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七十五章 神隐洛阳
    萧南屏一直躲在洛阳的云府里,而替身则一路策马向南国方向奔去。

    直到数日后,边关急报传至洛阳。

    萧衍果然在得到北国军事布防图后,便对北国边境展开了攻势,南北国就此彻底撕破脸皮,兵戎相见。

    胡太后则是一副运筹帷幄的样子,丝毫不因急报而急躁慌乱,反而是很为镇定从容的派北冥倾绝为主帅,崔铭为副将,立刻带兵赶赴前线。

    萧南屏得知此事,便吩咐了下去。命青龙回归南国保护萧世缵,命朱雀易容入宫监视胡太后,而麒麟和玄武则派去了威王府。

    如此一来,她身边便算是没人了。

    凤云泣有点担心道:“主人,你这样调开所有人,就不怕有人对你不利时,你会……”

    萧南屏站在窗前望着外面的淋淋夏雨,她嫣红的唇畔是悠闲的笑意:“如今知晓我尚在洛阳的只有你,如果有人要来对我不利,那我藏身的秘密一定是你泄露的。到那时,你也就活到头了。”

    “哎呀!主人,你怎能质疑我对您的一片真心呢?”凤云泣立马谄媚的跑过去,望着萧南屏这张美人面,他无比深情款款的道:“主人,我对你的心可是山无棱,天地合……”

    “闭嘴!我不想听你恶心的告白。”萧南屏笑着抬手制止这家伙的肉麻,在看到那雨中树上的麻雀扑棱飞走后,她便转身向大开的门走去了。

    “哎,主人,这可下着雨呢!您出去是要干嘛啊?还回不回来吃饭了啊?”凤云泣在后伸手喊道,可是……他家主人对他真是太无情了。

    萧南屏伞都没打便出了门,身上衣服瞬间便被淋湿了。

    等她出了云府,走进一些小巷子,便发觉她自己被人跟踪了。

    她并没有回头,而是淋着雨继续向前走。

    可跟踪她的人,却好似失去了耐心,忽然自后纵身飞起,飘落在她面前,拦住了她的去路。

    萧南屏抬眸看向不远处的黑衣男子,嫣红的唇轻启道:“尔朱兆?吐没儿?少将军?你拦我作何?莫不是想举报我,向胡太后邀功请赏?”

    尔朱兆微愣后,便是失笑道:“你真是个有趣的女子,也是个危险的美人儿。”

    萧南屏可没闲工夫和他扯下去,足尖轻点,她翩然飞向一旁屋顶,在雨中飞檐走壁而去。

    尔朱兆又是一愣,之后才想起来去追人。

    萧南屏引着尔朱兆去了城外,她挑了个好去处给尔朱兆,那便是元巶在洛阳暂时落脚的地方——沈家别院。

    尔朱兆一路紧追不放,结果,一进了这座别院,他就被人包围起来了。

    而他追着的女子,早已不知所踪了。

    最后,他被元巶请去喝茶了。

    而已回到洛阳城的萧南屏,则转身变装去了容王府。

    商海若这几日也不好过,因为商蒙在被她逼急的情况下,居然说出了她思慕的男子就是傅华歆,这就是商蒙一直不肯嫁人的原因。

    可这个愿望,她也无法为商蒙完成啊!

    萧南屏躲开所有人,进了誓盟楼,见商海若一脸愁容的样子,她便关心的问了句:“你这是怎么了?好像天塌了一样。”

    “南屏?”商海若抬头看向她,随之起身走过去问道:“你这是来做什么?不知道如今三王府外眼线很多吗?你这时来,实在是太冒险了。”

    “三王府外的人数是有分别的,就你这里的最少。”萧南屏走过去坐下来,身上的衣服都湿透了,她也不急着弄干。

    商海若知道萧南屏是想借她之名,把北冥倾绝约到容王府来。

    因为如今三王府外的情况,只有她这容王府好一点,威王府和肃王府完全就是被监视的一只苍蝇进出都能传到胡太后耳朵里去。

    萧南屏伸手拢了拢商海若为她披上的披风,她喝口热茶后,才垂眸说道:“我本想来为他送行的,可威王府那边实在不好进,只能麻烦你帮忙传个话了。”

    “这话也不用传了,容王府有胡太后的眼线,也有雅岚的眼线,他应该很快就会来了。”商海若去后面小憩的内室里找了件月白色的襦袍,出来递给了她,让她去换一下。

    萧南屏接了那件襦袍,便进了内室换下了湿衣服,并且把发髻也解开了。

    青丝如瀑披散在身后,她运气蒸腾云雾,及腰长发很快便干了。

    商海若在书房里煮了一壶新茶,等了没多久,北冥倾绝便来了。

    萧南屏一出内室,便被人给抱住了。

    北冥倾绝之前虽然猜测萧南屏不会离开洛阳,可猜测始终是猜测,只要不被证实,人心里总是会忐忐忑忑的。

    萧南屏被他这样紧紧拥抱在怀里,她低低发笑道:“威王殿下,我这刚换的干净衣裳,可又被你弄湿了呢!”

    北冥倾绝倒是没有细品她这话中的深意,只是紧了紧双臂,抱着她运用内力蒸腾云雾,烘干了彼此的衣服,一点不舍撒手的紧抱着她,在她耳边低声问:“你回南国吗?”

    “不回!”萧南屏偏头靠在他怀里,双手环着他的腰,红唇含笑道:“老威王年纪大了,胡太后越来越疯狂,我要替你陪着他老人家,也替你护着威王府上下。”

    “嗯。”北冥倾绝本来是想让她陪他一起去临涣郡的,可听了她这番话,她也觉得她留下来比较好。

    祖父年纪大了,一个人会寂寞,在洛阳也着实不太安全。

    商海若和傅华歆都有自己的家人要护着,并无法长久陪在祖父身边,更不要说保护好祖父他老人家了。

    而萧南屏,却可以一颗心的帮他保护好祖父他老人家。

    商海若在一旁淡然饮茶,她这时候除了喝茶,也做不了别的事了。

    北冥倾绝并没有在容王府逗留多久,只待了一会儿,送了萧南屏一把奇怪的匕首,便冒雨离开了。

    萧南屏在北冥倾绝离开后,便也对商海若告辞了。

    商海若送走了他们二人,便离开了书房。因为,她还是要去见见商蒙,看看能不能劝她想开些,不要再执着傅华歆这个人了。

    只因,爱上傅华歆的人,一般只有两种结果,一是死,二是留。

    她被傅华歆留在了身边,商蒙若是敢纠缠傅华歆,必然会死在傅华歆手里,不会有第二种结果。

    ------题外话------

    咱威王殿下日常冷萌萌的撒娇……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