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十章 夜会女王爷
    三名太医轮番为萧南屏诊了脉,发现这位面色苍白烧到昏迷不醒的公主殿下,还真是受了好重的伤。

    一名太医起身看向朱雀,拱手请问道:“敢问姑娘,公主是伤在了何处?”

    朱雀看向那名太医冷冰冰道:“公主伤在腹部,男子不便查看。”

    这名太医一听萧南屏伤在腹部,便打消了查看伤口的念头。

    毕竟,这位可是和亲公主,玉体岂是随随便便能让人看的?

    如此一来,也是不能找药婆来看看这位公主殿下的伤势了。

    三位太医在交头接耳一番探讨后,这才写下了一个方子,叮嘱他们找个药童来煎药,也是为了以保万全。

    朱雀把方子递给了鸿胪寺卿,意思是抓药煎药都交给他们去办了。

    如果中间出现点什么意外之事,那可就休怪他们到时候,让他们所有人都不得安宁了。

    鸿胪寺卿又是抬手抹了下冷汗,他决定今儿啥事都交给赵令丞去办,而他……他陪药童一起看着炉子煎药。

    这回不能再出差错了,不然,他可真没法儿活了。

    皇宫

    宣光殿

    一名衣着华贵妇人端坐在殿中案几后,目视下方站着的少年君王,威严启唇道:“皇帝可知,南屏公主为何受伤?”

    下方少年君王低头回道:“昨夜鸿胪寺遭了贼人,是他们伤了南……南屏公主。”

    “糊涂!”胡太后一手拍在案几上,面有不悦道:“皇帝该知道,南国嫁这位南屏公主到北国来,绝不是存了与我们交好之心,而是另有图谋。而我们,必不能让她萧南屏活到选驸马那日,你可懂?”

    少年君王低头不语,反正这事他就算有主意,他母后也不见的会听,还不如沉默不言,省得多说多错。

    胡太后是越看她这个儿子,那是心里越生气。

    这狼可都进羊圈了,他怎么还能这般不急不躁的呢?

    唉!最终她头疼的叹声气,便挥手让他退下了。

    少年君王起身作揖行礼后,便转身带着内侍走了。

    胡太后望着那抹离去的少年单薄背影,她一手捂着胸口揉了揉,真是要气死她了。

    北国派个南屏公主来她杀不死,鬼王殿的死老鬼又给她添堵,真当他们孤儿寡母好欺负吗?

    威王府

    晌午吃饭的时候,老威王在饭桌上笑看着他大孙子道:“你听说了吗?南屏公主昨夜被刺伤了,今儿高烧不退都惊动胡太后了。”

    “食不言,寝不语。”北冥倾绝端着碗低头吃饭,冷冰冰的一句话,阻止了他祖父继续逗他玩的举动。

    老威王倒是真被这一句话给堵的不好继续说了,可一碗汤他喝了两口,还是又忍不住放下勺子道:“人家姑娘给老头儿我送了那么多补药,如今人家姑娘伤重高烧不退,咱家怎么说……都该谴个人去探望下吧?”

    北冥倾绝一手端碗,一手执筷,抬头看着他祖父,面无表情道:“祖父,那补药是我给你寻的。”

    “啊?是你寻的啊?怪不得那么苦呢!”老威王一下没了笑模样,喝着这药膳汤,再没了药香甘甜,臭苦臭苦的,一点都不好喝了。

    北冥倾绝看了他这位又耍小孩脾气的年迈祖父,他面具后的眸中浮现无奈之色,心里叹口气,低头继续吃饭。

    老威王见他大孙子居然又不理他了,他这汤喝的就更是没滋没味了。

    北冥倾绝吃了两口饭,实在受不了他祖父的哀怨眼神杀,放下碗筷,伸手拿过桌上洁白的帕子,擦了擦嘴,抬眸盯着他年迈的祖父叹道:“祖父,她是和亲公主,不是您看中了,就能领回家当孙媳妇的人。”

    老威王也放下了汤碗,盯着他家大孙子,倾身笑说道:“南屏公主选驸马,就在你们三王之中选。你就算没有十成把握,也是还有三分之一的……哎,你小子别走啊!我这话还没说完呢!”

    北冥倾绝已抬脚跨过了门槛,向着饭堂外走去。

    老威王在饭桌旁气的吹胡子瞪眼的,可还是没能把他这大孙子给喊回来。

    萧南屏这一昏迷就是一天一夜,可是担心坏了承担责任最大的鸿胪寺卿了。

    而在当天夜里,本该昏迷不醒躺在床上的萧南屏,此时此刻却出现在了容王府里。

    誓盟楼

    “何人?”一名身着月白大袖绸袍的秀美男子,缓缓转过身去,清澈温润的眸子打量着这位不速之客,淡粉的薄唇轻启道:“听闻南屏公主绝色倾城,今夜一见,果真名不虚传。”

    萧南屏今夜的确没有戴面纱,她穿着一袭黑纱裙,正大光明的从门口走进来,反手关闭二楼的房门,对这位如玉温润的容王殿下一笑道:“容王深夜插花,倒是好兴致。”

    商海若将手中的一支梨花插在青釉花瓶里后,这才缓步从容的走过去,温和一笑,对她做了个请的手势,道:“南屏公主请坐,有事可慢慢说。”

    萧南屏抿唇笑了笑,大大方方走过去拂袖落座,望着对面举止优雅泡茶的秀美王爷,她忽然伸手搭在对方手背上,桃花眼内含笑意,红唇轻启道:“容王殿下,我来这儿,可不是为了会友品茗的。”

    商海若抬眸看向她,笑意温和道:“茶由我来泡,南屏公主有话尽管说,本王尽量答应便是。”

    萧南屏笑着放开了商海若的手,对于这位脾气极好的容王爷,她倒是真有点喜欢了。

    商海若动作轻柔却不拖沓的泡了一壶茶,桌上红泥小炉上的小铜壶里,热水咕嘟咕嘟顶着壶盖,她却依旧从容淡然的将泡好的茶,双手奉给了对面的夜来客一杯。

    萧南屏伸出双手接过那被热气丝丝袅袅漂浮的香茶,她一手端着茶托,另一只手却拈着什么的秘色瓷茶盅,轻吹茶雾,浅浅呷了一口,眼眸一亮,红唇含笑道:“容王的茶,果然值得浪费时间一品。”

    ------题外话------

    这里我要再解释下,容王是个妹纸,女扮男装的妹纸,乃们千万千万千万不要误会,不然俺这小心脏会受不了的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