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二十五章 香楼
    麒麟拿了架上的两个面人,一个留给自己,一个递给了玄武,她张嘴咬掉了面人的头,对那青年眨眼一笑道:“你啊!就别痴心妄想了,我家主子啊!眼光特别高,就你这般平凡无奇的样貌,想让她多看两眼……唔!太难。”

    “主子走远了,该追了。”玄武一边吃着面人,一手拉着麒麟的衣袖,便拽人向前走。

    “啧!你学的倒是快,拽着我好不好玩啊?”麒麟被玄武拽着走,她还是笑嘻嘻的样子,好像永远都不会有烦恼似的。

    青年男子望着他们主仆离去的背影,笑了笑,也咬了一口甜腻腻的面人。

    世上人类有千面,可骨子里有趣的人,却极为难见。

    而这主仆三人,却各个都是颇有趣的人。

    “哎呀呀,蔺兄居然也被人瞧不上了呀?”一个眉眼风流的俊雅男子,走过去便是一番调笑揶揄。

    另一个俊朗的少年,也是凑过去笑道:“蔺兄的姿色太平凡无奇了,人家姑娘根本瞧不上。要不然,咱们几个动手给蔺兄在脸上刻朵花儿,让蔺兄的容貌奇异一点儿,好让那美人儿多顾看蔺兄两眼?”

    蔺兄但笑不语的听着他们的揶揄,心里嘛?如他所猜不错,之前那位冷美人,便是即将要嫁给容王的和亲公主——萧南屏。

    早有听闻,萧南屏的姿容宛若仙人,俗世之中,难寻可与之容貌比拟之人。

    今日有缘得见真人,果真不负仙人之姿!

    ……

    香楼

    萧南屏在街上逛了一会儿,忽听到一阵琵琶声,她驻足望去,便看到了这座楼上楼下,繁花似锦的奇异茶楼。

    听着这琵琶曲儿不错,她便举步走向了茶楼。

    进来后,她便被这繁花乱人眼的摆设给震撼了。

    这位老板到底是有多花痴,才能楼内楼外,楼上楼下,皆摆放了如此多的花卉啊?

    而且,这五颜六色的花卉放到一起,真的很让人眼晕的。

    麒麟看到这满楼五颜六色的花卉,也是惊得目瞪口呆道:“这么多的花,对方就不怕被熏死吗?”

    香,这楼真是香死个人,绝对的名副其实。

    玄武皱眉看着这些多彩缤纷的花卉,他觉得有点心烦意燥,好想把这些花都给砸了。

    在这座茶楼的一处半月台子上,有一名姑娘在跳舞,琵琶音,便是从她拿着跳舞的金色宝石琵琶上发出的。

    麒麟吃完了面人,吧唧了下嘴,望着台上跳舞的女子,说道:“这女子的舞有魅惑之力,只不过很淡,所以,才一直没被人发觉吧!”

    萧南屏自然也看出来了,这个衣着暴露的妖娆女子,她的舞针对的是男人,女人一般不会受其迷惑。

    “主子,我难受。”玄武小脸微红的皱着眉头,明显是受了魅惑舞蹈的影响。

    萧南屏转头看向眼眸泛水光的玄武,她伸手握住了玄武的手,将一股清凉的气流注入他体内,解了他体内那股躁动之热。

    玄武的脸色渐渐恢复正常,那股燥热难耐的感觉也没有了。可是,他却不敢撒开主子的手了。

    麒麟对玄武的没出息,翻了白眼,偏过头去,看着这楼里坐的东倒西歪的客人,她撇了撇嘴,也不好再鄙夷玄武没定力了。

    萧南屏此时的注意力,定在了从二楼下来的人身上。呵!真是人生处处有惊喜啊!一向冷性子的威王殿下,居然会来这样一座俗气至极的茶楼,真是奇了怪了。

    北冥倾绝也没想到会在这里碰上萧南屏,他在楼梯上顿了下步,之后,便淡冷的走下楼,提剑生人勿近的向茶楼门口走去。

    萧南屏抬头看了二楼一眼,更意外的看到了一个人。

    商海若依旧是一袭月白色长袍,外罩一件轻纱大袖衫,手握一把山水白玉扇,温和尔雅,颔首一笑,令人如沐春风。

    萧南屏回以一笑,转身便离开了此楼。

    世上奇人怪事太多,商海若便是她遇见过,最为矛盾的人。

    一个温润如玉的君子,咳!那怕她是女子,那也该是文雅娴静的人儿。

    可就是这样一个淡若云水,和煦如春风的人儿,竟然会任性的开了这样一座浮夸的茶楼,更是找了一个会媚术的舞姬坐镇?

    呵呵,她真不知该用什么词评价这人了。

    或者她可以这样想,这北国的三王,就没有一个是脾气不怪的。

    “你真要嫁阏辰?”北冥倾绝不知何时出现在萧南屏身边的,一上来,便问了这么一句奇怪的话。

    萧南屏转头过去,望着这个靠她很近的男人,她只能仰头看着他,心里感叹一句,这人真高啊!

    她目测了一下,商海若和她差不多高,一米七多一点,算是古代鹤立鸡群的女子了。

    而北冥倾绝和傅华歆比他们高大半个头,那他们就得一米八多了。

    唔!古代这样的身高,还真是够鹤立鸡群的呢!

    在她愣神之际,北冥倾绝忽然拉着她躲在了街边屋舍的墙角处,明显是在躲避什么人。

    萧南屏倒是真敢放肆的,一只如玉素手搂住他的腰,贴身靠在他怀里,笑的几分柔媚道:“威王殿下,这样的偷情,好玩吗?”

    北冥倾绝被她呼出的一口热气,搔的脖颈酥痒,一股奇怪的酥麻流遍全身,他面具后的耳朵尖渐红了。

    萧南屏放在他胸膛上的如玉素手,纤纤指尖绕玩着他身前垂着的一缕墨发,偏头靠着她胸膛,眉眼含笑,望着从街上并肩而行走过的二人。

    ------题外话------

    警报警报,这边有偷情男女一对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