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二十六章 情窦初开
    傅华歆依旧是一袭华丽奢靡的金线刺绣红衣,穿的比要成亲的新郎官还要喜庆。他微低头看向身边的商海若,如瀑的墨色长发间,那挽发的红玛瑙簪子玉润流光,在阳光下闪了一下,刺目极了。

    萧南屏微眯眸,勾唇笑说:“这位肃王殿下还真是有钱,居然能请动金刀手广白为他雕琢发簪。”

    北冥倾绝低头看着她乌云发髻上的金海棠步摇,淡淡道了句:“你也很有钱。”

    “嗯?”萧南屏闻言抬头望向他,见他的目光一直盯着她鬓髻上瞧,她笑了笑抬起素手,纤指摘下髻边的流苏金步摇,轻柔的别在他衣领间,眼波流转,朱唇轻启缓缓道:“此物也是出于广白之手,他取自海棠花之艳,红宝石为花,黄金为托,坠薄细柳叶为流苏,落名‘春意相思’,最适合做男女定情之物。”

    北冥倾绝背靠在墙上,微微发愣,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心里莫名发烫。

    而在他的耳边,似乎还残留着那一丝温热的呼吸,和那一句含笑轻吟:“淡淡微红色不深,依依偏得似春心。”

    而那个赠他海棠步摇的女子,却已渐行渐远向远方。

    萧南屏刚才听见傅华歆和商海若说的话了,她就说嘛!北冥倾绝怎会去香楼那样的地方找商海若,原来是心中有疑惑难解啊?

    呵呵,这事他该来找她的,她一定能好好为他解疑难。

    商海若和傅华歆刚才也没说什么,只是傅华歆不高兴商海若和北冥倾绝凑一起,这才问了商海若,与北冥倾绝见面到底是所为何事?

    商海若对傅华歆自然是没有隐瞒,便把北冥倾绝找她说心里话的事给说了出来。

    傅华歆听商海若说,北冥倾绝近来似乎是有点为情所困,他便很不厚道的笑开了。

    商海若一瞧他这般无忌讳的当街大笑起来,便忙拉了他疾步离开了这条街,只怕他这人幸灾乐祸过了火,在街上把北冥倾绝为情所困的事给嚷嚷了出去。

    傅华歆本就生的眉目精致,容貌非凡。此时他这般当街肆意风流一笑,自是引来四面八方的人愣怔停步。

    商海若忙拽拉着傅华歆离开人群,对于这人的放肆无忌,她也真是颇为头疼无奈。

    麒麟他们已和萧南屏会合,见前面二人在光天化日之下就拉拉扯扯黏糊糊的,她不由握拳愤愤道:“主子,他们太过分了,这不是存心要绿您吗?”

    萧南屏对于麒麟故意的挑拨,她也只是勾唇一笑,脚下步子依然缓慢前行,语气平静道:“他们本就是有情人,不黏黏糊糊的,倒还显得生怪了。至于他们绿我的事?我回头绿回去也就是了。”

    麒麟闻言转过头去,真想给他们家淡定的主子竖起一个大拇指,再拍手鼓几下掌,以示她对他们家这位淡定主子的敬佩之意。

    玄武在一旁皱眉阴沉着小脸,心里下定决心,回头就去找小古怪买药,一定毒死他们这对奸夫淫夫。

    敢欺负他们家主子,他弄不死他们,哼!

    时至今日,玄武都还没有意识到,商海若其实是个女子。

    威王府

    北冥倾绝一路充满茫然的回到了府里,在无忧水榭独坐了一个时辰,一动不动的盯着手里捏着的那支金步摇,沉静的,让伺候他的下人都不由得忧心了。

    老威王在仆人的陪同下,来了无忧水榭,果见他家大孙子不对劲的盯着一支精致的金步摇失神。

    这般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一件女子饰物……绝对不像是他大孙子的作风啊!

    所以,这步摇一定来的非比寻常,送步摇给他大孙子的人,更是厉害的把他大孙子的魂儿都给勾走了。

    北冥倾绝听到渐近的脚步声,他抬头看向门口,便见到他年迈的祖父,正笑着向他走来。

    他起身迎了上去,伸手搀扶着他祖父,走到茶桌边坐下。

    老威王盘膝坐在篾席上,目光扫了桌上的那支金步摇一眼,转头笑看向他问道:“如此精致的步摇,可不像是普通士族小姐之物。”

    花朵步摇虽是无等级之分,可凭这支步摇的做工和用料,都非是一般家族拿得出手的东西。

    不是过分夸张,而是这海棠花上镶嵌的鸽血红宝石绝非俗物,至少他活了这么大岁数,也不过只见过此物两回罢了。

    其珍稀程度,可想而知。

    北冥倾绝跪坐在左侧的篾席上,对于这支步摇的来历,他望向他祖父,没有丝毫隐瞒道:“这是萧南屏赠予我的,她说……这支步摇名春意相思,最适合做定情之物。”

    “哦?她是这样对你说的啊?”老威王笑着捋了捋胡子,看着他家这个还不开窍的大孙子,摇头叹声气道:“你这孩子,人家姑娘都把话说的如此明白了,你怎地就是还不开窍呢?”

    北冥倾绝垂眸望着桌上这支步摇,轻声低语道:“祖父,就算我开窍,也是无用得了。她……她要嫁给阏辰了。”

    老威王望着有些失落的孙儿,他老人家不免心疼,只得慈爱宽慰他道:“雅岚,就算阏辰被迫娶了南屏公主,可只要有季沈那孩子在,他们便休想做个名副其实的夫妻,你可明白?”

    北冥倾绝抬眸看向他祖父,面具后,眼底的神色极为复杂,他的唇微动,嗓音变得有几分低哑道:“祖父,你是让我……”

    老威王笑得很慈祥,捋须轻颔首道:“雅岚,想祖父我一生狂放不羁,从不曾将世俗礼法放在眼里,而我的孙儿,也应当如是。不管世人如何看你,你只要自己心里活的痛快就好。至于那些流言蜚语?哈哈哈,谁这一辈子能做到不被人议论,不被人唾骂呢?既然横竖都躲不开这些是是非非,那我们又为何不活的随性恣意些呢?反正横来竖去都一样,没什么分别的,不是吗?”

    北冥倾绝望着他祖父恣意狂放的笑容,他唇边也浮现一抹浅淡笑意。

    祖父说得对,人根本不用迷茫,也不用把事事都弄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只要随着自己的心意去放肆活一场,那便是此生值得的。

    ------题外话------

    在这个时代,鸽血红宝石很珍稀少有。咳咳!请继续看老威王教孙子追媳妇儿。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