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五十一章 不公平的分赃
    一番忙碌后,他们总算是千辛万苦吃上一顿饭了。

    商海若尝了一口盘中烤鱼,佐料很足,味道很好,能赛过天香阁大厨了。

    傅华歆吃了北冥倾绝烤的鱼后,他心里更郁闷了。

    这小子从小就冷冰冰的像座冰山,可冰山却会下厨,还很精于机关阵法,可谓是上得战场,下得厨房,令他有点嫉妒的心酸了。

    恰在傅华歆把鱼当做北冥倾绝咬的时候,老威王却笑呵呵的自豪道:“我家大孙子,虽然小的时候像块木疙瘩,可长大了却出息了啊!瞧瞧,这身姿样貌,这手艺!还有,他非常洁身自好,从不沾染女色,也没有不良嗜好,除了性子有点冷,人寡言少语了点,其他真没什么缺点,对吧南屏丫头?”

    萧南屏在一旁边吃鱼边点头,抬眼看了那沉默吃东西的北冥倾绝一眼,她从转头对着老威王,竖起大拇指笑夸赞道:“这一切都是老威王您教导有方,别说是威王这般风华绝代的人才了,就是那资质再不好的人,到了您老手里,那也能教出个六七分模样不是?”

    老威王她这一通夸,那可真是通体舒泰,精神抖擞的端杯笑哈哈道:“丫头,为你这番话,咱爷俩儿得喝一个。来,干!”

    “干!”萧南屏和老威王干了一杯,豪爽的仰首饮尽杯中酒,与老威王相视一笑,兴致颇浓的聊到了一起。

    老威王喝着酒,忽然有感而发的醉吟道:“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

    “慨当以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萧南屏素手执杯接道,见老爷子眸含激动之情的望着她,她红唇边扬起笑意,与老爷子又碰了一杯,一老一少,再次豪气干云的满饮了此杯。

    傅华歆在一旁品一口酒,也是心有所感吟道:“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为君故,沉吟至今。”

    “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嘉宾,鼓瑟吹笙。”商海若温和尔雅接下,眸光含笑望向傅华歆,他的心意,她又岂会不知?

    傅华歆扭头看向她,勾唇一笑,二人对望,一切尽在不言中。

    北冥倾绝搁下筷子,起身去看了一旁锅里的鸽子汤,汤里放了商海若采的香蕈,此时已是咕嘟咕嘟冒泡,过一会儿,应该就熬好了。

    傅华歆打的鸽子不老,肉嫩膘肥,煮汤吃肉最好。

    “好啊!我说我的鸽子怎么一去不回了呢?原来是你们这群狗胆包天的贼……给爷把我的小宝贝给炖了啊?”一个锦衣华服的纨绔少年,带着一群人气势汹汹而来,看到那咕嘟冒泡的鸽子汤,他一脸心疼的捶胸顿足啊捶胸顿足。他的鸽子,一百两一只的鸽子啊!

    北冥倾绝把砂锅盖子盖上,连头都没回一下,举步走回桌边坐下,背对那群人,伸手指向一旁惬意饮酒的傅华歆,声音一如既往的冰冷清寒道:“鸽子,他打的。”

    咔嚓!傅华歆捏碎了手中的酒杯,残余的酒水,滴在了他如血色般的袍摆上。

    商海若取了自己用的白帕,为他擦掉了膝上的酒渍。

    老威王更不会理那些乱吠狗崽子了,他和萧南屏继续饮酒唱吟道:“神龟虽寿,犹有竟时。螣蛇乘雾,终为土灰。”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萧南屏与老威王靠近又碰一杯,对于这位白头的名将老人,她心中甚为心疼。

    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

    而这位老人家英雄一世,如今却是年老病痛缠身,再无昔日风采,更是壮志难酬,怎能令人不唏嘘,怎能不让人心疼。

    “丫头,你真说到老人家心坎里去了。”老威王手里端着酒杯,望着她慈祥笑说:“你要是我老头的孙女该多好?可惜咯!老头没福气,只有孙子命,没有孙女命。”

    萧南屏笑而不语,与老人家又碰一下杯,笑饮口酒,心中不由一叹啊!想她要是老威王的孙女了,那以后还咋嫁北冥倾绝?

    所以,老威王还是没孙女命的好!

    大不了到时候,她把自己送给老人家当孙媳妇好了。

    那少年满脸怒气的瞪向那名红衣男子,一看之下,可把他气的快吐血了。活祖宗哎!这个肃王爷怎么老和他做对啊?他上辈子刨他祖坟了吗?有他这样逮着他一个人欺负吗?

    商海若也认出对方是谁来了,还真是冤家路窄了,居然在这里遇上了胡多思,之前傅华歆打的那个胡太后的内侄。

    胡多思已经带人气势汹汹走了过去,今儿拼得再挨一顿揍,他也要为自己的鸽子讨回个公道。

    萧南屏抬眼看了这油头粉面的小子一眼,转头与老威王继续聊天道:“您老人家要是喜欢喝酒,回头我向我那位道友讨要几壶仙酿,那酒才是味香养生呢!保您老人家喝了那仙酿后,身轻气爽,年轻他个二十岁。”

    “哎,你丫头怎么还有道友啊?”老威王一般是不信鬼神的,佛教道教他都不没兴趣。

    可一听萧南屏提前什么道友,他还以为萧南屏是带发修行的呢!

    萧南屏已经看见那砂锅被蒸汽顶起来了,热汤正冒着泡往外漏呢!她来不及向老威王解释了,放下酒杯便起身疾步小跑了过去,用帕子捏住盖子,打开了锅盖,拿过一旁的托盘,挥袖拍出绵柔一掌,把砂锅移到托盘上,转身笑走回去道:“汤好咯!准备好碗,本公主亲自给你盛汤,荣幸吧?”

    “不觉得荣幸。”傅华歆没好气瞪她一眼,最讨厌这个妖女接近阏辰了。

    萧南屏回瞪他一眼,转身走到自己座位处坐下来,砂锅放在桌子中间,她拈一只木勺,先盛一碗汤送给老威王尝尝鲜,之后才给大家也盛上一碗,最后是她自己的,鸽子肉和香蕈太好吃了。

    老威王年纪大了牙口也不好,一块鸽子胸脯肉,也就吃了两口,倒是觉得这香蕈味道很合他老人家口味。

    ------题外话------

    今天就一更哦!12点就下榜了,看文的亲抓紧留评哦,12点后活动就结束啦!感谢亲爱哒们连日来的支持,云玲群抱抱乃们,亲一个么么哒!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