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四十五章 回洛阳
    北冥倾绝的确在一开始被岩洞顶上的一串串金铃声所扰乱了心神,而让他如此快清醒过来的原因,便是这女人作死的唤他“威王殿下”。

    一声“威王殿下”,让他脑海中浮现那抹顽劣的倩影,心海中瞬间清冷如冰川。

    重溟剑出,一剑寒霜!

    “啊!”女子的反应和速度都极为迅猛,可就算如此,她还是丢了一条胳膊,一手捂住断臂,她都没敢回头看一眼那隔空一剑断她手臂的男人一眼,便极为快速的钻入水中,自水中密道逃走了。

    剑冷无情的北冥少主,果然是极为恐怖的存在。

    老大说得对,这个人,她们谁都招惹不起,她不该不信老大的话,偏任性来挑衅这个可怕的男人。

    北冥倾绝在那女子跳向水里时,他便又隔空挥出一剑,水波二分,可那女子却不见了,明显是水底还有别的暗道。

    崔铭一路顺着水流寻来,果然在这处岩洞口闻到极为浓烈的血腥气。

    北冥倾绝提剑走出岩洞,眼神冷冰冰的看了崔铭一眼,不容置喙的下令道:“把岩洞炸了,立刻。”

    “是!”崔铭抱剑低头领命,然后,便带着人去准备炸药了。

    北冥倾绝回身看向那黝深的岩洞口,他拔剑出鞘,挥剑三招,瞬间飞沙走石,地动山摇。

    岩洞口已完全坍塌,重溟剑回鞘,他转身冷漠离去。

    崔铭习惯了听从北冥倾绝的军令,一点都没多嘴问句岩洞里都有什么。

    而岩洞里的好几十箱的财物,就因为北冥倾绝一句话,便被长埋在了地下。

    而那名拖着断臂一口气从密道逃出去的女子,也差点被活埋在了地道里。

    白衣男子依旧从容淡然的执伞站在树梢上,手中折扇轻摇,淡淡一笑道:“艳染,这回吃了亏,以后可要学乖了,莫要再任性。”

    “是,老大。”穿着绿纱衣,名为艳染的女子,一手捂着鲜血直流的断臂,低头臣服在了这个可怕的男人脚下。

    一般遇上这样的事,是人都会极力去好声劝人,可他不会劝人,只给你一个笑容,你懂就懂,不懂就让血淋淋的现实去教训你,让你永生记住这个惨痛的教训。

    一名红衣女子走了过去,她伸手扶起了艳染,取了身上的药,沉默的为艳染止血包扎伤口。

    而在另一边,有一名手玩金鳞鞭的黑衣少女,勾唇冷冷一笑道:“连老大都不会去轻易逗弄的狼,你居然非要上去摸一把?现在好了,被狼狠狠咬掉一块肉,你心里彻底舒坦了吧?”

    “你!”艳染气的脸颊泛红,紧咬牙,狠狠的怒瞪向那名黑衣少女。

    红衣女子为艳染包扎好伤口,便站起身来,看向黑衣少女,无奈一笑道:“金蟾,这不是闹内讧的时候。”

    名金蟾的黑衣女子,只眸光淡淡的看了红衣女子一眼,扭过头去继续玩鞭子,不在开口惹艳染不痛快了。

    “碎玉,你带上艳染。金蟾,你跟在我身边,不许再胡闹了。”白衣男子笑意温柔道,如果不是他之前做了那两件事,那他这般模样,定然会让人以为他是个极温柔的人。

    可一个能无情抛弃他一手扶持起来的山寨叛军人马,一个能冷血残酷的让属下断一臂得教训的人,他又怎会是个仁慈温善之人?

    山下

    叶上珠都急的差点气血攻心而死了,千盼万盼,他向上苍祈求要平安归来的人,可算是全须全尾没半点损伤的回来了。

    北冥倾绝回来后,便上马离开了。

    “将军,等等我,咱们一起回城啊!”叶上珠骑马紧追在后头,因为他看到北冥倾绝怀里有东西,而能让北冥倾绝收入怀中的东西,定然是难得的稀世宝物。

    “我回洛阳,和你不同路。”北冥倾绝冷冰冰的甩了叶上珠老远,而他已骑着他的宝马绝尘而去。

    “咳咳……洛阳,我也可以去的……咳咳!”叶上珠在后可被那飞起的尘土给折磨惨了,可他依旧是紧追不舍的跟上去,一定要看看北冥倾绝到底得了什么好宝贝。

    冀州刺史在后头看的那叫一个目瞪口呆,吃了一嘴巴尘土都半响没反应。这位叶军师,他到底有没有病啊?

    崔铭已带人去清理战场了,至于叶上珠的病?有时他也会迷茫,不知道这人是真病,还是装病。

    反正这么多年来,叶上珠一直咳血,可是咳了那么多年,许多名医也说过叶上珠活不过二十岁,可如今他都二十五岁了,却依然坚强的没有死掉。

    所以,要么以往的那些名医都是庸医,要么就是叶上珠根本没病。

    可是……有谁会为了装病,天天那么撕心裂肺的咳血呢?

    这一点,恐怕连将军也弄不明白。

    反正,叶上珠就算哇哇的吐血,估计也死不了,这人的命实在是太硬了。

    ……

    洛阳

    萧南屏做了个梦,一个噩梦,她梦到北冥倾绝被炸死了。

    等她满头是冷汗的醒来,坐在床上扶额喘息时,外面的天色已经黑透了,而她却诡异的睡了一整天,水米未进也不觉饥饿。

    “主子,您醒了?”朱雀推门走了进来,她手里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荤两素三道菜,在烛光下,还散发着热气。

    麒麟端着茶盘走过去,跪在桌边,把茶壶和茶杯摆放在了桌边,换走了早已冷掉的茶。

    玄武端着烛台,把屋里所有的灯全部点亮,光明驱散了黑暗,也驱散了人心底的恐惧。

    朱雀和青龙在桌边忙碌,朱雀摆好了三道菜,青龙把饭和汤自食盒里取出来,摆上桌。

    麒麟跑过去,在盆架上的青铜脸盆里拧了一条湿帕子,走到床边递给了他们家主子。

    萧南屏接过帕子擦了擦脸,湿冷的帕子,让她清醒了不少,心里那种恐惧感也逐渐消散去了。

    麒麟蹲下身,为她穿好了鞋袜。

    ------题外话------

    推荐江小岑作品:《公主谋:浴血重生覆天下》,pk求支持

    异国妓院重生的江妍琬原来想着这一生只为复仇而计,可是没想到在合作算计中,裴逸城却却赖上了她。

    说好的裴相谪仙一般,可事实上:

    裴相追妻语录

    1。脸皮厚:琬琬,你撕破了我的衣服看了我的身体,可要对我负责啊。

    2。装柔弱:琬琬欠了我,还说和我不熟,可真令我伤心。难道琬琬要对我始乱终弃。

    3。嘴巴甜;天下苍生、战火纷争与我何干,你若想覆了这天下,我们就去随便覆它个玩玩。

    裴相追妻原则

    1。夫人说的都是对的

    2。夫人要做的事情一定要支持

    3。所有靠近夫人的烂桃花都要连根拔起

    本文1v1,男强女强,男主腹黑深情,欢迎入坑。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