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十七章 给那老妖婆一个教训
    萧南屏这边已是占据了上风,这套缥缈剑法是天机子教给她的,而她在其中揉杂了太极剑法的精髓,便成了今日这种缥缈又诡谲的剑法。

    鬼煞从出任务以来,这是第一次失败。

    而这个打败他的人,还是女子。

    三长老也已出手,他带着人缠住了北冥倾绝,大喝一声道:“快走!”

    樊彦飞身后退开,看也没时间看三长老一眼,便极速跑过去以刀挑开萧南屏忽又变得凌厉的一剑,伸手抓住鬼煞的左肩,提起人便飞速撤退。

    萧南屏本想一剑杀了鬼煞,可却不料会被樊彦给破坏了。

    唉!真可惜!错过这次机会,以后再想杀鬼煞,便难咯!

    萧南屏也没去追樊彦,她收剑回鞘,转身走向北冥倾绝,眉眼含笑勾唇道:“威王殿下今夜好生仁慈,竟是一人也未杀。”

    北冥倾绝听出了她语气中的不悦,可他还是只淡淡看她一眼,便提剑转身走了。

    萧南屏望着他离去的漠然背影,无奈一叹,转头吩咐麒麟道:“你们去宫里一趟,给老婆子个警告,省得她真拿我当病猫,可任她放肆的欺负。”

    “是!”麒麟领了命,便又粗鲁的拽走了玄武。这个没眼力劲儿的,他就没看到这里一点都不需要他碍眼吗?

    玄武也是被麒麟这样拉拽习惯了,反正是执行主子命令,怎样都随便啦!

    萧南屏单手握剑向鸿胪寺走去,寂静的黑夜里,这条安静的街道上,只有她轻微的脚步声,清晰而孤独。

    她是因北冥倾绝躲过今夜这一劫了,可青龙他们呢?

    朱雀,常山郡一行,我希望你们能安好无损的回来……

    临城

    朱雀救出青龙,便一路杀出了常山郡,快马疾驰抵达了临城,几人骑马飞檐走壁进了临城,在临城一处舵点休息。

    青龙受伤很重,伤口上有毒,必须要尽快处理。

    这回也多亏了那个人了,如果不是他派人拖住元巶的人马,他们一定出不了常山郡。

    真让人吃惊,一个小小常山王,竟然会那么大的势力,手底下更有那样一个武功恐怖的人。

    “朱雀……”青龙面色苍白的睁开了双眼,伸手抓住了朱雀的手,虚弱喘息道:“你来救我,那洛阳……”

    “你放心,主子身边有威王,不会有事的。”朱雀是轻柔的拿开青龙的手,低头继续小心翼翼的为青龙处理伤口,那怕她手下力度已经放的很轻柔了,可是一刀剜下去,还是青龙见到青龙疼的额头冒出冷汗,她皱眉看了青龙苍白的脸色一眼,暗暗咬牙,手下用力,想以最快的速度割去上面的腐肉,以减轻青龙的痛苦。

    “朱雀……”青龙青筋浮现的大手紧抓着朱雀的一条手臂,泛红的眼睛更显出他脸色的苍白,想他一个习武的大男人能疼成这样,可见这沾染了毒药的伤口,是多么的可怕。

    朱雀自腰间拽下一方手帕,塞入了青龙口中。而她此刻也是汗水湿了鬓发,握着刀的手心里都是汗,可见她比承受痛苦的青龙更精神紧绷。

    青龙最后还是咬牙忍痛松开了朱雀的手臂,他疼的已经有些眼神涣散,模模糊糊间,他好像看到了初见时的朱雀,那时朱雀才十一岁,面对十三岁的自己,像个小大人一样严肃。

    他还记得,朱雀那日只和他说了一句话。

    她说:“以后我就是你的大姐,你跟着我,我保护你。”

    一个比他小了两岁的小女孩,却真的莫名其妙的成了他的大姐。

    世间事,有时还真是奇妙呢!

    朱雀为青龙处理好伤口后,已是累的筋疲力尽。

    而青龙已经疼晕过去了,这次他被人抓住,承受了一场非人的虐待,如果不是一个送饭的哑奴帮了他,他恐怕如今早已死了。

    朱雀为青龙盖好了被子,便起身走到窗前,伸手打开窗户,吹哨召来了一只夜莺,在它腿上绑了一几根头发,双手捧着它安抚了一下,这才将它放飞。

    夜莺在窗外盘旋一阵,这才一调转头,震翅向洛阳方向飞去。

    朱雀之前出了一身汗,此时被夜风一吹,不免觉得有点冷。她关上窗户,转身回到了床边坐着,抱臂闭上了双眼,疲惫让她不得不休息一会儿。

    至于元巶?有那个人在,他自有法子让元巶出不了常山郡地界。

    洛阳城

    漆黑的夜,昏黄的灯火,两人对面静坐,对望无言。

    萧南屏心中叹气,她为何要拉这个人回来?难道就是为了和他大眼瞪小眼,消磨此夜这般的良辰美景吗?

    北冥倾绝也在暗自生闷气,他为什么要大晚上不睡觉,跑到这里来当她的保护人?

    一声清脆的夜莺鸣叫声,打破了这一室静谧。

    萧南屏看了眸光越发冰冷的北冥倾绝一眼,这才笑得无奈的起身去开窗。

    夜莺飞落在窗台上,仰头冲着萧南屏叫了两声,见对方伸出手,它便展翅飞到了对方手心里,低头用鸟喙蹭了蹭对方的拇指,亲昵之态很娇憨。

    萧南屏伸出另一只素手轻抚摸了摸它身上的羽毛,在它的腿上摸到了丝线之类的东西,她转身借着室内的烛光,看清楚夜莺腿上的几根发丝,终是安心的松了那一口气,青龙他们安全了就好。

    北冥倾绝望着窗外深沉的夜色,他眼神微闪一下,搭在桌上重溟剑身上的手,忽然五指紧收,拿起剑,便起身就要走。

    萧南屏抬手抛飞了那只夜莺,闪身过去,挡在了紧闭的房门后,笑看着他道:“威王殿下,我知你在为老威王的晕症四处寻医。如你信得过我,我愿意为老威王写一份治病食谱,已感谢他对我这小辈的关心之意。”

    说完,她便笑着退立一旁,伸手打开房门,对北冥倾绝做了个请慢走的手势。

    ------题外话------

    问题:威王殿下是去是留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