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四十八章 美人局中坐
    北冥倾绝已经打开那只匣子了,他刚才的动作一直很快,白皙修长的手指翻飞,令人一阵的眼花缭乱,待人回过神来,那只匣子已绽放五彩流光的开启如莲花了。

    萧南屏望着这只内有乾坤的匣子,总算明白风烛为何会给它取名“八宝七窍琉璃匣”了。

    这只匣子外表是黑色的玄铁打造的,内里的每一片花瓣皆是用五彩琉璃镶嵌在玄铁上的,莲心有七孔,每一个孔眼皆由一颗珠子嵌在其中,而这七颗鸽子蛋大小的珠子,材质皆是不同的。

    中间发光的是颗夜明珠,旁边围着的六颗珠子分别是黑珊瑚珠、金琥珀珠、白砗磲珠、红玛瑙珠、粉珍珠、绿猫眼珠,加上五彩琉璃莲瓣,刚好是八宝。

    而这只内里满是珍宝的匣子,在夜明珠的温柔光亮映照下,流光溢彩,绚丽夺目,宛若天界神物。

    北冥倾绝伸手扭动莲心中间的夜明珠,正反扭动七下,只听一声机关簧脆响,那颗珠子便被摘了下来,露出了一个可容纳一封信件的直筒空间,黑洞洞的,毫无凸出特点之处。

    萧南屏这才明白,天机子当初为何会说风烛的“八宝七窍琉璃匣”,便是不可泄露的天机了。

    如果用这个宝匣藏秘密,世上又有几人能窥见天机?

    “原来,这就是‘天机不可泄露’。”商海若也听过这只宝匣的传说,可却也一直不懂,为何一只匣子,偏被人传的那般神神秘秘的。

    北冥倾绝把夜明珠放入孔眼中,他抬手挥袖收起了这只宝匣,便恢复原状的玄铁匣子,转手递给了萧南屏,意思很明确,这是送给她的礼物。

    萧南屏对上北冥倾绝这双沉静如幽潭的眸子,不知为何,她竟然莫名觉得好心虚。

    她是有很多秘密在心里,可北冥倾绝却送她一个可以永远保住秘密的宝匣,这意思不言而喻,就是他愿意帮她保住她心里所有的秘密。

    北冥倾绝把宝匣送给萧南屏后,便提剑起身离开了。

    外面的疾风暴雨已经过去了,雨过天晴后,天上挂起了一道绚丽的彩虹。

    蓝天,白云,微风伴着雨后一缕花香,一切都美好的惬意。

    可萧南屏的心情,却是一点都不好。

    傅华歆觉得萧南屏就是个有病的妖女,时不时发场疯,比他还要喜怒无常。

    商海若拉着傅华歆的手,一路劝着他安抚着他,就怕他回去找萧南屏打一架。

    唉!萧南屏手里可有七星龙渊剑的,傅华歆和她对上手,可不一定能讨到好处的。

    “你说她是不是真有病?那个冰人对她好还错了?她凭什么不高兴啊?”傅华歆虽然一直和北冥倾绝不对付,可这回他真替北冥倾绝觉得委屈了。

    “行了,这事你不要管了,雅岚和南屏都是聪明人,他们不会因为这点闹不愉快的。”商海若拉着他的手臂,好笑的劝着他。唉!这人,明明很讨厌雅岚,这时候却又为雅岚鸣不平,真不知道他心里是怎么想的。

    傅华歆也觉得他这样很不对劲儿,北冥倾绝好不好关他什么事?那家伙能被女人抛弃了,一辈子娶不到媳妇儿才好呢!

    哼!他真是酒喝多昏了头了,居然会去想管那家伙的破事,他不是有病吗?

    商海若哭笑不得的拉走了这位病人,人家俩人的事,他操的上心吗?操了心,雅岚也不会领情,反而还会说他多事。

    这两个人,从来都是这样的,不是吗?

    北冥倾绝离开容王府后,便直接回了威王府,并没有去宫里见胡太后。

    凡平反之事,他都只负责平反,其他的皆不归他管,包括向胡太后复命之事。

    皇宫

    宣光殿

    胡太后懒卧睡榻,单手支头闭眸问了句:“城门有消息了吗?”

    穆嬷嬷躬身回道:“回太后,威王爷已经先回来了。”

    “哦?他回来了?”胡太后睁开眼睛,看向窗外碧空如洗的蓝天,嘴角噙笑意道:“回来却不进宫复命,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目中无人。”

    穆嬷嬷躬身低头道:“太后一开始要的便是把无坚不摧的利剑,利剑不需要懂规矩,只要好用就行。”

    “嗯!说的也是。”胡太后收回往天的目光,转头看向穆嬷嬷,又笑问了句:“他是直接回的威王府吗?”

    穆嬷嬷对此沉默了片刻,才躬身微皱眉道:“回太后,威王先去了容王府,换了一身衣服,才回的威王府。”

    “什么?他先去的容王府?”胡太后猛然坐起身子,眼底立时汹涌起滔天怒火,抛甩出了手中把玩的翡翠珠串,气的胸口剧烈起伏,咬牙切齿怒拍床沿道:“她萧南屏到底想做什么?捆住一个商海若,牵住一个傅华歆,如今她居然还想把北冥倾绝抓在手里,她……”

    “太后息怒,这事需得从长计议。”穆嬷嬷忙上前跪在脚踏上,一手为胡太后轻抚着胸口,深怕胡太后又被气晕过去。

    胡太后当然知道对付萧南屏急不得一时,可这个臭丫头欺人太甚了,她居然想一举毁了她北国宝鼎的鼎立三足?

    可恨!

    可恨啊!

    ……

    当天夜里,萧南屏便是辗转反侧难以入眠,抱被坐在床上,埋首膝上,心里越发的犹豫不决。

    从最开始被天机子潜移默化,心中长存天下大义,不可因一己之私,害得天下涂炭生灵,百姓流离失所。

    到如今被北冥倾绝这段感情所影响的……她越来越心软了,心软到生出了要欺骗萧衍的心思。

    疯了疯了,最初她只想玩玩而已,怎么就真逐渐把心给失了呢?

    这场美人计,到了最终,却是她自己中了吗?

    天啊!为什么施美人计的是她,中美人计的还是她啊?

    救命啊!她真觉得自己可以一头撞死了。

    “你头疼吗?我可以帮你按按。”北冥倾绝一袭白衣如仙般到来,他把剑放在了床头茶几上,人却已坐到萧南屏身旁,伸出骨节分明的双手,如玉般的手指按在她两侧太阳穴处,力度轻柔,神情认真且严肃。

    ------题外话------

    我家威王殿下不是性冷淡!不是!不是!不是!重要事说三遍,威王殿下shen很好的,我对灯保证!今天依旧三更,亲们记得追文留评支持云玲哦!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