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七十八章 黑夜勾魂无常
    临涣郡

    此地已被南国占领,城中到处皆是南国巡逻兵。

    “不要……走开……啊!”一声尖叫划破夜空,一名女子衣衫凌乱的被人按在小巷子里,刚才那一声,就是她衣裳被撕开的一瞬间,她惊恐无比喊出来的。

    三四名士兵猥琐的笑搓着手,有人已经开始解裤腰带了,可见他们这群禽兽是要玷污这名女子。

    黑夜是隐藏一切行踪的遮眼布,在他们一个个淫笑的扑向那名惊恐无助的女子时,雪亮的刀光闪现,死人连看清来人是谁都没有,便被一刀抹脖子杀死了。

    而在城中多处,所有干扰百姓的士兵,全都被当场一刀毙命,无一幸免。

    黑夜中,城中到处飘散着血腥气。

    而在郡守府中,一间奢华小院里,那房间里也穿出了女子的惊叫声,和男子猥琐的淫笑声……

    一抹刀光闪过,一把大刀已钉在房间地板上。

    房间里的人立马停止了追逐那些民女的动作,回头转身盯着那把嵌入地板里的大刀,勃然大怒吼道:“是那个不要命的,竟敢来扫本侯的兴致!”

    两名黑衣男子,身裹黑袍,面带黑白鬼面具,各自怀抱一把黄铜金鞭,如鬼魅般现身室内。

    萧公和一见这二人,便是吓得脸色一白,脚下微挪,下意识的想往后退。

    那二人目光冰冷的锁定萧公和,左边的人开口森冷道:“三公子,主子说了,此战因她而起,死伤在所难免。可无辜百姓,谁若敢肆意伤害,杀无赦!”

    话音一落,那几名昏迷在地的女子,便被二人一阵风般的卷走了。

    萧公和在原地气的双拳紧握,可却不敢叫嚷来人去追那二人。

    只因,这二人是萧南屏的人,而萧南屏曾在十五岁及笄那日,当着他们父亲的面,杀了他们父亲最宠爱的姬妾。

    虽然那姬妾是一贯恃宠而骄了些,可她那时始终身怀有孕,连母亲对她都让至三分。

    可萧南屏却当着众人的面,一玉笄穿喉杀死了那名姬妾,而那玉笄便是她十五岁及笄之礼当日,刚被母亲亲手戴到她发髻上的。

    可事后父亲要惩罚她时,她却一把火烧了父亲禁足她的荒废院落,之后消失无踪半年之久,才被太子萧世缵寻回,亲自送回了靖惠王府,父亲也没再提追究她杀人之事。

    也因此,他们兄弟姐妹几人,皆对萧南屏这个疯子忌惮三分。

    如今她管了这闲事,恐怕要死的兵将没有一千,也会有八百了吧?

    该死!这个疯子,为什么皇上要如此宠爱她,下令谁也不可治她的罪!

    那两名鬼面人离开郡守府后,便去了城外驻扎军营,进了帅帐,不过片刻便出来离开了。

    陈子开在人走后,便披衣出了帅帐,儒雅的脸庞上浮现怒色,沉声下令道:“立刻去召集众将,若有迟迟不到者,军法处置!”

    “得令!”两名守在营帐外的士兵,领命离去。

    陈子开气的手捂胸口,想他行军打仗多年,从不曾出过扰民的土匪兵。

    今次,却因西丰县侯带来的人,毁了他一世清誉!

    夜已深,所有将领都休息了,有得还因夺了一个城池高兴之下喝多了。

    所以,在军令下达之时,有不少人是被泼醒的,也有不少人已死在帐中或城内某处,死相极惨,引起众人恐慌。

    陈子开在召集众将领后,便说了南屏公主路径此地,见众人不尊军法,滥杀无辜,奸淫掳掠,实在可恶,故留人于此,惩戒众人。

    这些将领对萧南屏不熟悉,最多就是有些人听过太子很疼宠这位小堂妹罢了。

    可城里城外死了那么多人,这血的告诫,已经让众人了解到,这位奉命和亲北国的公主殿下,绝对绝是个手段不弱的女子。

    也是了,没点本事,如何能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便盗取了北国军事布防图呢?

    如今她正得圣宠,皇上拿她当个宝,她手段又如此狠辣,那怕他们这些沙场舔血的莽夫,也不由得对她升起忌惮之心了。

    陈子开在对下属下达严令后,便请了从城里到来的萧公和进帐谈谈。

    萧公和本就被萧南屏气的一肚子火气,又被人深夜召唤出城来,他就更满腹火气了。

    陈子开落座在帅帐内的兽皮椅上,望着坐在一旁的萧公和,眉头皱起严厉道:“侯爷,此次征战北国,是你向皇上请命而来。如今却带头违反军规,奸淫掳掠,与土匪贼寇又有何分别?”

    萧公和满腹火气,陈子开还敢训斥他,当心便火大的起身怒指对方道:“陈子开,你以为皇伯父重用你,你就算根葱了吗?哼!一个拉不开弓弦的人,凭什么带领我南国好儿郎开疆扩土,又拿什么来命令本侯?”

    陈子开脸色已是黑沉,对于这位桀骜不驯的皇室侯爷,他也是再没丝毫恭敬,起身怒甩袖道:“侯爷若是嫌本帅这里的庙小,大可带着你的人回南国去。至于今夜之事,本帅只给侯爷一个告诫,皇上再宠你,也难保你不会死于南屏公主之手。莫要忘了她的性子,那可是位说到做到的狠辣主儿。”

    “陈子开,你放肆!”萧公和气的浑身发抖,面目狰狞的怒瞪着一身儒衫白袍的陈子开,双拳紧握,简直是想现在就杀了此人。

    陈子开是出了名的白袍儒将,书生气浓,年逾四十,美须长垂,平日和和气气的,可此时却被气的多了几分武将威严之势。

    萧公和最终还是甩袖怒离开了,因为萧南屏的人又出现了,他们在保护着陈子开,防的就是他会杀陈子开而代之。

    陈子开暗松口气,对那二位拱手谢道:“多谢二位相救,否则……这位西丰县侯,真是被皇上宠坏了。”

    “陈将军保重,吾等告辞!”那二人话音一落,又如鬼魅般飘忽而去。

    陈子开在他们离开后,便是沉重一声叹。皇上真是越来越糊涂了,怎能让这样的浑人来辅助他呢!

    这仗刚开始打,若不是南屏公主派人来的及时,他们这出师无名的南国大军,就要因为一些害群之马,而彻底失去民心了。

    得民心者得天下!皇上年轻时也懂,怎如今上了年纪,反而糊涂了呢!

    唉!此战以他看来,真是凶也!

    ------题外话------

    我的感冒似乎好了,一个月啊!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