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七十六章 入住威王府
    五月十六,大军出发。

    临行前,北冥倾绝将一物托付给了他祖父,那是一支青翠欲滴的翡翠玉簪,簪头雕刻的是马蹄莲花,象征着忠贞不渝,永结同心。

    老威王知道这支簪子是他孙儿亲手雕琢的,那是准备送给那位南屏公主的。

    就是不知道,那位南屏公主是否还在洛阳城……

    五月十七,顾鸾影被顾溪接走了。

    北冥倾绝从顾鸾影住进威王府起,便不曾见过顾鸾影一面,顾鸾影自然无招数可使,最终只能黯然伤心的随哥哥离去。

    顾溪接走顾鸾影后,便传信给了凤云泣,让他转告萧南屏,他保证顾鸾影不会再去惹她心烦。

    并且,他会把顾鸾影嫁了,让简王萧世谨彻底死心。

    这算是讨好,也算是请萧南屏恕罪了。

    萧南屏看了顾溪让凤云泣带传的书信,她很满意,也是越发喜欢顾溪这样识时务者为俊杰的人了。

    凤云泣也知道萧南屏要离开云府了,虽然表面上他做出一副不舍的样子,其实心里恨不得这魔女八百年都不要来洛阳,那才他乐得逍遥自在呢!

    五月十八,夏雨打碧荷,威王府中越发的冷清寂寥了。

    萧南屏披着黑色斗篷,避开威王府外的各方眼线,悄无声息的进了威王府,来到了最为清静雅致的无忧水榭。

    老威王盘膝坐在一张长条弓几后的篾席上,案上狻猊铜香炉里云烟袅袅升起,云雾模糊了他老人家苍老的容颜,一袭家居白袍的他,好似个云水淡然的仙人。

    严管家一直在门外守着,见萧南屏冒雨到来,他便躬身将对方请了进去。

    萧南屏进门前解了挡雨的披风,褪去了绣鞋,着棉袜走了进去。

    老威王缓缓睁开那双浑浊中透着一丝精明的眸子,对到来的女孩慈祥一笑:“丫头,你胆子可真大,闯下如此大祸,还敢留在洛阳。”

    萧南屏走过去,在一旁跪坐下,望向老威王也是笑道:“老威王,您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比起闯祸,我可不如宫里的那位太后娘娘。”

    胡太后自作聪明的同意两国和亲,认为一面上与南国交好以做安抚,暗地里却准备半道儿把她给截杀了。

    后头截杀不了她了,就又想着阻止她接触北国军事布防图,把她赐婚给了无权无势的商海若为妃。

    如今北国军事布防图丢失,虽然图上军事布防有一半是假的,可这一点不妨碍南国出兵北国的意图。

    如今南国进军北国,南国兵强马壮,北国却势弱,就算中间有西域的吐谷浑插一脚,北冥倾绝为帅去阻挡南国兵马,北国这一劫也度的极险。

    就怕胡太后又是自作聪明,吐谷浑的狼请进来容易,送不送的走,就不知道了。

    老威王对他们这位越老越糊涂的太后,也是满心不满。可这又有什么办法?皇上自己立不起来,太后专权,朝中官员腐败,门阀各自为政,挤兑的寒门才子无出路,这般下去,何止北国会亡,南国恐也走不长远。

    “南北国出现的都太早了,他们谁也做不了一统天下的霸主。”萧南屏自斟一杯茶,浅啜一口,便看到老威王递给了她一支青翠欲滴的翡翠玉簪,她伸手接过看了看,上面雕的竟然是代表“忠贞不渝”的马蹄莲。

    老威王收回苍老的手,搁在双膝上,双目一闭,老神仙似的说道:“这是雅岚临行前留给你的,在他手里还有一支一模一样的白玉簪,说是等他回来,再亲手送给你。”

    萧南屏素手把玩着那支翡翠玉簪,抬眸笑看老威王道:“爷爷,我能把这当成是聘礼之一吗?”

    “嗯?”老威王一挑眉,睁开双眼欣喜的望着她,点了下头笑说:“这当然可以!你要是嫌不够,爷爷这里还有你祖母和你婆婆遗留下的嫁妆,回头爷爷可以让人整理好,全送给你丫头,如何啊?”

    “当然好了,我却之不恭呢!”萧南屏眨眼一笑,一老一少凑到一起,便开始商量起了她和北冥倾绝的婚事。

    严管家在外嘴角抽搐一下,对于他们老王爷赔本卖孙子的事,他表示早就料到了。

    唉!老王爷就像那有女嫁不出去的家长,一听说有人娶他家宝贝女……不对!宝贝孙子,他自然就赔上好多嫁妆,也要把这没人要的孙子给嫁出了。

    老威王其实也知道,萧南屏不是来陪他老人家闲聊解闷的,而是怕胡太后再出幺蛾子,特意过来保护他老人家的。

    唉!这么好一个贴心的女娃儿,到底啥时候才能进他北冥家的门呢?

    萧南屏知道老威王年纪大了,胃口越发不佳了。

    所以,她就在这水榭的小厨房里,为老威王做了一桌健胃营养餐。

    草菇煮豆腐,鲜虾粥,粉蒸排骨,小米肉丸,蒜香竹笋,开阳白菜,人参土鸡汤。

    伺候在厨房的丫环婆子在一旁都看愣了,这位相貌平平的姑娘,看着十指葱白如玉似的,怎么也不像一个会下厨煮饭的人啊!

    更何况,还是做了这么一大桌子她们闻所未闻的菜肴?

    严管家在一旁伺候时,也是看着一桌子美味佳肴目瞪口呆了。

    老威王也吃惊不已啊!这个丫头可是出身皇室的宗女,又是郡主又是公主的,那合该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啊!

    可这一桌子色鲜味香的菜肴是咋回事?真的是她做出来的吗?

    萧南屏伸手为老威王盛了一碗鸡汤,摆好筷子和汤匙,又把餐巾铺在他老人家膝上,这才执筷为他老人家夹菜道:“这几样菜肴都不错,您尝尝合不合胃口。如果不喜欢吃,晚饭我再做点别的,或者您说您想吃哪儿的菜品,我也是多多少少能做几道的。”

    老威王压下心中的震惊,低头舀了一勺鸡汤尝了尝。同样的人参鸡汤,这碗鸡汤似乎比以往他喝的美味多了。

    萧南屏也自己盛碗汤尝了尝,心道这土鸡虽然没有王府里养的鸡珍贵,可却是别有一番风味的,没白让麒麟送鸡进威王府来。

    ------题外话------

    推荐好友阡陌子然作品《田园辣妻:调教一等贤夫》虐渣,宠文

    PK中,奖励多多,欢迎入坑,坑品保证

    一朝穿越,她竟然被爹娘三两银子卖了,心中一句草泥马!

    虽然爹不疼,娘不爱,但她还有一个憨厚老实的相公不是?

    当她打定了心思,要守闷葫芦相公过日子的时候,却发现相公一家也绝不是善茬!

    一家子极品将原本不富裕家洗劫一空,她心中奔过草泥马!

    凭自己发家致富,当初不要她的爹娘竟然跑过来颐指气使!

    纳尼,老娘自己挣的,凭什么要交给你们!

    这一切对于林思羽来说都不是难事,婆婆不公,可以分家,父母不亲,可以断情!却发现自己闷葫芦相公才是最腹黑那头狼!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