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四十一章 暖情酒
    胡太后今日的着装也是十分精致用心,凤仪威严的坐在主位上。

    而老夫人和郑氏,则被恩赐坐在两旁,一会儿同接受新人礼。

    商海若领着萧南屏入了喜堂,嘴角上扬,笑意清浅,温和如平常,却又有那么点疏离。

    一对新人,并肩而立,对面是胡太后这位尊贵的主婚人。

    司仪在一旁高声唱喏着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送入洞房。

    而商海若和萧南屏却是满心苦笑,拜天地,拜高堂,夫妻对拜,成了一对荒唐至极的夫妻。

    这里没有敬茶环节,商海若和萧南屏也不过只是对老夫人和郑氏行了作揖礼,连跪都没有跪一下。

    这场亲成的很顺利,顺利到胡太后心里都窝火了。

    因为,等着看傅华歆大闹喜堂的人,今儿可是占大多数的。

    可惜啊!傅华歆连个面儿都没露,商海若倒是欢欢喜喜的把新娘子领回洞房去了。

    朱雀和麒麟在后跟随着,她们发现暗中藏着不少武功不弱的人。

    如今日肃王爷来闹,这些人一定会趁机作乱,到时候,这大喜的日子里,定然会晦气的闹出人命来。

    哼!如真闹到那样儿,恐怕,胡太后会在心里笑疯吧?

    老妖婆,她早晚还要给她一顿好看。

    麒麟眼底闪过一丝杀气,身侧垂着的手,双拳紧握,脸色冰冷的出了喜堂。

    众人只觉得后脖颈嗖嗖一冷,不由得打了个冷战,然后……就好像又没有别的感觉了。

    而喜宴,此时也已开了。

    胡太后呢!也摆驾回宫了。

    至于洞房里……

    一片喜庆的洞房里,喜床上坐着红衣艳丽的美人儿。

    萧南屏与商海若牵着红绸进门后,就被傅华歆杀气腾腾的甩了一眼刀子。嘶!还真是割人眼疼的刀锋啊。

    商海若松开了手里的红绸,举步温笑走过去。今儿个,可是真把这人气大发了。

    傅华歆是用他所有的理智去控制自己的双脚,这才没跑到喜堂上去杀了这个妖女。

    当唢呐吹响,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的那一瞬间,他真是想屠了容王府的心都有了。

    玄武在一旁暗暗松口气,他们守在洞房里看着这位肃王爷,可比让他们去对付鬼王殿的人,辛苦多了。

    青龙的拇指一直按在剑柄上,整个人也一直犹如一把随时会出鞘的剑,对着的人,便是这位随时可能火山爆发的肃王爷。

    朱雀走到青龙身边,伸手搭在他肩上,让他放手一些,不要一直这般肌肉紧绷的,太累。

    青龙扭头看向对他一笑的朱雀,他紧绷的身子,渐渐放松,人总算没有那么累了。

    麒麟又蹦跶过去撩玄武了,她之前想了很久,觉得玄武也长得蛮俊俏的,肥水不能流了外人田,她还是把这窝边草给吃了吧。

    玄武本就是个青涩少年,那经得起麒麟这个娇俏少女的撩拨啊?所以,每次麒麟一撩他,他就忍不住红脸,显得特别没出息。

    萧南屏走到梳妆台前,把头上沉重的金凤冠给摘了下来,随手抛给了商海若,对她眨眼一笑,便转头拿起一把镶嵌七色宝石的白玉梳子,轻柔的细梳青丝。

    透过菱花镜,她瞧见商海若把金凤冠戴在了傅华歆头上,一个忍俊不禁,便笑了出来。

    然后,她就又接到了傅华歆的锋利眼刀子。

    商海若也被傅华歆没好气的瞪了一眼,她抿唇一笑,双手捧起金凤冠,戴在了自己头上,流苏金帘半遮她秀美容颜,一双似水温柔的明眸,在帘后含笑望人,几分羞涩,几分调皮,又有那一抹化不开的妩媚柔情。

    萧南屏自镜中看着对望的二人,她十分嫌弃了傅华歆一眼,商海若都这副模样了,他难道还傻头傻脑的瞧不出他这个兄弟,其实是个女儿家吗?

    哼哼,当年的梁山伯真不算最眼瞎的笨蛋,因为一山更有一山高,傅华歆才是心瞎眼瞎的笨蛋加傻子。

    梁山伯和祝英台还保存着一丝距离呢!可傅华歆和商海若呢?嘴都亲过了吧?怎么他就还没识破商海若的女儿身呢?

    爱情中的男女不是智商为零,而是负数加零再加零。

    朱雀他们四个排排站,觉得这个洞房的气氛好诡异,他们几个都有点想夺门而出了。

    萧南屏梳好了头发,也觉得此情此景十分怪异。她一个新进门的新娘子,坐在一旁看自己的夫君和别的男人深情对视?呵呵,这已经不是绿帽子了,而是把她整个人都给绿化了。

    傅华歆无视了房间里的所有活人,他起抬手抚摸上商海若微凉的脸颊,修长的手指挑起那雪白的下巴,垂眸吻上那双嫣红的唇瓣,温柔的亲吻他的新娘,心里悸动之情,恰如少年时的情窦初开,酸酸甜甜,带着青梅果子的青涩微酸,和那一丝丝酸中的甜蜜。

    麒麟瞪大眼睛看着那拥吻的二人,抬手捂住自己的嘴巴,心跳的砰砰的,脸颊因激动而泛红,眼神又有点同情的看向他们家可怜的主子。

    玄武在一旁可大怒了,这两个人是把他们主子当死人吗?居然当着他们主子的面亲亲我我的!

    “喂……”麒麟是想拉住冲动发怒的玄武,可是……还是没能拽得住这头小犟驴。

    玄武从桌上端了两杯酒,金丝红玛瑙杯,盛着清澈的酒水。

    “嗯?”傅华歆皱眉看向玄武,不明白这孩子递给他一杯酒做什么?

    萧南屏坐在梳妆台前,单手托腮勾唇笑说:“这是合卺酒,你不和容王喝,那就是我和容王喝咯。”

    傅华歆一听萧南屏想和商海若喝合卺酒,他立马伸手夺过玄武手里的两杯酒,一杯他自己端着,一杯递到了商海若手里,二人对面相望,双手交缠,一笑喝了合卺酒。

    喝完这杯酒,商海若转头笑看向萧南屏道:“这酒是好酒,就是不知道……公主可有在酒里下什么佐料?”

    萧南屏托腮望着她,一轻笑道:“容王爷,酒里有没有毒,肃王爷最清楚。他既然敢喝下去,便可证明我没有下毒。”

    商海若看她一笑,收回目光,望着眼神有些心虚的傅华歆,她真是哭笑不得了。这是第一次,傅华歆喝了别人给他下药的酒。

    而这酒中到底下的什么药,不用去问萧南屏,她心里也已清楚了。

    傅华歆的确尝出酒中被人下了药,可这药他是知道的,并非剧毒,而只是……只是暖情用的。

    所以,他才没有提醒商海若,让商海若喝了这杯酒,只想他们彼此醉一场,放开所有包袱,享受片刻的自在逍遥。

    ------题外话------

    三个人的和谐洞房花烛夜,咳咳!怎么说着有点污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