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二十四章 被搭讪
    转眼,又过了两三日。

    在四月初一这一日,一道圣旨下来,赐婚容王与南屏公主,本月十五举行婚礼。

    而这一日,商海若接了圣旨后,便再也没出过誓盟楼。

    傅华歆被困于誓盟楼里已经一整日了,他没有再发火大闹,只是安安静静的坐着,好似一下子失了魂魄。

    商海若坐在他身边,有些担忧的看着他。这样不火不闹的他,比以前喜怒无常的他更让人揪心。

    傅华歆沉默又一会儿后,终于开了口,声音嘶哑的问:“一定要娶吗?”

    “季!”商海若身后抱住他,无奈苦笑道:“其实,就算萧南屏没有找过我,到了最后,我也还是会娶她的。只因,胡太后不会让萧南屏有机会……拿到北国军事布防图的。”

    傅华歆低头望着抱住他的人,他双眼依旧赤红布满血丝,暗暗咬紧牙关,垂下眼睑苦笑道:“你永远都是这样,在我们三人必须要牺牲一人时,你总是会选择自己牺牲。可我和北冥倾绝呢?却习惯的把你做的这些牺牲,当成了理所当然。”

    “季,雅岚他不懂人情世故,所以,我们不能为了自己,就去为难他呀。”商海若望着傅华歆憔悴的容颜,她心里是心疼他的,可那个隐瞒身份的欺君之罪,又是她如今背负不起的。

    因此,她只能守着他,陪着他,无论他怎么胡闹,她都随着他。

    可和亲这件事,她实在无力反抗,也不敢冒险去拒绝胡太后的安排。

    君君臣臣,自古以来,都是要分的清清楚楚的。

    傅华歆将头靠在商海若肩上,垂眸掩去眼底不甘的痛色,有些委屈的闷声道:“就算娶了她,你也不要碰她。阏辰,这是我最大的让步了,你别真把我逼疯了。”

    “好,我答应你,我绝不与她行房,也不会碰任何人。”商海若笑得温柔,对他许下誓言。

    亦如他们少年时,他们彼此立下了誓言,保留彼此间最后一点距离,绝不越雷池半步。

    这也是她能瞒住她女儿身的原因,只因傅华歆从不曾过于与她亲近过,他们彼此之间,也从来都是发乎情,止乎礼的。

    如今以后,他们也会一直这样吧?

    呵,她也不知道呢!

    ……

    鸿胪寺

    萧南屏看着案几上摊开的圣旨,她单手托腮叹道:“唉!你们说,我是不是很作孽啊?这样把人家一对小情人给拆散了,比那十恶不赦的人,还要可恶吧?”

    麒麟在一旁跪坐着,忽然笑的坏坏道:“主子,肃王之前不是要帮您给威王下药吗?那我们是不是也可以给他……也下点药?”

    “下药?”萧南屏歪头看向她,轻挑下眉毛,勾唇笑道:“你说说怎么下?是单给傅华歆下药,还是给他们俩都下药?”

    麒麟双手托腮趴在桌面上,眼睛骨碌碌转动着,忽然眼底光亮一闪,她兴奋的脸颊泛红笑说道:“主子,成亲当晚,您也不能真和容王洞房,那这合卺酒……不如就送给有情人喝呗?”

    萧南屏也变成双手托腮,笑眯眯看着麒麟说:“你这是想玩大的啊?呵呵,他们喝完酒去洞房,那你家主子我怎么办?在一旁看和谐直播吗?”

    麒麟虽然有点听不懂那什么直播和谐的,可她能意会啊!一听她家主子要一旁看容王和肃王洞房,她就来精神,到时一定要求主子带她一起,她长这么大以来,可还没见识过那男女之事呢!

    萧南屏对于一脸激动兴奋的麒麟,她也只是摇头叹声气,起身绕过案几,便向着大开的门口走去。

    桃花纷飞飘落,已是春天最后一场花雨了。

    “哎,主子,您这是要去哪儿啊?”麒麟见他们家主子要出去,她忙爬起来,随手拽了一旁的玄武,便随后追了上去。

    玄武的人虽然被麒麟蛮横粗鲁的拽走了,可他脑子里却一直在想一件事,那就是麒麟和主子要给肃王他们下药的事。

    如果他记得不错,最好的毒药,应该是要去找隐居洛阳的小古怪买吧?

    不过,小古怪已经多年不轻易买药了,他要是去向他买药,一定会免不得被狠宰一顿的。

    可为了主子的计划,他还是肉疼的大出血一回吧!

    自打来了北国,这是萧南屏第一次出来逛街。

    洛阳的繁华,是古今人皆向往的。

    麒麟一路上依旧对玄武拉拉扯扯,嬉嬉闹闹,欢欢乐乐最是少年无忧时光。

    来往的人,皆不由朝他们这边看一眼,只要看了一眼,便是移不开眼了。

    一名衣着随性的青年男子,折扇一指,风流笑说:“这位姑娘,当的起倾城倾国之貌,绝代风华之姿。”

    与他结伴的几名友人,也不由仔细打量起那站在捏面人摊子前的蓝衣姑娘。这般的容貌,当真是颜色无双,令人见之难忘。

    麒麟和玄武追追赶赶玩耍一会儿,便嘻嘻笑笑跑了过去,见他们主子盯着那些面人看,她便那出一串钱儿,放在摊上木盒里,笑眼弯弯扬下巴道:“好好给我们主子捏一个……大美人。”

    她是不敢在大街上提起北冥倾绝的,毕竟,他们家主子的心思,她到现在……都有点猜不透呢!

    摊主早就被面前的美人勾了魂儿了,呆愣愣的,那还听得见别人和他说的话啊?

    那名随性风流的青年男子合扇走了过去,丢了一两银子入木盒,他拿起一个九天仙女的面人,笑意风流道:“这个送给姑娘,算是你我结个缘。”

    萧南屏转头看了对方一眼,便淡漠的转身走了。这个时代的男子皆随性风流,特别是文人雅士,好多都是放浪形骸之人。

    可他们的风流也不是下流,不过是随性自然罢了。

    可就算这人没龌龊之意,她也不喜欢在街上被人随意搭讪。

    那名男子受理拿着那个面人,原地摇头失笑喃喃道:“美人,果然都是冷傲清霜……难以接近的呢!”

    ------题外话------

    安静的熊孩子才是最可怕的,比如去买药的玄武弟弟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