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六十七章 有美一人
    萧南屏胖揍了萧世谨一顿,别的地方不打,专用拳头打脸。

    萧世谨被萧南屏揍的鼻青脸肿像猪头,可他还无力还手,别提多憋屈了。

    萧南屏狂揍完人后,整理下衣着,姿态端庄秀雅的微微一笑道:“四哥且在这儿吃几天鸡,放心!账记我名下,绝不让四哥你破费。”

    萧世谨气怒的想骂人,可他就算张嘴,说也是含糊不清的话,鬼都不一定能听懂,更不要说萧南屏这个人了。

    萧南屏才不管萧世谨要说什么,她只是眯眼警告他道:“如果四哥不听话,非要去当那牡丹花下的风流鬼,我不介意见你一次打你一次,直到打得你爬都爬不动为止。”

    萧世谨眯着乌眼青的一双眼,恨不得瞪死这个凶残的魔女。

    萧南屏挥袖潇洒离去,吩咐了帮她搭理酒楼的掌柜,要是萧世谨踏出这酒楼一步,她就把酒楼所有的人,全做成炸鸡。

    翰音楼的老板是个俊秀的少年,纨绔公子那种,被萧南屏这么一下令给吓的,他抛了折扇就要扑过去抱腿求饶命啊!

    萧南屏很不客气的一脚把这混蛋小子踢开,带着朱雀离开了翰音楼。

    被踹开的纨绔少年抽搭了一下鼻子,可怜兮兮的起身进了房间,看到萧世谨比他还惨,他便是咧嘴一笑,结果就乐极生悲了。

    萧世谨是被揍成了猪头脸,可他胳膊腿没事啊!一个花瓶抡过去,把那敢取笑他的小子砸流鼻血了,这下他心里总算有点舒坦了。

    纨绔少年荣辱不惊的抬手抹去鼻血,转身出了门,挥手让人关好门,他准备去找点药给鼻子止止血。

    唉!萧氏皇族的人真太暴力了,他今儿可又体会了一回啊!

    容王府

    萧南屏是解决了萧世谨的事后,便直接回了容王府,多亏她鬼斧神工的化妆术了,不然还真不好躲开胡太后的眼线。

    “凭你也敢和我顶嘴?”只听花园一处假山拐角处,传来商蔓尖利的声音,以及一个响亮的巴掌。

    萧南屏稍顿足看了一眼,只见一个身穿白色交襟襦裙,外罩紫藤花色轻纱大袖衫的女子,毫不反抗的被商蔓打了一巴掌,面无表情的瞪着商蔓,垂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在宽袖下微微颤抖,以昭示她内心的愤怒与屈辱。

    商蔓打完人后,甩着手皱眉道:“把她给我拉下去关进柴房,没有我的吩咐,谁敢放了她,我就拆了他的骨头。”

    “是。”两旁婢女低头应声,走过去带走了那名衣着不似下人的女子。

    萧南屏暗中轻皱了下眉头,便转身离去了。

    容王府里的主子是不少,可能与这女子对上号的……似乎只有姚孺人生的那个女儿了吧?

    商蒙母亲早亡,祖母又不喜她,自从老容王死后,她的日子也是越发不好过了。

    商海若毕竟不是神,她虽能以男儿之身掌管容王府,可后宅之事她却很少会去插手,也是避免麻烦。

    而她唯一能做全的,便只是保证那些人衣食无忧罢了。

    至于那些人受委屈之事?她就算想管,恐也难以顾全!

    飞鸿院

    商海若在和北冥倾绝正在对弈,刚落了数枚棋子,萧南屏便回来了。

    萧南屏一见到北冥倾绝,便过去坐下笑说道:“今儿见威王府来了位美人儿,还以为你会留在府里陪美人儿呢!”

    “美人儿?”商海若看向北冥倾绝,她就觉得今儿他心情不好。原来,威王府真出事了啊?

    北冥倾绝落下一子,眼都没抬一下,冷冰冰道:“顾鸾影来洛阳了,祖父留她暂住威王府。”

    “顾鸾影?”商海若轻皱眉,转头又看向萧南屏,嘴角微扬笑弧道:“南屏,你是怎么知道威王府进了个美人儿的?”

    萧南屏坐在一旁,低头剥橘子,漫不经心道:“我那位四皇兄沉迷美色多年,如今他来了洛阳,我能不管一下吗?这一管,就见那美人儿进了威王府咯。”

    “萧世谨来了洛阳?呵呵,还真是爱美人不要命啊!”商海若对此也只是一笑叹,伸手拈棋子落了盘。

    北冥倾绝对于不关心的人,一贯是漠视的。

    萧南屏扭头看着北冥倾绝侧颜,有些失神,片刻后,她便塞给对方一个剥了一半的橘子,人却已是起身又急匆匆的离开了。

    商海若与北冥倾绝对视一眼,都觉得这是出事了。

    可这事肯定和他们没关系,而是关乎萧南屏和南国的。

    萧南屏急匆匆的离开了容王府,一路躲开那些眼线,而后进了一处宅子。

    这片是富户区,虽然比不上北冥倾绝他们那些权贵居住的内城,可也是极尽奢华富丽之地。

    顾溪回来后,听说顾鸾影去了威王府,他正着急要去接人回来,迎面便碰上一名黑纱裙女子。

    萧南屏以匕首架在顾溪脖子上,挥袖几枚金针射出,陪在顾溪身边的仆人,便全部昏倒在地了。

    顾溪忙挥手让跳出来的暗卫退下,而他望着面前的陌生女子,则笑得从容温雅道:“姑娘若是信得过顾某,可随顾某去书房畅谈。”

    萧南屏手腕一转收起了匕首,嘴角勾笑看顾溪一眼,便举步向顾溪来时方向走去。

    顾溪随在后头,神态依旧是荣辱不惊的从容淡定。

    萧南屏熟门熟路的找到了书房,推门走进去后,自己找个地方坐下来,看向顾溪勾唇笑说:“你明知我那四皇兄中意你妹子,你却还带她来南国,居心可是很不良啊!说说吧!你准备把她送给谁?可千万别说你打了北冥倾绝的主意,我可不信你会这么笨。”

    顾溪就算一开始没认出萧南屏,可此时一听她这笑里藏刀的语气,他也已是心中明了了。

    萧南屏没去接顾溪倒给她的茶,她抬手把茶杯挥到地上,嘴角还挂着一抹笑,眼中却已是一片冷然道:“顾溪,别考验我的耐心,这后果你承担不起。”

    顾溪看了那地上摔碎的茶杯一眼,又回头看向她,有些无奈的叹道:“我此来北国的确是想结交一人,可在元巶与尔朱荣之间,我却不知道该选择谁。”

    ------题外话------

    推荐好友27到30号PK(迷恋秋色)《豪门暖婚:娇宠大牌妻》(双洁)她为了弟弟和别人有了三年合约夫妻,虽然睡在一个别墅内,却一个在二楼,一个在三楼。

    尚浅把绑匪踩在脚下:“他那只手碰你了,”

    白梓晴:“你要杀了他,杀人犯法呀?”

    尚浅:“让我的女人受委屈是要付出代价的?”

    ……

    白梓晴:“亲爱的,今天你知道是什么日子吗?”

    尚浅:“25号,你不会?”

    说完的同时拿出了早就准备好的玫瑰花和钻戒:“怎么能忘记第一次吻你,但是明年的今天它是求婚纪念日,嫁给我。”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