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二十一章 美人怒
    容王府

    下人一路上想阻拦傅华歆,可又不敢太过于阻拦。

    毕竟这位肃王爷,可是他们王爷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好兄弟啊!

    而商家的人口也是极为复杂的,在商海若上头有个姐姐,下头还有两个弟弟三个妹妹,更有三房叔叔和一个花甲之年的祖母。

    而在她母亲去世后,他父亲又扶正了一个孺人做王妃。

    所以,如今容王府的当家人虽然是商海若,可在她头上的长辈却还有不少,下面惯会闯祸的弟弟妹妹更是总让她头疼不已了。

    不过这些人,却都怕一个人,那就是一直护着商海若的傅华歆,一个无所顾忌,手段极为狠辣的人。

    当容王府众人一听说傅华歆来了,一个个的全都跟耗子躲猫一样,手忙脚乱的跑回了房间,啪啪的关上了房门。

    容王府的下人,也是一个个的对其避之唯恐不及。

    等傅华歆怒气冲冲到了商海若的居所誓盟楼,这方圆十丈之内,早已没了一个人影。

    誓盟楼二楼的房门大开,商海若坐在厅中的茶桌后在泡茶,红泥小炉,沉香茶盘,秘色瓷的茶具,还有两碟颜色鲜艳的糕点,和一个淡若云水的秀雅之人。

    傅华歆站在门口,气息依旧很紊乱,可见他此时是有多么的生气。

    商海若眸光温和的望着他,伸手做了个请入内的手势,而她面前红泥小炉上的热水,也已经开了。

    傅华歆举步缓慢的走进去,在对面落座,压抑着胸腔内暴虐的怒火,声音沙哑的质问:“你为何要答应迎娶萧南屏为妃?”

    商海若对于他这般咬牙切齿的模样,她只是抿唇淡淡一笑,伸手提起红泥小炉上的大肚小铜壶,动作轻柔而雅意的洗茶、过滤、温杯、冲泡,宛若在挥毫泼墨画一幅精致的山水画。

    傅华歆极为耐心的坐在一旁等着,或许是多年以来,他早被这个人把脾气都磨平了吧!

    总之,在这个人的面前,他永远都发不出脾气来。

    商海若将泡好的一杯茶,滤了茶叶,这才把澄碧的茶汤,用秘色瓷茶盅盛着,双手端着荷叶形的杯托,递给了对面脸色阴沉的人。

    傅华歆伸手接过那精美的杯盏,脸色更是阴沉如覆盖了一层阴云,紊乱的气息里,是快压制不住的怒火。

    商海若手里也捧着一杯茶,她笑的依旧温和如春风道:“此事,我从没想过要瞒着你。只不过,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了,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而已。”

    “没来得及告诉我?”傅华歆阴沉一笑,骤然起身摔了茶杯,第一次在这个人面前露出怒容,他笑的悲凉道:“你要告诉我什么?告诉我,你要遵命娶一个女人为妃吗?”

    商海若是第一次见傅华歆对她发火,她愣了一下,才起身走过去,望着他,温和浅笑道:“季,皇权至上,身为臣子的我们,如果还想全家安好,便只能顺从王命,不可违逆那些所谓的上位者。”

    傅华歆这些年来玩转权势,对于所谓的皇权,他早已不放在眼里。而商海若的话,只会引得他发笑道:“皇权?它在我眼里,不过只是任我随意把玩的玩意儿罢了,我又为何要惧它?”

    商海若对此很无奈,傅华歆这人就是这样,骨子里便有着天生的狂傲劲儿。

    傅华歆最后在誓盟楼大闹了一场,把商海若的茶具全都给砸碎了。

    商海若很是无奈的目送他离开,多年以来,这是傅华歆最生气的一回呢!

    傅华歆是怒气冲冲的离开容王府后,便转道去了威王府。

    北冥倾绝是在他祖父午休时,才有空在花园里练会儿剑的。

    可当下人说傅华歆来找他时,他眼底便浮现了一丝嫌恶,显然是很讨厌这个和他一起长大的玩伴儿。

    傅华歆闯威王府和容王府一样,谁也没敢去拦他。

    三王这三家可是几辈子人的世交,北冥倾绝、傅华歆、商海若三人,更是一起长大的玩伴儿。

    只不过,傅华歆和北冥倾绝一直不合罢了。

    可就算二人不合,也只是互相气气对方罢了,倒是不曾真做出伤害彼此的事。

    这也是为何,傅华歆能在威王府和容王府来去自由的原因。

    北冥倾绝收剑手背后,转身望着气冲冲而来的傅华歆,眸光冷冰冰的问一句:“你找我有何事?”

    傅华歆火大的挥手让威王府的下人下去,等那些人识趣的离开后,他才气的胸口起伏不定的走过去,瞪着面前这座人形冰山,面色阴沉,咬牙切齿粗喘气道:“你,去把萧南屏给我娶了!”

    北冥倾绝看白痴一样看着他,一如既往地冷冰冰:“凭什么?”

    傅华歆气的面红耳赤,望着他,咬牙切齿阴沉笑道:“凭爷爷想抱曾孙多年,你娶了萧南屏后……明年当爹,就可以圆了爷爷的心愿了。”

    三家为世交,傅家和商家的两位老爷子又去世的早,因此,无论是傅华歆,还是商海若,都是亲切的喊老威王做爷爷。

    北冥倾绝斜了傅华歆一眼,转身离开时说了句:“有病。”

    “北冥倾绝,你给我站住!”傅华歆觉得他要疯了,一见北冥倾绝这样转身就走,他更是完全气昏头的挥拳向对方背后,准备打死这个混蛋,省得留他在世上气人。

    北冥倾绝也是对傅华歆这个玩伴儿一点不客气,手腕一转,重溟剑便挥向了那红衣风骚的某醋坛子。

    傅华歆一个扭腰空翻,这才险险躲开北冥倾绝那没人性的一剑,双脚落地后的他,不用回头去看,都可以想象到,他身后的假山已被北冥倾绝给劈成碎块了。

    北冥倾绝握剑指着怒形于色的傅华歆,依旧面无表情的冷冰冰道:“你再敢烦我,我就让你光着身子滚出威王府。”

    “北冥倾绝!”傅华歆被气得怒红了脸,广袖下双拳紧握,可却真不敢再上前追这个该死的混蛋。

    北冥倾绝冷冰冰的看了犹如公狮发怒的傅华歆一眼,这才收剑回鞘,转身冰冷无情的离开。

    要不是爷爷不许他和傅华歆来真的,他早一剑把这只骄傲的花公鸡给劈成两半炖汤了。

    傅华歆已是气的头发晕,可他也知道,自己气疯了来找北冥倾绝这事,本身就存在着不理智。

    可他还是来了,只能说,他真被商海若给气疯了。

    ------题外话------

    再几章就甜蜜了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