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三十四章 论谁无耻
    商海若被傅华歆放在床榻上时,她已是疲惫的沉沉睡去了。

    也只有傅华歆守着她的时候,她才能真的安然入睡,不必担心有人来加害她,也不用怕有人跑来惊扰她的美梦。

    傅华歆坐在床边,一只手紧握着熟睡人儿微凉的指尖,眸中神色温柔无比,像是在看护一件珍宝,那般小心翼翼的呵护着。

    熟睡的商海若,没了往日的风轻云淡,像极了一个乖巧无忧的孩子,安静乖巧的躺在床上,一脸的纯真无辜,没有一丝防备,令人心中柔软,只想这样静静的守护她一辈子。

    傅华歆很喜欢守着睡颜纯真的商海若,因为,只有这样的商海若,才是真的商海若。

    而人前那位淡然从容的容王爷,从来都不是真的商海若,那是被商家磨炼出的一把利剑,剑生双面刃,伤人亦伤己。

    商海若似乎有点睡的不安稳,她双手一起抓住傅华歆手,侧身抱在面前,抵在额头上,呼吸均匀的香甜睡着,嫣红的唇微张,睡态极为纯真娇憨。

    傅华歆坐在床边无声一笑,眼底的温柔能溺死人。

    而这个孩子气的青梅竹马,更是把他的拇指含在了嘴里啃咬,也不知是不是在做梦吃东西,竟是这般的津津有味。

    商海若从来不知道,她在傅华歆身边睡着的模样,是极为孩子气的,一点不像她自己在容王府那般规正严谨的睡姿,正正经经的平躺着,双手放在被子外头的腰腹上,睡时什么姿势,醒来还是什么样的姿势。

    “辰,你最喜欢的人,是谁呀?”傅华歆见这可爱的小人儿嘴巴一动一动的,似乎在说什么梦话,他俯身低头凑过去,笑得坏坏的,不由得问了刚才那句话,想听听这睡觉孩子气的人,到底会不会回答他。

    商海若小脸红扑扑的,卷翘的睫羽轻覆在眼睑上,她雪白的贝齿啃了嘴里的手指两下,红唇微动,含糊了一句:“喜欢……喜欢……歆……歆歆……”

    “嗯?”傅华歆挑眉勾唇一笑,又凑近些许,笑的极坏道:“那歆歆喜欢你吗?”

    商海若在睡梦中皱着眉头,不高兴的嘟囔了句:“歆歆亲……亲辰辰……坏!”

    傅华歆抿唇低头憋笑,他当然记得十年前的那件事,因为他亲了小辰辰的嘴儿,小辰辰还哭着去找人告状,找了一圈没找到大人,然后……哼!北冥倾绝那个管闲事的就来和他打了一架。

    打哪儿以后,他和北冥倾绝的仇算是结下了。

    “肃王殿下,这样偷香……可不是君子所为哦。”萧南屏就是想来找商海若谈些事,不料啊!竟然撞破了这样一件好事。

    傅华歆扭头怒瞪向那个不请自来的女人,他眉头一皱,直起腰来,伸手点了商海若的睡穴,然后……他起身走过去,伸手请了这个妖女出去。

    萧南屏双手抱臂勾唇一笑,转身向外头走去。

    傅华歆跟在后头,见这女子走路轻飘飘的像脚踩在荷叶一样,他嘴角抽搐一下,又是狠瞪她窈窕背影一眼。妖女,以后早晚会吸干北冥倾绝的精气。

    萧南屏飘逸步轻盈的走到雅室的茶桌旁,姿态风流慵懒的拂袖落座,抬眸看向那俊脸臭臭的肃王殿下,她红唇轻勾一笑道:“肃王殿下,哄骗一个熟睡的人说喜欢你,你就不觉得很卑鄙无耻吗?”

    傅华歆走过去震袖落座,斜睨她一眼,勾唇冷笑道:“比起你南屏公主,本王可还算不上无耻。”

    就凭这女人能把北冥倾绝那样的人都教坏了,他啊?呵呵!甘拜下风,写个服字都不够呢!

    萧南屏早让朱雀打听过傅华歆此人,这人啊!啧啧啧,太毒舌,一张嘴,能气死人不偿命。

    傅华歆懒得和她啰嗦,直接皱眉问道:“说吧!你又来找阏辰做什么?我警告你,你们就算成了亲,也只会是有名无实的夫妻,你休想勾引阏辰与你做苟且之事。”

    呃?萧南屏唇边的笑意僵了一下,呵呵!这都叫什么事儿?她一个正妻,居然被自己未婚夫外边的男人给警告了?

    而且,夫妻之间那叫行房好吗?怎么这绵延子孙的大事,到了他肃王殿下的嘴里,就成了苟且之事了啊?

    傅华歆见萧南屏气的娇颜泛红,他眉头更是紧皱道:“萧南屏,阏辰可是打小就体弱,可经不起你这妖女的折腾。你要是寂寞空虚,以后就多去找北冥倾绝,那家伙身强体壮的,和你大战九百回合都不会成问题的。”

    萧南屏都要被气笑了,这人怎么就这么无耻下流呢?

    傅华歆喝了口茶后,有点不耐烦的皱眉问:“你到底来找我做什么?”

    萧南屏深呼吸一下,微微一笑道:“胡太后定会在婚前与我见面,可进宫去见那老妖婆,我又怕会遭她为难,故而……我想到时请容王陪我走一趟。”

    “你休想!”傅华歆怒瞪向她,他就没见过这么能气人的女人。

    萧南屏面上笑容更温婉,望着主坐上面露怒容的美人,她温柔微笑道:“肃王爷,这事说的好或说不好,可都要先且问过容王爷,你……可做不了这个主吧?”

    “萧南屏,你在找死!”傅华歆是一遇上关乎商海若自身的事,他就脾气特别暴躁。

    而萧南屏却偏偏喜欢犯他禁忌,他今日不杀了这个女人,他就不是姓傅!

    “肃王爷,息怒!”萧南屏在傅华歆动手之前,她淡定微笑道:“如果肃王爷不想当和亲驸马,最好是收了你对我的杀心,与我平心静气的好好做一场交易。”

    傅华歆眉头紧皱看向她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忽然,有种冷嗖嗖的不祥预感,正逐渐向他四肢百骸扩散……

    ------题外话------

    肃王殿下打小就是小流氓,咱威王殿下是伸张正义的英雄,容王就是个受气包,哭唧唧QAQ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