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六十三章 故人
    一支弩箭飞来,银亮的箭尖,闪烁着森寒的杀气。

    北冥倾绝转身拔剑斩断那支铁制短箭,抬手剑尖指向不远处双手托弩箭的白衣男子。

    白衣男子勾唇一笑,收起那把玄黑的铁弩,对北冥倾绝挥一下手,便转身如同鬼魅般忽闪离去了。

    萧南屏望着那名离去的白衣男子,眼神变得很奇怪,更因忐忑不安而紧握手中鞭子。

    北冥倾绝收剑回鞘,并没有去追那名白衣人,而是回身望着萧南屏,嗓音有点低沉的问:“你认识他?”

    萧南屏转头对上北冥倾绝那双沉静如冰河的眸子,点头平静道:“是,我认识他。”

    对此,她不觉得有什么好隐瞒北冥倾绝的。

    北冥倾绝眼底浮现一丝情绪,望着她问道:“他很麻烦?”

    “非常麻烦。”萧南屏望着他,语气很为认真道:“以后遇上他,要么你就砍下他的头颅,要么你就有多远躲他多远。”

    凭北冥倾绝的武功,如果他拼尽全力,那人绝对难活命。

    可凭那人的狡猾,北冥倾绝想彻底杀死他也难。

    所以,如果北冥倾绝有机会杀那个人,就一定要砍下他的头颅,绝不可给对方丝毫逃生的机会。

    北冥倾绝没有问萧南屏为什么,他只是轻点下头,表示他信她的话。

    萧南屏对北冥倾绝一笑,二人便一起下山了。

    等他们回到那片树林,天色已是大晌午了。

    而在他们正准备去犹家别院时,那个白衣人再次出现了。

    北冥倾绝心里记着萧南屏的话,一见到对方,便立刻拔剑杀气腾腾的猛攻去。

    白衣男子黄金面具后的眸子里闪过一丝疑惑,因为凭他对北冥倾绝此人的了解,对方绝不会这么冲动的轻易拔剑。

    可这回他却毫无预兆的突然拔剑杀向他,毫不掩饰的杀意,如汹涌拍来的巨浪,如刮疼人脸的寒风,来势汹汹,令人一时难以招架。

    随在白衣男子身边的黑衣少女金蟾,手中金鳞鞭凌然的挥出去,直击北冥倾绝后心……

    萧南屏手中长鞭紧握,最终,她还是没有动用鞭子,而是挥袖射出无数枚流星镖,目标便是那名少女的手脚和眼睛……

    金蟾自我保护意识的收鞭转挥向那些飞镖,等她被逼的飞身后退落地后,她才目露惊讶的看向那名紫衣美人儿。

    一旁的碎玉和艳染也微眯起了眸子,只因这个女子给她们的感觉很危险,她太了解金蟾的弱点了。

    艳染之前失去一条胳膊,虽然如今她有了一条新胳膊,可这毕竟不是她自己的,别人的东西装在自己身上,最多看着还行,用起来却是怎么也不如自己的原装手臂灵活好使的。

    碎玉眸光一冷出手了,她所用的也是暗器,一根根细而锋利的绣花针,如绵绵细雨般铺天盖地向那名紫衣美人儿洒落去。

    萧南屏在针雨降落前,便诡异的瞬移而去。

    碎玉她们三人同时茫然的眨了眨眼睛,望着那席卷而来的浓雾,三人皆是被乍起的狂风吹的身形不稳。

    而此时的北冥倾绝和白衣人,也被大雾分隔开了。

    浓雾中,萧南屏一把抓住北冥倾绝的手,低声说了句:“走!”

    北冥倾绝在浓雾中什么都看不见,可他知道他不是看见了真雾,而是入了萧南屏的阵法了。

    萧南屏只是不想曝露自己的武功路数罢了,毕竟这些人,她着实不想再招惹上了。

    白衣男子在阵中好一会儿,才找到阵眼破了阵。

    “好厉害的布阵高手。”碎玉望着地面上几枚石子低声道。

    艳染虽然有些骄傲,可也不是个十分目中无人的人。这个阵法极为简单,可却也十分厉害。

    金蟾虽然不懂什么阵不阵法的,可她知道,能困住老大一刻钟的阵法,绝对能算是厉害的了。

    白衣男子双眸冰寒的盯着那几枚石子,不由一叹道:“天机门的五行之术,果真厉害呀!”

    只是不知,这位南屏公主,是如何与天机门人相识的?

    天机门可是从不收朝廷中人,皇室之人更是连结交也不会结交的。

    故而,对这位神秘的南屏公主,他倒是心生兴趣了。

    “老大,这位公主,可是朵带刺的玫瑰哦。”艳染勾唇笑得艳媚多情,眼底却浮现一抹妒意。

    碎玉在艳染身旁拉住她的手臂,对她轻摇了摇头。老大多情到无情,将情用在他身上,无疑是徒增伤心罢了。

    艳染看了身旁的碎玉一眼,不甘的低垂下了眸子。

    金蟾在一旁歪头皱着眉,她总觉得这位南屏公主有点熟悉,可又想不起来在何处见过对方……

    “回头查查这位南屏公主,看看她是否与天机门的人相识。”白衣男子丢了手中的石子,转身负手离去,嘴角溢出一滴血,可见他是被北冥倾绝的剑气,震伤的不轻。

    手持重溟剑的北冥少主,果然厉害。

    之前若不是萧南屏出手,他恐怕难再撑下三十招,便会败于北冥倾绝手下。

    而凭北冥倾绝那时杀气腾腾的样子,一旦他战败,必然会死于重溟剑之下。

    ……

    萧南屏带着北冥倾绝一路骑马奔出洛阳城十五里,直到觉着自己安全了,她才长舒了口气,回头看向他解释道:“此人对我的武功路子十分熟悉,可他却不知我如今的身份,故而我……我不想被他缠上。”

    北冥倾绝坐在她背后,低头对上她明澈如水的眸子,轻点下头,淡淡的说了句:“我不疑你。”

    萧南屏呼吸一窒,胸腔里有暖流澎湃。这是第一次,有人全身心的信任她,没有丝毫的怀疑。

    北冥倾绝一只手臂穿过她腋下,握紧缰绳,驱马缓步前行。

    萧南屏一放松下来,抬手扶额,才发现她竟然吓出了一脑门子冷汗。果然,她对那个人还是心存无法磨灭的畏惧的。

    “不远处便是犹家的别院了,你是现在去,还是天黑了再去?”北冥倾绝眸光平静的目视前方,怀里靠着香香软软的人儿。

    “晚上去吧!今儿日子不会平静。”萧南屏闭上了眼睛,安心的依靠在他怀里,脑子里却想着太多的事。

    ------题外话------

    今天是最后一天pk啦!活动到12点就结束啦!感谢亲们的支持和陪伴,群抱么么哒!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