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六十二章 遇蛇
    萧南屏在被吻住嘴唇时,便是吃痛的闷哼一声,脚下极为不客气的踩了北冥倾绝的脚背一下。

    北冥倾绝任她踩了一下,唇齿不由分说的对她又亲又咬,没轻没重的一番蹂躏后,才依依不舍的暂时放过了她,为她解开了捆绑住她的鞭子。

    萧南屏指尖抚摸着有点麻疼的唇瓣,没好气瞪他一眼,见他居然把玩起她的鞭子,她不由得心尖儿一颤,这样的他可太像一个黑暗教父了。

    北冥倾绝把玩一下这把鞭子,便伸手递还给了她,并望着她说:“我没有跟踪你,我是来采药的。”

    萧南屏接住她的鞭子,眼眸瞟向他马背上的背篓,里面果然有不少新鲜的草药。

    北冥倾绝转身走向马匹,未回头问了句:“你出城做什么?”

    “想你了,找你来的。”萧南屏收起鞭子,双手背后走过去,先调戏他一番,在他回头冷冷看着她时,她才收起嬉笑模样,清了清嗓子道:“嗯哼!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去拜访一下常山王,给他送份大见面礼罢了。”

    “元巶来洛阳了?”北冥倾绝把马背上的背篓调整好,才回身望向她,面具后的双眸依旧清冷冰寒,平静无波。

    萧南屏盯着他的眼眸不由又看愣了,明明是这么黑白分明的漂亮眼眸,为何总这么冷呢?

    北冥倾绝也不急于让她回答,只是与她这般静静的对视着。

    萧南屏发愣了片刻,才调整心情,望着他笑说:“元巶是偷偷来洛阳的,此事胡太后尚不知。而他如今住的地方,乃是犹家的城郊别院。”

    “犹德不会与元巶相交。”北冥倾绝淡冷道。

    “是啊!犹德是个十分低调的人,他不求高官厚禄,只求一家安好,自是不会招惹像元巶这样的麻烦人物。”萧南屏手握鞭子向前行,在她身后跟着牵马相随的北冥倾绝。

    北冥倾绝本是打算采药完就回城的,此时因遇上了她,他便不好丢下她一人回城了。

    毕竟,她是要去冒险寻仇的,而仇人又不好对付。

    “元巶是与犹尧认识的,这位犹二公子野心很大,不止想取代他大哥成为犹家之主,更是痴心妄想着当一名位极人臣的开国功臣呢!”萧南屏踩着腐叶缓步前行,红唇边勾着一抹若有若无的笑意,清清冷冷,透着一丝冷意杀气。

    北冥倾绝一手拉着缰绳,一手握剑继续跟着她走。

    至于他会被她带到何处去?这一点他倒是没想过。

    萧南屏双手背后走着走着,忽然转回身对他一笑:“既然你说你是来采药的,那我们就继续去采药吧!唔!当然,打蛇也行,多弄点蛇胆送给老威王,清肝明目是最好的了。”

    北冥倾绝牵着马停下步子,望着她半响,才目露疑惑道:“女子不都是怕蛇虫鼠蚁的吗?为何你……”

    “我?我怎么了?”萧南屏背手阔步走过去,抬头望着他调皮眨眼道:“你是想说我不像个姑娘,又泼辣又刁蛮还不讲理,是不是?”

    北冥倾绝十分认真的将她上下打量一番,望着她轻摇头道:“不!你是狡猾、大胆,放肆。”

    萧南屏听他这番评语,不由扑哧一声笑道:“我的威王殿下啊!你把我看的这般透彻了,怎地还敢靠近我呢?你就不怕我把你算计的骨头都不剩吗?”

    北冥倾绝眸光平静的望着前方,轻摇头启唇道:“我不怕你的算计,因为,人的脑袋,硬不过我手里的剑。”

    萧南屏一瞬愕然,眸光移向他手里的那把重溟剑,抿唇笑点了点头。的确,所有的算计,都能被重溟一剑斩断个干净。

    北冥倾绝将马放在山脚下,他带着萧南屏一起上了山。

    萧南屏是一进了山,就化身为了识宝土匪。

    北冥倾绝跟在她身后,一路走来,他越发的目瞪口呆了。

    萧南屏进山,那是天材地宝皆遭殃了。

    一路上,她从那表象平平的石头,到枯树枝一样的烂木头,无一不捡捡挖挖的丢进了那背篓里。

    北冥倾绝觉得她的做法很奇怪,便拿起一块鸡蛋大的石头,手指用力捏了一下,便看到石头内里竟然是碧绿的翡翠。

    至于那像树根的东西?黑乎乎的,脏兮兮的,也不知又是什么宝贝。

    “前面似乎有蟒蛇的气息,体积应该还不小。”萧南屏手里拿着那条鞭子,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山里深处走去。

    北冥倾绝在后警惕着四周的动静,凭感觉而言,此地暗藏着一股比巨蟒还危险的气息。

    茂密的绿色植被间,忽然间出现大动静,显然是有猛兽在茂密的植被间穿梭而过。

    萧南屏眼神一冷,侧身回首,素手握住重溟剑的剑柄,一把拔出剑来,转头一剑劈出,瞬间将刚抬起头的巨蟒,一下子斩成了两半。

    腥气极浓的蛇血,洒在绿色植被上,那巨蟒只抽搐两下,便死去了。

    萧南屏头也未回的,将重溟剑插回北冥倾绝手握的剑鞘里,举步走到蛇尸身旁,两鞭子拔出巨蟒的两颗獠牙,取下腰间的红色绣花锦囊,将沾血的獠牙放了进去。

    北冥倾绝低头看着手中的重溟剑,直到萧南屏走过来唤他一声,他才回过神来,抬头凝视着她,声音有些不平静的道:“重溟剑乃北冥一族的传家之器,需得与北冥族不外传之功配合,方可使用。可你却不止把它拔出来了,更是在使用过它后,不曾遭受丝毫的反噬。”

    萧南屏此时也有些愣怔了,她只知重溟剑乃为一把神兵利器,可却不知这件还藏着如此大的秘密。

    不容他人轻易触碰的嗜血魔剑吗?那她又是怎么可以使用它的?

    北冥倾绝对此也是无解的,因为,这样的怪事,他生平也是第一次遇见。

    萧南屏对此苦思冥想半响,最终,她望着北冥倾绝,十分认真道:“如果它是有灵的宝剑,那这一切就正常了。因为它知道我可能是它未来的女主人,所以,它不敢伤害我。”

    嗯,就是这样,很好的解释。

    北冥倾绝的嘴角轻微抽一下,对于她的解释,他一个字也不认同。

    一把铁剑,它会有灵性才见鬼。

    ------题外话------

    二更君又来了。不求花钻,只求亲们追文评论啊!当然,收藏和五星评价票也是要哒!(注:当月消费一千点,免费得一张评价票,无需花钱,请投给咱们纯洁的威王殿下吧~)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