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二十八章 有疤才有男人味
    麒麟回想了下今儿白日里发生在香楼的事,玄武的确有了男人该有的欲望,不然他不会和主子说……他难受了。

    所以,玄武是真的长大了,再不是可以和她嬉闹无忌的玩伴儿了。

    朱雀也就给麒麟提个醒,如果麒麟对玄武没有男女之情,那以后就少招惹玄武。

    毕竟都是一块儿长大的兄弟姐妹,她实在不想看到有一日,他们会为了情爱之事而反目成仇。

    麒麟听了朱雀的话,她想她要好好想想了。

    玄武的确是个十五岁的翩翩少年郎了,再不是她可以随意撩拨欺负的弟弟了。

    所以,她要想想,她对玄武,到底是个什么心思……

    翌日

    萧南屏起了个大早,把各地送来的城池与图仔细阅看着,执笔在图上用朱砂标注红点,这些记录,只为整理一些她认为可攻略的地方。

    可这些图整理成卷轴后,她却不打算把她交给萧衍。

    北国气数将尽,可南国也走的远不了。

    故而,她不会将这些能改变天意的东西,交到萧衍手里。

    至于这些东西最终会到谁手里?她想她到时还是要去见见天机子的。

    麒麟已经发呆一早上了,昨夜没睡好的她,眼下一片青痕,一看就是失眠所造成的。

    平日守夜,她还会眯会儿。

    可昨夜,她一闭上眼睛,就被那噩梦给吓醒了。

    萧南屏执笔稍顿,抬头看向麒麟笑问:“你这是怎么了?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倒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麒麟双手托腮垂眸一叹,神情有点憔悴道:“主子啊!我昨夜一闭上眼睛,就梦到玄武要杀我,呃?到了最后,我连个瞌睡都不敢打了。”

    “玄武杀你?”萧南屏有点好奇的将笔搁下,眸含笑看向靠柱而坐的玄武,单手支头勾唇笑问:“玄武啊,和我说说,昨儿个你麒麟姐姐……又对你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了?”

    玄武抱着新到手的一块沉香木,正雕刻茶杯呢!忽然被他们主子这么一问,他手中刻刀削掉了一片木片,脸颊渐红,低头不敢看人,羞涩的嗫嚅道:“昨夜……麒麟她,她长大了啊!”

    “啊?麒麟长大了?”萧南屏一时间还真没听明白这话中的所指,然后,她转头见麒麟羞红着脸怒瞪向玄武……这下子,她是全明白了。

    唉!女大不中留,儿大不由娘。这孩子长大了,有心思了,她却今时今日才发觉?

    唉!她真是个失败的老母亲啊!

    麒麟一见他们家主子又是摇头又是叹气的,她就更是羞怒的狠瞪了玄武一眼,说什么不好?提她……她大不大关他什么事?小屁孩,欠揍吧?

    玄武拿眼偷瞧麒麟一眼,先看脸,后看胸,然后又羞涩的红了脸,低下头抱着木头,有点心不在焉的雕刻着,心莫名的跳个不停,依稀还记得麒麟靠近他时的那份馨香柔软,真的……真的好奇怪。

    萧南屏是左看看羞怒瞪眼的麒麟,右看看那羞涩低头的玄武,这一颗老母心啊!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操了。

    唉!也是她太不关心他们的青春期了,竟然到现在才发现长大了的他们,心里已开始滋生出男女之情了。

    朱雀有事来报,进门后,便发觉气氛有异。她看了看麒麟和玄武,又见他们家主子笑得这般无奈,她心里咯噔一下,便知麒麟和玄武的事,主子已经知晓了。

    唉!这两个孩子,怎么这么胡闹?这样的事情,居然也捅到主子面前来了。

    萧南屏在朱雀开口训斥麒麟他们前,她先抬手笑说道:“这是小事,你不必怪责他们,毕竟都是年轻人,有点心思很正常。行了,你们下去吧!我和朱雀说点事。”

    “是,主子。”麒麟和玄武二人起身行礼,随之便双双低着头出去了。

    朱雀在他们离开后,便不由皱眉道:“主子,他们太年轻,不加以约束,早晚会出事的。”

    “十五岁的少年人了,那还小啊?”萧南屏轻笑一声,示意朱雀坐下来说。

    她和朱雀的思想不一样,比起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她其实,更看重两情相悦。

    若是麒麟和玄武真能修成正果,她到时便当个高堂,为他们主婚办喜事好了。

    朱雀走过去,跪坐在一旁忧虑道:“主子,他们年轻易冲动,若是做出错事……到时又该怎么办?”

    “这……”萧南屏闻言渐收了唇边的笑意,眉心轻蹙点头道:“你的忧虑也对,为了他们彼此好,还是要多少给他们点约束的好。”

    古代的礼法规矩,对女子可说是十分严苛的。

    麒麟若真未婚前和玄武出点什么事,到时候那些指指点点的言论,她还真怕他们承受不住。

    朱雀也不想让主子对这事过于烦忧,她伸手整理下案几上的图纸,看向她家主子问:“不知主子有何事让属下去办?”

    “嗯?”萧南屏从失神中醒来,她看向朱雀笑说道:“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让你去把皇伯父给我的嫁妆整理一下。还有就是……想问问你青龙的伤势如何了?恢复的还行吗?”

    “青龙的伤势已快痊愈,不过……”朱雀说到此处,眸中露出一丝心疼道:“伤口腐蚀的太严重,以后定会留许多疤痕了。”

    那怕以后他们能得了什么灵药,也是难为青龙把那些疤痕祛掉的。

    “留疤没什么,大男人嘛!有疤痕才有男人味儿。”萧南屏笑着安慰朱雀,她也看得出来,朱雀真心疼青龙。

    可青龙身上的那些伤,连天机子给的药都医不痊愈,她也是真的全然没办法了。

    如今也只能这样安慰朱雀,不希望朱雀为这事过于伤心难过。

    北冥倾绝又是悄无声息的到来,站在门口的他,恰巧听到了萧南屏最后一句话,令他不由深思……

    ------题外话------

    猜猜,明天威王殿下肿么向公主撒娇,才对有奖!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