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四十七章 美色难拒
    北冥倾绝低头看着他腰腹上的那只手爪,她不让他脱裤子,那她又摸他裤腰带做什么?

    萧南屏被他瞅的脸上更红了,扭头干咳一声,有点恋恋不舍的收回了自己的魔爪。唉!手感真的很好啊!腰腹肌肉紧实,肌理线条优美,长年包裹在丝绸黑袍下的肤色白皙如玉,宛若细瓷,美得让人移不开眼啊!

    这窄腰搂着也舒服,胸膛靠着也好有安全感,人……呃?人似乎有点越来越冷了。

    北冥倾绝被她又搂又摸了半响,在她即将凑上红唇要咬他胸前一点时,他周身燃起的欲火,一下子就极速下降到了零度,寒冷的如冰似水,还有点刮疼人脸的飕飕冷风。

    萧南屏觉得她并没有错,经受得住美色诱惑的不是柳下惠,而是性冷淡。

    北冥倾绝面具后的眸子,冷冰冰的瞪她一眼,转过身去,伸手拿起床上那套暗绣竹纹的丝绸长袍,可是忽然间,他屁股被人自后拍了下,当他猛然回头瞪去时,那个向他伸出魔爪的小女子,已经潇洒的挥手出了屏风了。

    萧南屏还是觉得她没有错,是北冥倾绝先凶她的,她打他屁股一下出出气,也是在情理之中的。

    傅华歆盯着这位犹如骄傲孔雀般走出来的公主殿下,十分好奇的问:“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脱裤子,这可是件很严重的事。

    萧南屏挥袖落座一拍桌子,坐姿十分霸气,桃花眼似含三分笑意,看着对面被她吓得花容失色的妖男,嫣红的唇边扬起一丝微笑道:“肃王爷,你如此在乎威王殿下,是不是……想红杏出墙啊?我告诉你,这事别说我不允许它发生,就是我家王爷……她也会在你爬上墙头前,先打断你第三条腿的。所以,你就不要觊觎我家北冥哥哥的美色了,他是不可能有兴趣去推倒你的哦。”

    傅华歆呆愣了半响,回味了半天,才从这个女人的疯言疯语里醒过来。

    萧南屏单手托腮偏过头去,她拒绝接受傅华歆犹如看白痴的目光,她只喜欢别人看到她时的惊艳目光,或是被她一剑飞血时惊恐万状的目光,那才让人心情愉悦,不是吗?

    “有病!”傅华歆憋了半天,才没好气瞪她一眼,转身侧坐着,端杯继续喝酒。

    这个桑落酒的清香与绵甜滋味,此时都因为某女的妖气,而变得又酸又辣又难喝了。

    商海若已经停止抚琴了,她起身离开琴案后,缓步走出珍珠帘后,来到正堂的桌边坐下来,望着摆弄一个古怪铁盒子的萧南屏,温和笑问了句:“这是何物?瞧着可真怪。”

    “八宝七窍琉璃匣,是广白的师父,风烛大师临终前最后一件精湛无比的作品。”萧南屏嘴角含笑回了商海若一句,低头继续摆弄着这个表面看起来平平无奇的玄铁匣子。

    这东西是北冥倾绝给她的,也不知道他到底从何处得来的这件稀世珍宝?

    商海若听了此物的来历,不由得蹙眉道:“此物相传早毁于十年前了,雅岚是从何处得到的?”

    “估计是这次平乱中得到的吧!”萧南屏摆弄了一会儿,实在打不开这个古怪的匣子,她累的脸颊彤红的长舒了口气,随手把匣子丢给了旁边坐着的商海若,看看对方能不能打开这个传奇匣子吧!

    商海若接手匣子,她也是好一番鼓捣,可匣子依旧是纹丝未动。

    傅华歆抬手接住商海若抛来的黑匣子,他将右手中的杯子放在桌上,两只手把玩了这只黑匣子一会儿,也是徒劳无功。

    呵!这玩意儿,玄铁打造的,就算破坏式的打开方式,那也要重溟剑或七星龙渊剑那样的神兵利器,才能把它劈开。

    可如果真如此暴力的打开这匣子,那这宝盒也就毁了。

    萧南屏见傅华歆也打不开这玩意儿,她从最开始得宝的兴奋激动心情,变成了现在的满心失望和无力。

    打不开的宝物,留着也只是一块废铁,根本没有半点用处啊!

    北冥倾绝从帘后走出来,银冠束起的墨发都干了,可见他是用了内力的。

    傅华歆扭头看向一袭白衣飘逸如仙的某人,他心里总算明白,为何萧南屏这个妖女,总是想摘这家伙脸上的面具了,这面具实在太碍眼了。

    试想一下,一袭白衣的北冥倾绝,再展露出他那张妖孽众生的脸,是仙是妖都是他啊!

    商海若也是看愣了,白衣的飘逸,她一直都不觉得适合北冥倾绝和傅华歆,可当一向衣着严谨沉冷的北冥倾绝穿上一袭飘逸的大袖白袍时,她却觉得眼前一亮,这颜色适合极了北冥倾绝,如雪般的白,如冰般的冷,带着点不可靠近的疏冷淡漠,完美的犹如九天谪降的清冷仙人。

    萧南屏已经后悔了,黑色让北冥倾绝沉冷如杀魔,可白衣……这就是一位禁欲气息极重的九天神祗啊!

    果然,这白衣她让人做来,就是为了最终被她亲手扒掉的。

    “哟!小妖女也知道害羞了啊?”傅华歆早一旁阴阳怪气一笑,那嘴角噙的笑容,要多冷讽有多冷讽。

    萧南屏没有理傅华歆的冷讽,她只是把那个黑匣子还给了北冥倾绝,这东西她实在是玩不了。

    想她前世也是善解锁和密码箱之类的东西的,来到这里后,她与天机子和曲莲结交,机关术也接触不少。

    可这个八宝七窍琉璃匣,她就是用尽办法都打不开。

    北冥倾绝淡冷的走过去坐下来,淡冷的接过那只匣子,淡冷的与萧南屏保持着距离。

    商海若见北冥倾绝忽然对萧南屏如此淡冷疏离,她不由在一旁温和笑说道:“雅岚,南屏也只是年纪小贪玩一些,你就不要和她计较了。”

    北冥倾绝依旧低头解锁,只不过,他肯开口说话了,冷冰冰的嗓音里有点酸气道:“你们倒是很亲密,才成亲几日,就这般亲昵了?”

    商海若但笑不语了,兄弟吃醋了,她还是避避嫌吧!

    傅华歆就喜欢和北冥倾绝作对,一见北冥倾绝不高兴吃醋,他便饮酒肉麻的唤了声:“萧妹子呀!你今儿这身裙子真好看,蓝色和若竹色,最能称出妹子你那出尘脱俗,卓尔不凡,风流潇洒,狂放不……”

    “肃王爷,请嘴下留情,让我还能有点人样儿吧!”萧南屏是真受不了傅华歆这个变态,毒舌又小气,记仇还八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