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二十七章 夜探香闺
    白日听了他祖父一番教导,当夜,北冥倾绝便夜探了香闺,放肆的轻薄了那熟睡的女子。

    萧南屏是被人吻醒的,她猛然睁开双眼,便是愤怒的挥出一掌,心砰砰的狂跳,这是愤怒后的恐惧。

    这人武功也太高了,她这般警惕心过重的人,竟都没有发觉他的闯入。

    可怕,实在是太可怕了。

    北冥倾绝抬手扣住了她的手腕,轻松的化解了那一掌,唇依旧未离开半分的与她唇齿厮磨,吻中有青涩笨拙,也有狂放肆意的热情。

    萧南屏平息了心底惊起的恐惧,而后便是怒瞪着压在她身上的男人,感觉头顶上都有雷劈下了。

    这个人啊,他怎么性情就这么奇怪呢?

    大半夜不睡觉,竟然装神弄鬼的来偷她的香?

    北冥倾绝是被他祖父一番话给开了窍了,心里的茫然无措也没了,所有的疑惑也都被解开了。

    而他,他看上了这个小女子,心悦了她,也要定了和她一生一世。

    萧南屏内心可是好一番跌宕起伏,从最初的惊怒,到后来的无奈,再到此时此刻的无力反击,一想她就特别的哭笑不得。

    北冥倾绝对于她的反击,只当成了回应,这让他心里莫名的觉得喜悦。

    萧南屏虽然一只手被他压在枕头上,可她另一手还是环了他精瘦的腰身,眯眸柔媚的与他亲吻上,让这个不懂情是何滋味儿的男人,好好尝尝何为温柔似水,何为馨香袭人,何为情不自禁,何为意乱情迷……

    北冥倾绝的确沉沦了,为她的柔情沉沦,为那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沉沦。

    可这样危险的沉沦,他却一点都不想反抗,只想一直沉沦下去,那怕他会就此溺死在其中,他想他也是无怨无悔的。

    人生,唯有肆意快意,才会活的痛快淋漓,不是吗?

    萧南屏倒是有胆恣意的和他乱来,可是这人太纯情了,他只是对她抱抱亲亲,并没有想再继续下去的意思。

    她勾唇苦笑一声,依旧是拿他没有丝毫办法啊!

    北冥倾绝埋首在她颈侧,嗅着她身上散发的淡淡馨香,抱着她温软的身子,心里满足的闭上了双眼,在她耳边低喃了一句:“我心悦你。”

    “嗯,我知道。”萧南屏一手轻柔的抚摸着他背后微凉柔顺的发丝,笑得有点无奈,在他惩罚性的咬她脖颈一下后,她叹气回应了声:“我也心悦你。”

    北冥倾绝听到她的回应,没有生出一丝喜悦,反而是不悦的放开她,双手撑在她身侧,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冷寒的语气里,有着一丝薄怒:“你在敷衍我?”

    “怎么会呢?”萧南屏躺在他身下,被他双臂圈禁着,她在黑暗中语带笑意道:“天给我一百个胆子,我也不敢敷衍威王殿下你呀!”

    北冥倾绝很不喜欢她这副笑模样,让人根本猜不透她话中的真假之意。

    萧南屏一手搂上他脖子,指尖拨弄着他柔软的耳垂,笑语柔媚道:“威王殿下,你夜来撷香,觉得滋味儿如何啊?”

    “你……”北冥倾绝被她撩拨的身子燥热起来,这种感觉很陌生,让他非常不适。

    “呵呵……你这人还讲不讲理了?只许你深更半夜来撩拨我,就不许我也撩拨一下你吗?”萧南屏不知指尖捏玩着他有点发热的耳垂,更是红唇凑上去,蜻蜓点水般的一下一下亲吻他柔软的唇瓣。这个男人的唇,真是又嫩又软,唇形更是薄而莹润,性感诱人的让人尝不够。

    北冥倾绝握着她另一只手腕的手,五指稍微收紧,也不知是警告的意思,还是他被人撩的紧绷了肢体,控制不住了力道。

    “威王殿下,你……动情了呢!”萧南屏将唇贴在他耳边,魅惑轻笑,呼吸喷洒在他耳畔,她启唇含了他耳垂,然后……唉!居然把人吓跑了。

    北冥倾绝是实在受不了她的这番撩拨了,他提剑起身离去,被拂开的门,在他身后砰的关闭。

    而他矫健的身影,已消失在了黑夜里……

    “唔唔……”玄武气的怒瞪麒麟,要不是麒麟拦着他,他早抓住那个夜探他们家主子香闺的贼子了。

    麒麟把玄武压在柱子后,一手按在他肩上,一手捂住他的嘴巴不让他出声,直到北冥倾绝走了后,她才长舒了一口气道:“这样的夜,真是太惊心动魄了。”

    玄武红了脸,因为麒麟她……她长大了,和以前他们小时候戏水的时候不一样了。

    朱雀也听到了一些动静,可既然主子没与人动手,那便是说,来人是主子认识的人。

    而能让他们主子闷不吭声的人,也只有那位威王殿下了。

    可在听到对方离开时的关门声,她还是不放心的出来看了下。

    结果,就看到麒麟把玄武抵在檐廊柱上,二人的身子亲密至极的贴合着,这……这完全超出了男女授受不亲范围的范围之外了。

    玄武看到朱雀阴沉脸站在不远处的灯下时,他便瞪大了眼睛,受惊似的伸手推开了压着他的麒麟,然后……他要回房睡觉了,这个夜,还是麒麟自己守吧!

    “哎,你……”麒麟猝不及防被玄武推的脚下一个踉跄,慌乱间伸手扣住柱身,她才没有从这高出院子地面一尺的地板上摔下去。

    朱雀皱眉走了过去,对于这个大大咧咧的麒麟,她是真想狠狠训斥她一顿,可最后……她只能叹气提醒道:“麒麟,你和玄武都不是小孩子了,又是少年最容易冲动的年纪,以后……你注意点,不要总没个忌惮的和玄武过于亲近。”

    麒麟听了朱雀的提醒之言,她抬手摸了摸鼻尖,嘿嘿笑说道:“大姐,你是不是多虑了啊?玄武他还小呢!”

    “小?”朱雀狠瞪了她一眼,面色变冷道:“你是不是忘了?你只不过比玄武大十天,你们是同样的十五岁,你懂得的事,他可能会一点都不懂吗?”

    那怕玄武对于男女之情很懵懂,可他少年青涩的身子却敏感,麒麟这般随性的和他接触,他怎么可能会完全一点没感觉?

    ------题外话------

    公主殿下都准备献身了,威王殿下居然跑了……跑了……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