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三十章 彼此对绿
    “咳咳!”商海若在门口握拳抵唇轻咳了两声,她总算明白麒麟那个眼神的意思了。

    北冥倾绝正眯眸享受着这种奇妙的滋味儿呢!忽然被人打断好事,他自然是很不悦的。

    商海若发誓,她和北冥倾绝一起长大二十年来,这是破天荒头一次见北冥倾绝瞪人。

    萧南屏伸手帮北冥倾绝拉好了衣领,遮掩去了那锁骨上的淡红吻痕。然后,她有点不好意思的看向商海若,这下真是把商海若绿的透透得了。

    商海若倒是没有多说不好意思,反正被撞破好事的人又不是她。不过,真是没想到,雅岚竟然真看上萧南屏这只小狐狸了。

    北冥倾绝虽然不会吃商海若的醋,可他从今天开始,还是有点不喜欢商海若了。

    商海若一对上北冥倾绝看她的眼神,她就好生后悔打断他的好事。

    早知道雅岚是如此小心眼的男人,她刚才就不打扰他们了,而是直接转身就走。

    萧南屏知道商海若上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她拉了心情不好的男人衣袖一下,笑着安抚的拍拍他手背,这才转头看向一旁跪坐的商海若,笑问道:“不知容王今日到访,是有什么要紧事找我?”

    商海若也不拐弯抹角,而是看向冷瞪她的北冥倾绝,有些哭笑不得叹道:“雅岚,你就别恼我了,我今儿来此可是为找你的。唉!冀州忽然出现了一波逆贼,胡太后与群臣商议后,准备派你前去平乱。而这圣旨,恐怕也就是这两日下来了。”

    萧南屏不怀疑商海若的消息有假,毕竟,一个精明的商人,是一定会八面玲珑消息灵通的。

    只不过,胡太后派北冥倾绝去平乱这事,着实有些奇怪。

    北冥倾绝见她眉头紧蹙,他伸手去抚平她眉心,望着她低声道:“她是什么意思,我很清楚。无非就是,怕我到时会去捣乱和亲婚礼罢了。”

    “嗯?”萧南屏扭头看向他,听着他一点不酸的话,她怎么心里就这么不爽呢?

    哼!她要嫁给别的男人了,他难道就不该吃点醋吗?

    商海若在一旁看着这对直接无视她,在她面前毫无顾忌深情对望的男女,她忽然觉得心口有点疼。

    她这是造了什么孽?看着自己最好的兄弟,和自己即将过门的妻子……在她面前调情?

    而她呢?居然还傻乎乎的坐在一旁继续看着?

    呵,这绿帽子戴的也真是前无古人了。

    北冥倾绝听了商海若带来的消息后,他便离开了。

    他习惯了行军前提前做好准备,也要安排好祖父的饮食菜谱,以及去祠堂拜别父母在天之灵。

    在北冥倾绝走后,商海若便对萧南屏解释道:“雅岚是个极为孝顺的人,他每次出征前,都会去祠堂拜别三世叔和三婶母,还有爷爷的一些琐事,他也都会亲力亲为的安排好。”

    萧南屏望着空荡荡的门口,唇边扬起一抹浅笑道:“他的孝心我一直都知道,说起来,我与他……呵呵,可还真多亏了老威王呢!”

    商海若当然知道老爷子都做了什么,对此,她也只是温和一笑:“爷爷就是个随性而为的人,他年轻时狂放不羁,如今年纪大了,也是希望雅岚能活的恣意痛快些罢了。”

    萧南屏眼底含笑看向商海若,玩味问道:“那容王你呢?在你的骨子里,是否也是狂放不羁的呢?”

    商海若转头看向她,唇边笑意浅淡道:“南屏公主,你这般调戏本王,就不怕雅岚回头会吃醋吗?”

    萧南屏单手支头,偏头笑看着她道:“我明目张胆的给王爷你戴了绿帽子,你都不生气。而我只是调戏王爷一下,他又怎可能会那么小气的吃醋呢?”

    呵呵,北冥倾绝要真的会吃商海若的醋,他也就不会对于她嫁给商海若的事,那么的无动于衷了。

    商海若微愣一下后,便是失笑摇头道:“南屏公主,你真是我见过活的最潇洒的人。”

    “呵!你大可不必对我如此言辞委婉,我活的有多恣意妄为,我自个儿心里可清楚的很呢!”萧南屏笑得恣意放肆的看着商海若,这个人太温柔,像水一样,让人忍不住想去感触她的温柔。

    可水的温柔是抓不住的,无论你把拳头握的多紧,水都是你无法挽留住的。

    或许,这便是傅华歆会无奈妥协的原因吧?

    因为他根本就抓不住商海若此人,只能妥协,期盼他的宽容,能让她永远留在他的心湖中。

    商海若浅笑温雅离去,恰如春夏交替之间的风,不冷不热,令人舒心。

    萧南屏望着商海若离去的背影,她勾唇笑了笑,叹口气道:“这么让人舒心的人,怎么有时候,还会那么狠的把人伤得遍体鳞伤呢?”

    她心里同情傅华歆,因为他爱上了一个极为难掌控的女子。

    温柔时,多情似火红的玫瑰,千娇百媚,令君沉醉。

    冷静时,无情恰似冰川之水,寒彻入骨,令人止步。

    所以她同情傅华歆,只因傅华歆永远不可能成为商海若的唯一,更无法做到让商海若为他疯狂。

    只因,商海若有一颗极为冷静的心,多情抑或无情,她都可以分毫不差的控制住。

    肃王府

    商海若在悄无声息的离开鸿胪寺后,便光明正大的来了肃王府,由下人引了进去。

    肃王府很大,景致也极为秀丽,更有重岩叠岭,溪涧洞壑的大片假山,和那瀑布流水,高山阁楼之景。

    湖泊碧水,岸边杨柳依依。

    曲径通幽,青石铺地,两旁竹林环翠,下有兰草丛生。

    而在竹林之后,建有一座木屋雅室,一条九曲木桥横在水上,下方碧水里养着红白锦鲤,上漂着绿色浮萍和睡莲。

    而在这座雅室外的檐廊下,摆放着几盆稀有蝴蝶兰,廊下淡蓝色的轻纱随风飘舞,隐约可听到那檐下风铃叮当悦耳之声,更添几分缥缈脱俗之意。

    商海若一袭蓝衣温雅到来,缓步走过九曲桥,便入了这座清静无为的雅室,褪了翘头履,她着足衣踏入室内,转头便看到了那衣衫不整,放浪形骸,倒地醉卧之人。

    ------题外话------

    昨天答案是容王哦!

    今天到明天剧情评论都有奖,唉!我也懒,不出有奖问答了,乃们就评论吧!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