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十二章 你家北冥哥哥来啦
    翌日

    鸿胪寺又出大事了,鸿胪寺卿的头发都快他自己揪秃了。

    谁能告诉他?这位祖宗忽然来鸿胪寺做什么?还大包小包的拎着礼品,怎么看怎么惊悚吓人啊!

    想这位活祖宗,别说让他给别人送礼了,就是有人给他送礼,他都不见的会赏脸收下的。

    所以,到底是哪位大神般的人物,竟然能让这个活祖宗登门送礼啊?

    跟在鸿胪寺卿身后的两名小官吏,一直在担忧的盯着他们大人的头发,再这样挠啊揪啊下去,大人可真要成秃头鸟了。

    北冥倾绝双手拎着两大包礼品,犹如一座活动冰山,不用人带路,便自个儿很是熟门熟路的来到了萧南屏居住的院落。

    院子里栽种着桃李树,恰逢春季,桃李芳芬,满园春色,幽静宜居。

    麒麟正和玄武在院中嬉闹,二人争一支竹笛正欢乐。

    忽然一回头,看到了一名身姿修长如竹的男子冷冰冰走来。

    玄武在麒麟发愣之际,伸手夺回了他刚做好的笛子,看了那名老熟人一眼,便转身坐回一棵桃花树下,继续拿着刻刀给笛子雕花。

    麒麟也就呆愣一瞬,转身就冲屋里喊道:“主子,你家北冥哥哥来啦!”

    走在后头,刚一脚迈过院门台阶的鸿胪寺卿大人,就这样被吓的给跪下了。

    “大人!”两个小官吏惊呼一声,便一左一右架住了他们大人的胳膊,这才避免了他们大人摔个狗吃屎。

    麒麟回头耸肩摊上一笑,这可不关她的事,是这位鸿胪寺卿胆儿太小了。

    瞧瞧他们家主子,连活阎王都敢撩,撩完还没被弄死,多么的胆大妄为,多么的好命幸运啊!

    北冥倾绝好像没看到院子里其他人一般,拎着东西向里走去,踩着木质台阶而上,站在屋前檐廊下稍顿步,随之,便抬脚踹开了紧闭的房门,大大方方的走了进去。

    鸿胪寺卿大人一惊呆住了,这真是来送礼的?确定不是寻仇上门?

    麒麟抱臂摸着下巴勾唇笑的欢,瞧见朱雀大姐都被赶出来了,她就忍不住激动的想去看看啊!看看她家主子与威王殿下见面后,又是一番怎样作死的撩人。

    朱雀随手关了房门,转身走下木质台阶,对鸿胪寺卿大人说了几句话,便打发人走了。

    玄武抱着笛子,盯着房门看,他在想,如果威王要杀他们主子,他是该缴械投降逃跑?还是该以死相拼护住主子,以报答主子当初的知遇之恩呢?

    麒麟又趁着玄武发呆,把玄武的笛子给夺走了。

    然后,又是一轮你追我夺的嬉闹。

    朱雀在一旁面冷如霜的看着他们打闹,反正她都被他们折磨麻木了。

    房间里

    萧南屏倚靠在床上看书,对于这位看似来送礼,其实又有那么点想揍她的男人,她与他目光相绞半响,才无奈一笑认输道:“威王殿下,你这大包小包的……里面不会全是毒药吧?”

    北冥倾绝听她这般玩笑一说,眸光更为冰冷了。

    萧南屏看着北冥倾绝拳头紧握,白皙的手背上那青筋都浮现了,这绝对就是准备打人的架势。

    北冥倾绝冷冷的看了她一会儿,最后,他把礼品放在了床边的茶几上。而他的人,也真是不客气的落坐在了床边。

    萧南屏看了看茶几上的两包礼品,又转头看向床边这位坐如钟的男人。

    她有点糊涂了,这位仁兄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北冥倾绝坐了一会儿,便起身走了。从头至尾,一句话都没有说过。

    萧南屏望着他离去的挺拔背影,忽然有些哭笑不得。这人怎么这么逗?送礼给她就够怪的了,结果还陪她静坐了一盏茶时间。

    最后,更是一声不吭的又走了。

    这样的他,算是傲娇人群一员不?

    麒麟在北冥倾绝走后,便一下子冲了进来,进门后就好奇的忙问道:“主子,威王殿下今儿来此,是为了探望您的伤势吧?”

    玄武也跟着进来了,伸手从麒麟怀里抽回了他的笛子。

    朱雀在门口皱了下眉头,她在想,回头是不是要和玄武和麒麟说说,他们都不是小孩子了,男女大防需注意一下,不要动不动就有身体接触。

    萧南屏合上手里的纸质书,偏头看了眼茶几上的那堆礼品,抬眸望着一脸好奇的麒麟,她勾唇苦笑道:“我也不知道他是来做什么的,一句话没说,安安静静的陪我坐了一会儿,便离开了。”

    “啊?就这样啊?”麒麟脸上露出失望之色,她还以为威王殿下和他们主子在房间里待那么久,二人间一定会有点……么么的事呢!

    萧南屏笑叹声气,对于那样一个人,她真是越来越觉得头疼了。

    他的心思,你根本就猜不透。

    他做的事,你也看不懂。

    唉!谜一样的男人啊!

    第二天,北冥倾绝又来了。

    朱雀刚把鸿胪寺卿大人让人送来的药给倒掉,正端着红枣糖水递给他们主子,忽然就听到外头麒麟又喊了一嗓子,和昨天喊的话一字不差,真佩服这丫头的记性了。

    北冥倾绝这回还是带礼来的,一个红布包着的砂锅,和一篮子新鲜水灵的柑橘。

    朱雀一见北冥倾绝来了,还冷冰冰的看着她,她把碗放在他们家主子手里后,便很识趣的退下去了。

    院子里,麒麟一见朱雀关门出来,她就忍不住摸着下巴在想,主子到底和威王殿下在房间里干什么呢?

    玄武见朱雀走过来,他抱着一块木头蹲在桃树下,皱着眉头问:“大姐,威王是不是喜欢主子啊?”

    朱雀也不知道威王和他们主子间是怎么回事,所以,她无法回答玄武的问题。

    麒麟转身走到玄武身边,蹲下身抬手勾住他脖子,勾唇笑得坏坏道:“玄武弟弟,你是不是对主子起邪念了啊?”

    玄武扭头看向麒麟,张嘴就要咬她……

    ------题外话------

    呐!老威王,神助攻的老爷爷,特霸气!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