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二十九章 雁是忠贞之鸟
    萧南屏一见他来了,便心生不好预感,笑得无奈问道:“你刚才听到了多少?”

    这人怪的很,他的想法从来都和别人不一样。

    所以,就她刚才宽慰朱雀的话,到了他这儿,还不知道给理解成什么了呢!

    朱雀一见北冥倾绝到来,她便识趣的起身离开了。

    主子是个极为冷静的女子,她所做的每一个决定,都必然是经过深思熟虑过的。

    与北冥倾绝这件事,她相信,主子也是经过深思的。

    所以,她不会干涉主子的决定,因为她从不认为主子会做错决定。

    北冥倾绝眸光定定的看着她,在她撩人的一勾手指动作下,他便真举步乖乖的走过去了。

    萧南屏在他坐在她身边后,便伸手为他拂去肩上的花瓣,是海棠的花瓣,艳粉小巧,香气极淡。

    北冥倾绝的目光投向她指尖的海棠花瓣,花是艳丽的,她的指尖却白嫩的宛若最嫩的柔荑,又好似那羊脂美玉雕成的,让人忍不住想去抚摸一下。

    而他也真意随心动了,触感真的很好,柔滑细腻,又软又香,让他想咬一口尝尝。

    “嗯!”萧南屏蹙眉闷哼一声,对于这个咬她手指的男人,她也只能无奈一笑道:“威王殿下,你要是饿了,我让人去给你拿吃的。而我这手……咬坏了,你可是赔不起的。”

    北冥倾绝缓缓抬起头,面具后那双幽深如潭的墨眸,就这般直勾勾的望着她,带着一抹不经意的诱惑魔力。

    萧南屏被他看的有点耳热心跳,当他的唇贴上她的唇时,她更是似被蛊惑一般,与他唇齿纠缠亲吻,由浅至深,最终还被他钻了空子,青涩的与她唇舌相交,每一下的轻舔,都酥麻的撩人心尖儿颤。

    果然,有人天生就自带魅惑之力,那怕吻的青涩有点笨拙的,也能撩的人心肝儿颤。

    北冥倾绝依旧是点到为止,满足的吻过她后,他便享受的抱着她温软馨香的身子,眯着眸子,以唇蹭着她颈侧,姿态极为的亲密依恋。

    萧南屏的脸颊已是绯红如霞,可这人还在给她点火。

    果然,每一个纯洁的撩拨,都是令人忍受不住的。

    北冥倾绝把一块玉佩,塞到了萧南屏怀里,这是祖父交给他的,他留一块,给她一块,合在一起是一对双飞的雁。

    因为祖父和他说过,雁是天上飞的忠贞之鸟,狼是地上行走的深情之兽。

    为人当有狼情雁忠,方不辜负那个愿意跟你一生一世的人。

    萧南屏伸手自怀中掏出那块玉佩,是上佳的冰种翡翠雕刻成的玉佩,上面的那只飞雁真是栩栩如生,眼睛里都透着一抹温柔缱绻。

    “这是祖父和祖母的定情信物,乃是出自广白师傅之手,世上独一无二。”北冥倾绝也把自己脖子上挂的玉佩拿了出来,与她手里的合在一起,雁成双,比翼双飞。

    萧南屏忽然觉得手中的玉佩好重,这样的一份情,她当真可以珍视的纳入心里吗?

    北冥倾绝低头望着她低垂的睫羽,耐心的等着她的回答。

    萧南屏对此可没纠结多久,经历了那么多世,她还有什么是不能看透的?人生嘛!得快乐时且快乐,何必去管那明朝的忧与愁呢?

    北冥倾绝见她把玉佩挂在脖颈上,他淡色的薄唇边扬起一抹笑容,虽然浅淡,可他眸子里透出来的喜悦,却比他唇边的笑容更美好。

    萧南屏从不知道,一个人眼中含笑时,会给人如此美好的感觉。

    北冥倾绝被她搂住脖子抱着时,他唇边的笑容更是喜悦。

    萧南屏抱着他过了很久,忽然想起一件事,这才放开他,眉眼含笑望着他道:“你还没回答我呢!刚才在门外,你到底听到了多少?”

    北冥倾绝望着她这柔媚笑语的模样,他心里觉得暖融融的,伸手去抚摸她白里透红的脸颊,心情很好的说道:“我听到你说……有疤痕的男人,才有男人味儿。”

    萧南屏听到他的回答,便是笑得好生无奈道:“你啊你,可不要给我犯傻。要是真把自己弄的浑身是伤,我到时可就不要你了,知道吗?”

    唉!这个人呐!不提前警告他,他可是什么事,都可能干的出来的。

    北冥倾绝盯着她清澈灵动的眸子看了会儿,忽然,抬手拉开了自己的衣领,露出自己白皙如玉的肌肤,还有一道自锁骨上斜下至胸膛上的疤痕,看那淡淡的颜色,应该是陈年旧伤了。

    萧南屏虽然早想过他久经沙场,身上定然不会少了疤痕。可是这样一道深长的疤痕,还是刺痛了她的心。

    这样一道陈年旧伤,疤痕这么深这么长,那当时的伤,岂不是深刻入骨了吗?

    北冥倾绝握着她柔若无骨的素手,按在他胸膛上的这条疤痕上。

    萧南屏感受着掌心疤痕的触感,她缓缓抬头望着他,心疼的问:“当时是不是很疼?”

    北冥倾绝望着她轻点了下头,拿着她的小手,寸寸抚摸着他胸膛上的疤痕,对上她泛着心疼的眸子,他薄唇勾笑道:“亲一下,就能忘记曾经的疼了。”

    萧南屏望着说出这样调戏人话的他,嗔笑瞪他一眼,靠过去吻上他锁骨,这是伤疤的开头处,当时兵刃劈下来时,他一定很疼很疼吧?

    北冥倾绝面具后的双眸微眯,感受着她唇舌的温柔亲吻,整个人都浑身放松了下来。

    萧南屏舌尖吻舔过这道疤痕,带着丝丝的怜爱,温柔的一点舍不得弄疼他,只想好好的去抚平他所有的伤痛……

    ------题外话------

    撒娇求舔,这就是昨天的答案。

    今日答案,明天会出现一个电灯泡。

    A肃王

    B容王

    C青龙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