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五十九章 天生秀骨
    傅华歆狠瞪萧南屏一眼,伸手抓了商海若的手就走。这个妖女,花招太多,勾引男人一套一套的,他真怕阏辰早晚也会被这妖女给勾引走了。

    萧南屏笑望着傅华歆的背影,伸手搂住北冥倾绝窄瘦的腰身,靠在他怀里说:“以后你可别学他,瞧瞧,多小媳妇样儿?”

    北冥倾绝长臂一伸,搂住她纤细不盈一握的小蛮腰,转身向着飞鸿院大门走去。

    萧南屏一路都在笑,笑如银铃,声如黄莺出谷,无论是笑是言,她一张口,听在人耳中便都是享受。

    商海若于傅华歆走在前头,在看不到萧南屏那副绝色花容时,这传入耳中的轻笑软语,便是越发的听来悦耳了。

    “这小妖女也不知道是不是什么妖精变的,怎么哪哪儿都让人觉得勾人呢?”傅华歆皱着眉头,回头看一眼身后那个笑语嫣然的女子,真心觉得她美的太不像人了。

    人能不仅貌美、姿秀,音且清吗?

    不能!世上无完人,美人再美也有其缺点。

    可萧南屏这个女人,她拥有绝色倾城的容貌,美玉无瑕的肌肤,窈窕的身姿骨肉均亭,眼眸灵动好似会言语,声清笑脆犹如最好的画眉鸟在歌唱,走起路来步履轻盈似玉足踏在荷叶上,说不出的摇曳生姿,风流潇洒。

    所以,这样的人,怎么看都不像是真人吧?

    “其实她还是玉骨冰肌体含香,那头青丝摸上去,比上等的绸缎还要柔滑。”商海若虽然武功不是三人中最好的,可她却会摸骨,萧南屏是她见过玉骨中最秀的女子。

    这样的女子,似乎只出在一个家族里,而那个家族却在三百年前,便从世间消失了。

    而萧南屏很可能是那个家族遗留下的血脉后裔,只不过这个家族被世人遗忘了,萧南屏才能这样安安稳稳的活得像个普通人。

    “秀骨?”傅华歆有些震惊的看向商海若,这个他是知道一点的,因为容王府藏的三本奇书,他曾有缘陪商海若看过几页,故而深知“秀骨”二字代表着什么。

    萧南屏竟然是天生秀骨之人,难怪身姿如此秀美,步履如此轻盈,只因她这样的人,就算看着和别人一样窈窕,可体重却会轻上至少二十斤,原因便是生就的骨骼过于轻秀。

    以他目测来看,萧南屏应该是个八九十斤似的姑娘。

    可如果真抱起来,恐怕也就六七十斤吧?

    “我之前装作与她玩笑时抱过她,她的体重大概只有六十五斤。”商海若也是因为抱过萧南屏,才会更肯定她的猜测。

    傅华歆已经没话说了,那个家族的人真是太奇怪了,怎么能有人看着该有八九十斤,结果一称重却只有六十多斤呢?

    萧南屏,她就是个妖女,凡人就没有这么诡异的。

    飞鸿院附近是禁止人靠近的,因为萧南屏放过话,说她喜欢养毒物,不想死的人,最好是绕着她飞鸿院方圆十丈外走。

    因此,他们在飞鸿院外嬉闹,才不怕人看到。

    “别闹了,我们现在去王府地牢,你们都速度快点儿。”商海若无奈的回头看向那二人,叹声气,也没好说他们什么。

    萧南屏就是个顽劣小姑娘,至少在他们几人里,萧南屏年纪最小,该被宠惯着的,所以她不会责备她,还会对她很为宽容。

    至于北冥倾绝?平常已经很不爱说话了,她再训他一顿,说不定以后就成哑巴了。

    傅华歆狠瞪北冥倾绝一眼,他非常不喜欢商海若去惯宠别人,无论男女,都不行。

    北冥倾绝与傅华歆对视一眼,傅华歆眼中射出的火焰,到了他眼里,瞬间就给冻成冰中火了。

    傅华歆气的胸口有点疼,这人就是这么讨厌,喜欢上一个妖女,更讨厌。

    商海若怕傅华歆又和北冥倾绝打起来,只能拉着他的手,快步向前走出很远,把距离拉开了,他们也就都安全了。

    萧南屏和北冥倾绝在后紧追飞掠在黑夜里,犹如四个鬼魅,匆匆一瞥而过。

    怀着心事睡不着的商蔓,独自一人在假山林立的花园里提灯散步,忽然看到有几个黑点从飞鸿院那个方向飞出来,去的地方……好像是地牢的方向吧?

    怎么可能呢?容王府暗中戒备森严着呢!不然小偷小摸还不把府里的东西偷光了。

    所以,这几个人一定不是外人,否则早被暗卫给抓住了。

    而既然是从飞鸿院出来的,又是四个人,定然就是商海若他们四人。

    哼!深更半夜,一个妇道人家居然和三个男人一起出去,就算其中有自己的夫君在,那也是不守妇道的。

    她暗暗咬牙,提着灯笼,踩着碎步,向地牢方向走去。

    哼!她一定要去看看,他们半夜不睡觉,倒是在搞什么鬼。

    ……

    地牢

    商海若带路,自然无人敢拦路。

    地牢里的夫妻二人,是朱雀白日里送进来的,持的还是商海若的令牌,看守地牢的侍卫,自然是不敢不谨慎看管的。

    也因此,容王府里,才没有人知晓地牢里关进人去了。

    商蔓提灯到来时,刚好看到他们四人下了地牢,最后一个背影,明显便是北冥倾绝。

    她就有些闹不明白了,一向和商海若他们不算太亲近的北冥倾绝,为何近日来总爱往容王府跑呢?

    侍卫见远处走来一名粉裙娇俏的少女,手提一盏绿纱灯,走近一看,他们才认出原来是府上的五小姐。可就算是五小姐,也是不被允许下地牢的。

    商蔓毫不意外被看守地牢的侍卫拦住,她双手握着灯柄,看向他们傲慢道:“我大哥深夜来地牢,要审问的到底是何人?”

    容王府的地牢可一向是形同虚设的,这些年来,更是都荒废了。

    如今商海若突来来此,地牢里一定关了很重要的人。

    两旁侍卫对商蔓的态度够恭敬,可也够严肃。

    其中一人,正方的脸上一片严肃,拱手垂眸道:“请五小姐恕罪,王爷的事,属下不敢过问。”

    “你……”商蔓眉头一皱怒瞪向对方,双手紧握了握灯柄,心中再有不甘,也只能怀着满腹的怒火离去。

    两名侍卫恭送商蔓离去,从头至尾,都是姿态恭敬,态度严肃,真不愧是祝伯教出来的人。

    ------题外话------

    PK期间加更哒!偶继续蹦跶卖萌求收藏!求点击!求五星评价票!(注:惯例,二更在中午12点,群抱么么哒^3^)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