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二十章 爷爷教孙子
    胡太后接过青瓷盖子只看了一眼,便大怒的摔了盖子,双眼泛红咬的牙齿作响,胸口剧烈起伏,好似随时都会气的爆炸一样。

    “太后,太后,太后您息怒,您息怒啊!”穆嬷嬷可是担忧的都跪在床边脚踏上了,那什么写的事也太惊悚了,哪有人坏到让人吃自食其肉的啊!

    胡太后本就受着伤,人虚着呢!此时被这样一气,她便气的晕了过去。

    萧南屏,哀家定要与你不死不休!

    “太后,太后……”穆嬷嬷惊叫一声,爬起来扑到床上胡太后的身上,换了几声胡太后都没反应,她忙扭头呵斥那两名宫女道:“还愣着做什么,快去宣太医!”

    “是!”两名宫女脸色苍白的应了声,慌慌张张爬起来就向宣光殿外跑去。

    穆嬷嬷大喘着气,扭头看着地上的碎片,想着那上面的字,她也是为太后气的浑身发抖。

    世上恶之人中,唯这位南屏公主最为恶毒,简直就是没人性!

    其实麒麟也没在那上面太仔细,不过就是写了一句:好好品尝你自己的肉味儿吧!

    署名:鬼王殿。

    她就是警告胡太后一下,就算她和鬼王殿合作,他们也不怕她这个老妖婆。

    威王府

    无忧水榭

    老威王又在焚香坐禅,犹如一个道骨仙风的老神仙。

    重溟剑靠在琴案右边,北冥倾绝却盘膝在篾席上,修长如玉的手指轻轻拨弦抚琴,弹奏一曲宁静舒缓的曲子。

    老威王在静坐享受片刻后,忽然睁眼叹了口气道:“唉!有乐无舞,有孙无媳,我老头子……命苦啊!”

    北冥倾绝拨弦的指尖停在琴弦上,抬眸看向他家又闹脾气的祖父大人,颇显无奈道:“祖父,孙儿已经抛开一切事务,陪了您一上午了。”

    老威王转头看向这冷冰冰的大孙子,又是幽幽一声叹:“唉!你是很有孝心,可爷爷……爷爷想孙媳妇儿,爷爷想抱个乖乖小曾孙啊!你说,咱们家多少年没有孩子的欢闹声了?”

    “四十年。”北冥倾绝面无表情回道。

    “啊?四十年?”老威王愣了愣,然后,他想起来了,除了他儿子小时候欢闹过外,这个大孙子,从出生就没哭闹过,天生一座移动冰山。

    难怪他老人家觉得日子如斯寂寞,原来,他已经四十年没听过自家孩子的哭闹声了。

    北冥倾绝见他家祖父大人抬袖假哭拭泪,他面具后的眸子里满是无奈之色:“祖父,姻缘之事要看天意。”

    “狗屁!”老威王又吹胡子瞪眼发脾气道:“姻缘要是非看天意不可,那老子当年从敌军里抢了你祖母拜堂成亲,岂不是说我是在逆天而为了?”

    北冥倾绝抿唇无言了,当年他祖父抢了他祖母当媳妇儿,后来……他祖父惧内了三十多年。

    如今祖父与祖母阴阳相隔,祖父似乎是又有点怀念与祖母夫妻话桑麻的往昔日子了。

    嗯!祖父祖母很恩爱,一对欢喜冤家,打出来的夫妻情。

    ……

    三月二十三日,晴,万里无云,春光正好。

    商海若被宣召入了宫,召见她的是胡太后。

    宣光殿

    胡太后斜靠在罗汉床上的大靠枕上,面前垂了一面珠帘,她单手支头,衣饰华丽奢靡,她隔帘望着殿中站着的那名秀美温雅男子,启唇笑说:“几年不见,容王都已是个俊逸非凡的儿郎了。好啊!真好!你父亲若泉下有知,定然会十分欣慰。”

    商海若谦恭有礼拱手道:“多谢太后惦念,臣没出息,如今成了个商人,若父王在天有灵,定然是要恼了臣的。”

    胡太后望着这名谦恭温和的容王殿下,她眸光骤然变冷,嘴角勾笑道:“容王不必如此妄自菲薄,凭你的才貌,足以配得上南屏公主。”

    商海若此时总算明白胡太后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了,她拱手低头温笑道:“承蒙太后美意,臣受宠若惊,也心中甚喜。”

    “嗯!容王喜欢……便好。”胡太后笑点下头,很是满意商海若的识时务。

    商海若低头垂眸着,心中有些苦笑不已。胡太后虽然和萧南屏暗斗的势同水火,可这心思……还真是见鬼的心有灵犀。

    如今好了,萧南屏此女,她是横竖都要娶进门了。

    唉!也不知道那人得知此事后,会不会又和她好一场大闹……

    鸿胪寺

    在胡太后宣见商海若不过一盏茶时间后,萧南屏便得知了他们谈话的内容。对于胡太后这一箭双雕的如意算盘,她真是要对她写一个“服”字了。

    麒麟看着他们家主子写下的这个“服”字,她嘴角抽搐了一下,握拳抵唇咳声道:“主子,如果肃王得知此事,一定会来杀了您吧?而威王殿下要是知道了这事,恐怕……以后也不会再帮您了吧?”

    “嗯?”萧南屏执笔抬眸看向她,沉吟片刻,勾唇一笑,点了点头道:“你说得对,他们二人,便是胡太后为我准备的双雕,不是让我用来练箭法的,而是……唉!一个想全力扑杀我,一个却因此要飞离我身边,真是个让人心里极其不痛快的毒计呢!”

    麒麟在一旁又是握拳抵唇咳嗽了声,抬眸笑看着她道:“主子,如果胡太后真的毒计得逞,那您……您舍得威王殿下吗?”

    萧南屏挑眉笑看着她,纤纤玉指夹着那支毛笔,红唇轻勾道:“胡太后这个计策是很高明,可她却忽略了一点,商海若是能让傅华歆疯狂的毒,也同样是能让傅华歆镇定的药剂。至于我?北冥倾绝对我尚未动情,我与他不过是有些交情罢了,胡太后想以此挑拨我和他,是不是有点太傻了?”

    麒麟抬手摸摸鼻尖,心里特别同情胡太后,算计人算计了一辈子,最后还是没算计过她家这位人精主子。

    玄武在一旁听的糊里糊涂,完全就搞不懂他们这些阴谋阳谋的事儿。

    而傅华歆是在两个时辰后,才得知商海若进宫之事的。

    因为在此之前,他出城去见了他母亲,又陪他母亲用了午饭,这才会晚知道此事,更没能及时去阻止此事的发生。

    ------题外话------

    咳咳!咱们老威王就是威武霸气,媳妇儿都是从敌军抢来哒!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