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六十一章 捆绑游戏
    一行人离开了地牢,那对假夫妻也被放出了容王府。

    至于他们能不能活着走出洛阳?那就要看他们是否得上苍庇佑了。

    翌日

    萧南屏依旧在懒床,因为昨夜睡晚了,今儿闲来没事,便好好在床上躺着吧!

    商海若依然是风度翩翩,从容温和而来,她负手立在床边,语气平静道:“他们死了,是沈二派人杀的,更是意欲栽赃给容王府。”

    “那他可真够能作死的……”萧南屏抬手掩嘴打了个哈欠,趴在枕头上眼睛紧闭,红唇微嘟道:“这个时候,你该去宫里给胡太后请安,把这个笑话说给她老人家听听。”

    商海若拂袖落座在床边,笑望着她红扑扑的小脸道:“宫里我已经去过了,刘氏的诰命也被摘了。至于那个笑话?我说的不好,惹了太后不悦,我便回来了。”

    萧南屏总算舍得睁开眼睛了,她偏头看着床边坐着的锦衣王爷,忽然乐起来道:“王爷,这样看着你,让我想起了贾宝玉。”

    因为她曾经听过黄梅戏,戏里的贾宝玉就是女扮男装的。

    商海若不知道谁是贾宝玉,所以对此这只是一笑道:“日头可快到午时了,你日日这样耗费光阴,不怕此生虚度吗?”

    “虚度?没有吧!”萧南屏眉眼含笑看着她,忽然坐起身来,靠近她勾唇一笑:“王爷,你似乎很想让我做点什么,或者说……你想看北国大乱,这个天下又易主?”

    商海若与她四目相对,脸上笑容温和如初道:“就算我不想你做什么,你也是会搅浑北国这江水的,不是吗?”

    萧南屏抬手拂过自己颊边的发丝,偏头看向那面珍珠帘,慵懒笑说道:“北国之乱会因我而起,可亡北国的却不会是南国。这一点,阏辰你可要记清楚了。”

    商海若温和的笑看她侧脸轮廓,天生秀骨的人,果然是无一处不秀丽。

    萧南屏目送商海若离去,抬手击掌两下,朱雀便进来了。

    朱雀走进来,双手奉上最新消息。

    萧南屏满脸疲态的看向朱雀奉上的火漆印信,她叹口气,还是接过信打开一看,看完后,她抬手揉着额角吩咐道:“去把那个天青色锦囊送给那人,让他带回去交差。”

    “是。”朱雀伸手接过已拆开的信,便转身离去了。

    在朱雀离开后,萧南屏又看向麒麟和玄武吩咐道:“麒麟,你去监视中书令犹府。玄武,你去皇宫南门蹲守,注意隐藏,不要曝露自己。”

    “是!”麒麟和玄武双双拱手领命,随之离去。

    萧南屏在朱雀他们三人离去后,她便起身自行更衣洗漱,并吩咐人去寻了商海若。

    商海若是刚离开飞鸿院,还没走多远呢!便又被飞鸿院的婢女给请了回去。

    萧南屏今儿换了一袭深紫色的丝绸交襟窄袖骑装,腰身紧束,配一条两寸宽的紫色绣金凤腰封,中间是金镶的白水晶,精致且华贵。

    商海若进来时,正见她在穿一双长筒黑色马靴,收束的小腿很纤细,不大的小脚很显秀气。

    萧南屏直起腰来,对商海若轻挥手一笑,意思是让商海若稍作片刻,而她则走到梳妆台旁坐下来,素手拿起一把雕花精美的紫檀木梳,简单的梳了一条高马尾,用紫色绸带束缚紧,这才又戴了一个镶嵌紫宝石的小银冠,穿插一根银簪固定好。

    商海若坐在厅堂里饮茶,等听到有脚步声靠近她时,她才转头看向那位英姿飒爽的美人儿。

    这样不施粉黛,不着襦裙的萧南屏,少了几分女子的妩媚多情,多了一份侠女飒爽的英姿。

    可无论是妩媚,还是飒爽,这个女子都是美丽不可方物的。

    萧南屏手中拿着一把鞭子,走出去,并没有坐下来与商海若喝一杯茶,而是勾唇一笑道:“王爷,我要出去一趟,可容王府外的苍蝇着实烦人,我不想费力气去拍死他们,所以,就请王爷委屈点,暂时在飞鸿院当个沉迷美色的‘男人’吧。”

    商海若一手执杯,对此她颔首轻笑道:“公主尽可去散心,本王在家等着便是。”

    “那就多谢王爷了。”萧南屏对商海若一笑,便转身出了门,轻盈似一片被风吹起的花瓣,轻飘飘的,悄无声息的离开了飞鸿院,不曾被任何人所发现。

    商海若在喝完杯中最后一口茶水,这才放下杯子,淡笑起身去关闭了房门。

    正端着点心送来的婢女,见房门紧闭,眉头不由一轻蹙,站在院中沉思片刻,便唇边勾起一丝了然的笑容离开了。

    商海若在房间里无奈苦笑,这下好了,她滥情的坏名声里,又要浓墨重彩的添上一笔了。

    唉!罢了,反正在洛阳城的人们眼里,她早就是个贪色滥情的坏“男人”了。

    ……

    萧南屏出了容王府,便察觉有人跟踪她。可她却还装作不知道的样子,引着人一路出了洛阳城。

    对方远远的跟着她,在出了东城门后,便把人跟丢了。

    此人是一名黑衣劲装男子,腰间挂一把黑鞘刀,冷峻的脸,漆黑的眸,浑身上下皆透着毫不掩饰的阴沉杀气。

    他在原地待了片刻,便转身向来时路飞去了。

    萧南屏在对方离开后,她才自一棵参天大树上飞落而下,翩然落地后,手中卷起的长鞭便挥了出去。

    啪!一只手指修长骨节分明的大手握住了鞭子尖,北冥倾绝宛若修竹俊雅的身影,也从一棵树后走了出来。

    萧南屏素手握着精致的鞭子把,勾唇对他一笑,声柔语软道:“威王殿下,你这功夫不错啊!跟了我这么久,我都没发现你呢!”

    北冥倾绝握着鞭子尖的手一个用力,便把那个无时无刻不在作死诱惑他的小女子,给拉到了怀里。

    萧南屏旋转着扑入他怀里后,仰头望向他,眨眼一笑道:“威王殿下,你喜欢捆绑游戏啊?早说啊!我可以请人专门制作一条红绳子,你想怎么捆绑本公主,就怎么捆绑,可好?”

    北冥倾绝低头望着被鞭子捆绑住了,却还是嘴巴不肯休的小女子,忽然很想打她一顿屁股,看她还敢不敢这般放肆的撩拨人。

    ------题外话------

    ——小剧场——

    公主:我撩他,他怎么没反应?

    作者:他这是内敛。

    公主:内敛在心不在身吧?

    作者:呃?或许……他有病?

    威王殿下,一剑出鞘!

    作者君,亡!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