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十六章 七星龙渊剑
    萧南屏伸手搂住他脖颈,额头抵在他衣领处微露的锁骨上,闭上双眼,颇为委屈道:“和亲本就非我所愿,可他们上位者的决策和争斗,最后却全波及在我身上。如今,鬼王殿又对我不死不休……威王殿下,你说,我怎么就这么可怜呢?”

    北冥倾绝嘴唇紧抿着,目视前方,对于她类似撒娇诉苦的话语,他好似恍若未闻。

    萧南屏见他如此的无动于衷,她倒是真想咬人了。

    特别是,眼前的白皙脖颈,看着可真是诱人呢!

    北冥倾绝骤然停下脚步,四周漆黑一片,这条街上已没了半个人影。

    萧南屏红唇微张,锋利的牙齿已雪白的露出来,眼见着就咬上这截白皙如玉的脖颈,可该死的鬼王殿人,却在此时煞风景的出现了。

    可恶!就不能让她咬一口后,他们再出现吗?

    “你不出手,我一个人,必会有漏网之鱼。”北冥倾绝性子虽冷,却从不妄自尊大,更不会狂妄的认为自己天下无敌。

    “事关我的小命儿,我自然不会袖手旁观。”萧南屏已双脚落地,也很是知分寸的收回了勾着北冥倾绝脖颈的双手,立在他身前,靠的极近低声笑说:“等今夜事了,改日南屏会再设宴感谢威王殿下,希望到时……威王殿下莫要赏光赴宴啊。”

    北冥倾绝握剑的手,拇指已按在剑柄上,这回不是针对萧南屏对他的放肆,而是……

    萧南屏嘴角勾笑回头看去,来人满身煞气,黑衣外罩着一件连帽斗篷,帽檐低垂,月色下,只依稀能看到他苍白无血色的半张脸,和一双诡异的黑唇。

    “鬼王殿二长老,鬼煞。”北冥倾绝薄唇轻启,冷冰冰的声音里无丝毫起伏,只是对身边的女子做个简单解疑。

    “鬼煞?”萧南屏已转过身去,她眸含笑意望着对方,红唇轻启,笑语娇柔道:“早有听闻,在鬼王殿里,除了那个死老鬼,武功最厉害的便是二长老鬼煞。今夜能荣幸一见阁下,南屏自当全力以赴,与阁下好好比划几招。”

    鬼煞斗篷下的手动了,露出了一把九环刀,金环碰到银亮的刀身,发出清脆的声音,在寂静无人的这条街上,平添了几分森冷气氛。

    “主子,接剑!”麒麟到来了,她解下腰间挂着的一把长剑,抬手抛了出去。

    萧南屏纵身飞起,伸手接住了那把宝剑,旋身翩然落地,一手紧握剑柄,刷一下子拔出宝剑,银光雪亮,耀人眼眸,也映出了她红唇边的冰冷笑意。

    “七星龙渊?”鬼煞抬起了头,他声音沙哑一字一句道,表露出他的吃惊与诧异。

    七星龙渊早已行踪不明,萧南屏是如何得到这把传说中的宝剑的?

    北冥倾绝面具后的眼睛里,也闪过一抹淡淡的惊诧之色。此时,他看向萧南屏背影的眼神,有了很大的变化。

    麒麟在一旁抱臂观战,虽然鬼王殿的鬼煞刀法极为霸烈,可他们主子的剑法也凌厉的令人窒息。

    二者对战,输赢尚不可知呢!

    玄武在一旁玩着精致的小刻刀,可偶尔投向战局的眸光却极冷,好似一只长出锐利牙齿的小狼,随时会出击扑上去咬人。

    麒麟抱臂偏头看了危险把玩锋利刻刀的玄武一眼,撇了撇嘴,收回目光,转头继续观战。

    北冥倾绝单手提剑在一旁,眸光依旧冰冷无波,没有丝毫要出手帮萧南屏的意思。

    而四周暗藏着的鬼王殿杀手,此时此刻,却无一人敢轻易动手。

    因为带头的三长老被樊彦提醒过了,如果他们敢先动手,北冥倾绝必然会管这场闲事。

    而他们鬼王殿,暂时不想和北冥倾绝这个疯子对上。

    “主子使这套剑法,倒是颇为道。”麒麟早已习惯了他们主子的快剑,此时忽然见到这样有点道家味道的舒缓慢打剑法,不由摸着下巴沉思起来,她在想主子是不是离开南国之前,是否又有过一场奇遇。

    萧南屏与天君观观主相交的事,许多人都知道。

    可这些人却不知道,天君观主天机子,乃天门中分支之一的嫡传掌门。

    而与天君观共存的另一个门派,便是天机门,一个从文可窥天机的神秘门派,传自于上古时期的巫师一族。

    天机与天君本是同根同源,可后来,却因为门中弟子意见不同,分裂成了两个族派,传承到了至今。

    “这是什么剑法?老夫怎从未见闻过?”樊彦身旁的一名花白胡子的老者,此时却是眉头紧皱,因为,鬼煞快要输了。

    樊彦也是眉头紧皱,他们听闻侥幸存活者说过,萧南屏剑法极快,可与北冥倾绝不相上下。

    因此,鬼王才派了鬼煞来。

    可谁也没料到,快剑如风的萧南屏,竟然会一改往昔凌厉霸气,改用了另一种温柔绵软的剑法与鬼煞较量。

    且,这种缓慢的剑法极为诡谲多变。

    先看似缓慢绵软,后劲却又极刁钻迅猛。

    这样一番忽慢忽快的打法,不出十招,鬼煞必落于下风。

    而以萧南屏此女狠辣不留情的性子,鬼煞一旦落于下风,她必会乘胜追击,一举夺了鬼煞的性命。

    “鬼煞不能死,否则,我们没法向门主交代。”三长老是急了,其他门众不知道鬼煞是鬼王之子,可他们这些长老却是各个清楚知道的。

    樊彦更是眉头紧皱,在观察了又一会后,他终是无奈的出手了。

    不是他心软想救鬼煞,而是他实在不想承受鬼王那种残忍至极的虐待。

    北冥倾绝在樊彦出手的瞬间,他身影便也动了。

    樊彦心中苦笑不已,苍天作证!他一点都不想和北冥倾绝对上。

    麒麟按住了玄武的左肩,偏头看向他笑说:“这个时候,你就不要和威王殿下争着英雄救美了,主子不需要的。”

    玄武偏头也看向麒麟,片刻后,他收了起手里的刻刀。

    麒麟又作死的抬手去摸玄武的头顶,差点没被玄武拿木雕敲破她的头。

    麒麟闪到一旁,抬手摸摸鼻尖,她觉得玄武越是年岁大一点,就变得越是暴戾。

    ------题外话------

    吸溜~我也想咬一口威王殿下白白的脖子,嘶……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