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三十一章 风月无边
    雅室的地板被擦的亮如镜面,而一袭红衣凌乱的傅华歆,便赤脚醉卧在铺着羊绒毯的地上。

    一手提壶饮眯眸饮酒,酒水顺着他的嘴角流淌过他微红的脸颊,浸入了他铺散在羊绒毯上的柔顺墨发间,他随手又把衣领扯的更开,脖颈和锁骨上也是酒水一片,衣服也都被弄湿了,而他身边更是或倒或立了一片酒壶。

    商海若一看到这凌乱的场景,她便不由得抬手揉眉心,苦笑不已道:“你让人半道请了我来此,难道就是来让我看一场‘美人醉酒’的吗?”

    “呵呵……你不是就喜欢美人吗?”傅华歆笑着抛开了手里已空的酒壶,伸手又拿了一壶酒,翻身趴在雪白的羊绒毯上,他衣衫不整,醉颜酡红一笑道:“如何?容王爷,本王这般模样可美?可能令你即兴挥毫画一笔风月无边?”

    风月无边?商海若摇头无奈一笑,举步走了过去,蹲下身向他伸手,只想把这醉鬼扶起来,扔他到一旁榻上去躺着。

    傅华歆没去伸手搭在商海若掌中,而是一手提起酒壶,仰头浇了自己一嘴一脸的酒水,含着一口酒,便倾身靠向面前的如玉君子,以唇渡酒,喂完人,他还笑的风流绝艳道:“如何?容王爷,本王的酒,好喝吗?”

    商海若早已习惯了他这样的胡闹,如他所愿的咽了那口酒,低头望着醉意朦胧的眸子,温柔笑说:“你的酒,自然是上佳的。”

    “哦?”傅华歆闻言便是勾唇眯眸一笑,心情不好的又抛手中的酒壶,一手重力的扣住她颈后,与她额头相贴,他笑得阴沉凶狠道:“既然我的酒好喝,那你为何还要去别处寻芳呢?”

    商海若被这突然的吻堵了唇舌,她无法再向他解释什么,只能随他去发泄,等他气消了,他们才能坐下来冷静的喝杯酒,好好谈谈。

    傅华歆很少会这样糟践自己,因为在外人面前,他也一向是冷静到冷漠的北国丞相。

    可只要一面对商海若,他就想中毒了一样,痴狂发疯,半点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

    商海若温润的眸子里依旧是一片清明,她温柔的回吻着他,也以抚摸安抚着他糟糕的心情。

    可她还没失了冷静,因为,他们之间,绝对不可以有意乱情迷,更不能有身不由己的沉沦不自拔。

    傅华歆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商海若帮助了,可这次抒解后,他心身没有一点愉悦,反而是觉得更为烦躁了。

    “还不够吗?”商海若的唇游移在傅华歆的耳畔,从蜻蜓点水的亲吻,到咬舔含住他耳垂,听到他呼吸又变得紊乱,她眼中浮现一丝无奈笑意,低头吻上他沾着酒香的脖颈,一手搂着他的肩,一边亲吻他,一边为他再次抒解。

    晌午的阳光很灿烂,雅室外有蛱蝶飞舞。

    风铃清脆悦耳的叮当响着,蓝纱飘动,室内的春光,比这晴空万里无云下的春夏风光,更为旖旎多情。

    傅华歆在商海若帮助下抒解两回后,心头的火,总算是渐息了。可抬头一对上商海若这双淡然的眸子,他便又忍不住生气道:“哼!你可真行,对我做出这种事后,还能这般淡然自……嘶!头疼,揉揉!”

    商海若无奈一笑,抬手指尖按上他的太阳穴,力度轻柔的为他按揉着。心中不由苦笑叹气,真是越发宠不起他的任性了。

    “嘶!你居然用这只手给我按头?商海若!”傅华歆怒瞪这故意报复他的人,恨恨的咬着牙,似乎很想扑过去咬死这人。

    商海若对于他的无理取闹,不过也只是温和一笑:“东西本就是你的,无论是在体内或体外,它都是属于你的一部分,放哪儿都一样,不是吗?”

    “你……不知羞!”傅华歆羞怒瞪人之后,便是冷哼一声,扭过头去,伸手推开人,起身走向睡榻,背对着身后人,抬手宽衣解带,毫无顾忌的把自己剥了个精光。

    商海若对此早已习以为常,她举步走向一旁的盆架,湿了一条巾帕,拧干水,走过去递给了发脾气的他,心中又是无奈一叹,真是越来越肆无忌惮了。

    傅华歆伸手接过湿巾,从脖颈自下擦着身子,虽然脸颊上的酡红依旧未退,可他那双如黑曜石的眸子里,却已是清明一片,不见丝毫醉意。

    商海若转身回到盆架旁,仔细的洗干净了一双如玉素手,转头看向丢了湿巾正在更衣的男人,她唇边含笑道:“雅岚不日便要离开洛阳去幽州平乱,而他这一去,没有一个多月是回不来的。至于你……我尚不知她会如何支开你。”

    “对我,她或许不是想支开,而是想撺掇我去大闹你容王爷的婚礼吧?”傅华歆这话说的极酸,换上一身干净衣裳的他,依旧是那副袒胸露腹,长发玉簪挽就的不羁模样。

    商海若眸光淡淡的瞟了他身前那些吻痕一眼,便转身向正堂走去。对于他的闹脾气,她也只是继续包容一笑:“你若是那日心情真的非常不好,去闹一闹也无妨,我为你准备好几百只碗碟供你摔砸便是。”

    “哼哼!容王爷为娶佳人进门,倒是真舍得破财……免灾。”傅华歆俊脸依旧黑沉着,说出的话,也是越发的刻薄。

    商海若拂袖盘溪落座在茶桌旁的绣垫上,伸手提壶为自己倒杯茶,喝了口解解渴,这才转头笑看向他道:“季,你确定你是二十二岁,而不是只有两岁吗?”

    傅华歆挥袖怒气满脸的盘膝落座,瞪着面前笑得越发温文尔雅的人,他狠狠咬咬牙,撇嘴冷笑道:“你还好意思提我多大岁数了?哼!如果我没记错,萧南屏说是十八岁,实则才十七吧?老牛吃嫩草,你可真不怕她给你戴顶鲜艳的绿帽子。”

    商海若一手执杯,忍不住失笑道:“季,我今年也不过二十岁,可没比南屏公主大多少,怎么能说我是老牛吃嫩草呢?再说了,南屏公主和雅岚给我戴绿帽子,我和你……不也一样给她戴绿帽子了吗?”

    ------题外话------

    今日我还在推,改编推了,希望亲们继续追文支持,咱们还是剧评有奖,当日发放。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