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四十二章 冀州平乱
    萧南屏带人离开此洞房,而此院则名飞鸿院,乃为商海若自小居住的院子。

    而在商海若十五岁那年,傅华歆为她建了一座誓盟楼,这处包含着少年壮志凌云胸怀的飞鸿院,便一直闲置到了如今。

    燕雀安知鸿鹄之志哉!这便是飞鸿院之名的由来。

    而商海若在少年时,纵然知自己是女儿身,心中也免不得存有那壮志凌云之志吧?

    主仆五人去了隔壁厢房,玄武依旧心中愤愤不平,为他们主子气恼那对奸夫淫夫。

    麒麟是实在看不下去了,拉了玄武到一旁,抬手半掩嘴,对玄武耳语一番,然后才没好气瞪他道:“现在知道了吧?就算那酒是主子和容王喝了,主子也睡不成容王。”

    玄武目瞪口呆好半响,才从吃惊中走出来,激动的抓住麒麟双臂道:“你是说容王是个……唔!”

    麒麟是被玄武抓住双臂抬不起手来捂他的嘴,只能屈膝撞了他肚子一下,让他闭嘴,以防隔墙有耳,被人听去了此等机密。

    玄武已松开了麒麟的双臂,他痛苦的弯腰双手抱着肚子,感觉五脏六腑都疼的移位了。

    “哎,没事吧?我可没太用力的,你别装痛吓唬我啊?”麒麟一手扶着玄武的后腰,一手向玄武肚子摸去,她心里还是有点担心会把玄武撞伤的……

    萧南屏一旁抬手扶额,这俩孩子,真是让她没眼看了。

    朱雀和青龙也转头看向别处,自从麒麟开始追玄武后,他们就不想操那个老父老母心了。

    “喂,不用你揉了,你手拿开!”玄武的脸已是通红一片,羞窘的闪躲着麒麟热情助人的手,却怎么都挣脱不开她的魔爪。

    “哎,你躲什么?让我看看有没有撞伤,要是有淤伤,可是要赶紧涂药酒推拿的。”麒麟一手拽住玄武的手臂,一手去拉扯玄武的腰带,绝对是一副女流氓架势。

    “推拿?涂药酒?你……”玄武白净的小脸上已是爆红,他一个用力挣脱开了麒麟的魔爪,转身便是迅猛的夺门而出。

    “喂,臭小子,你跑什么啊?给我回来!”麒麟在后气呼呼的撸袖子追去,追上这臭小子,她非狠狠揍他一顿不可。

    小没良心的,不识好人心啊!

    萧南屏无奈一笑摇摇头,转头看向朱雀问道:“威王那边情况怎样了?这次的叛军人数多少?胡太后派给他的兵马,可足以应对此次叛乱?”

    朱雀踏出一步,拱手低头禀道:“威王离开洛阳时,只带了一千铁骑,其余兵马皆是从冀州地方调动的,他手中握有调兵圣旨,行军起来,倒是无阻碍。”

    “算胡太后还识点大体。”萧南屏淡淡点头一笑,目光转移到青龙脸上,又问道:“常山王的魔窟如何了?可有彻底捣毁?可千万别给他留一点回血的本钱,否则,斩草不除根,春风可是会吹又生的。”

    青龙握剑踏前一步,抱剑低头道:“主子可以放心,有肃王爷的人协助,元巶的那些魔窟,无一幸免,已全部被铲除干净了。”

    “别把话说的太绝对了!”萧南屏随手端起茶杯,嘴角勾笑看向青龙,语气平缓道:“你莫要忘了,元巶他既然能在尔朱荣和胡太后之间左右逢源,便可证明他是个极有脑子和手腕的人。你们若是过于轻敌,回头输得的人,一定是你们。”

    “是,属下谨遵主子教诲!”朱雀和青龙低头拱手,神色极为严肃,人也变得谨慎了许多。

    萧南屏轻挥一下手,示意他们退下。而她,则是有些疲惫的揉着眉心,实在是今日起的太早了,她此时可有些犯困了。

    朱雀和青龙对着她恭敬行一礼,便放轻脚步退下去了。

    萧南屏在他们下去后,她便抬手掩嘴打了个犯困的哈欠,起身走向绣床边坐下,褪了鞋袜,拉上被子盖好,便准备好好睡一觉,今日真的是太累了。

    她有多久没起这么早了?似乎是自从来到这里后,她一直都是懒惰着的,好似要把上辈子缺的觉,在这辈子一起睡够似的。

    不过今日也没她什么事了,商海若从来都是滴酒不沾,陪来宾的事根本不归她管。

    至于洞房里?傅华歆在呢!哪儿还轮的上她劳累啊?

    所以啊,闲来无事的她,还是裹被睡觉吧!

    说不定,梦里还能轻薄下北冥倾绝那位美人儿一下呢!

    而此时远在冀州的北冥倾绝,已经在攻打叛贼聚集的山头了。

    此山为三山连接的山脉,山上草木旺盛,藏身是极佳的,攻打却是有点难度的。

    更何况,这里的岩洞不少,暗流也多,这群叛贼又极为懂得利用地势设下陷阱机关,之前来平乱的将军,便是因此吃了大亏,折损了一千多人。

    这也就是,胡太后为何会在这个时候,派遣北冥倾绝亲自带兵来平乱的原因。

    因为对于这样的地势,只有北冥倾绝这位善用诡兵之道的武将,才能应付得了。

    更有一点,这山上有个极为厉害的头领,他孔武有力,一把重达五百斤的铁锤,根本就是在乱军之中,所向披靡。

    一名缓带轻裘的儒雅男子,骑在马背上执帕掩嘴走过去,脸色苍白的连咳嗽几声,修长苍白的手指紧攥素帕,启唇轻声缓语道:“将军,这座山三面环悬崖峭壁,普通士兵根本……根本无法登临。为今之计,只能从这正面……咳咳!强攻了。”

    北冥倾绝一袭银色战甲,黑色披风宽大的搭在马身上,他一手握剑,一手攥着缰绳,银面具后的黑眸冰冷好似寒九天的冰雪,只望人一眼,便让人身心皆冷的犹如被冰冻住一般。他看向这位病秧子军师,淡色薄唇轻启道:“如果强攻不下,你又待如何?”

    ------题外话------

    我在这儿蹦跶着求亲们不要养文,哎呀呀!pk没有全过关,乃们养文,我一定会死的很惨的,呜呜呜……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