有奖问答的哦,么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