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八十章 白衣人的变态报复
    白衣人摇扇望着萧南屏离去的背影,金面具下淡色的唇边抹开一丝笑意,低沉的声音,在黑夜里透着一股魔魅的味道:“她虽然不是白影,可却也很有意思,你觉得呢?”

    碎玉低垂下头,声音淡淡道:“艳染和金蟾已被她送回来,老大你接下来……是否还要再帮胡太后?”

    白衣人轻摇摇头,唇边含笑道:“我与她之间可没什么利益牵扯,帮她是我高兴,不帮她……那是因为我忽然对此事没兴趣了。”

    “是。”碎玉低头应一声,便走过去解了艳染和金蟾所中的迷药。

    二人醒来后,手扶着脑袋,一阵晕乎乎的,头还有点疼。

    “该走了,这里没什么好玩的了。”白衣人摇扇转身走向漆黑的宫道,那是月光也照不到的地方,像那传说中的地狱,吸纳着无数灵魂黑暗的人,一步步踏上死亡之路。

    碎玉她们三人跟随在后,她们也不知道她们会被这个男人带到第几层地狱里去。

    可是她们都是无亲无故的人,是这个男人给了她们活下去的机会,她们打小跟随在他身边,像依附植物的菟丝花,离开了这个男人,她们不止会失去方向,还会慢慢的枯萎死去。

    黑夜,掩藏了无数的丑恶,也暗藏着无数的杀机。

    而今夜,萧南屏帮老威王躲过一劫,胡太后却失去了一大助力。

    那个男人是个行事诡谲之人,他自己不帮胡太后,也不让别人帮,就是这么任性妄为。

    他去杀了那养蛊的人,夺了一盒蛊虫,放把火,烧了那间密室,让胡太后所有的心血,尽皆化为了灰烬。

    当胡太后正与男人私会苟且时,便有人来急报了此事。

    胡太后当场就气疯了,把给她侍寝的男人也给杀了。

    她无比的后悔,后悔不该用那个来历不明的男人。

    如今养蛊人死了,她几个月的心血全白费了!

    而那个混蛋……她势必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翌日

    胡太后借由元诩之名,发布了一个悬赏告示。

    皇榜发布之日起,便有不少亡命之徒,为了那万两黄金而找死的去追捕那名白衣人。

    萧南屏在宫里听到蓝水说起这事时,不由冷嗤一笑:“真是个蠢女人,这人肯走可是天大的好事,她居然还派人去追拿?哼!可真是把作死发挥的淋漓尽致了。”

    老威王对此也极为好奇,看着她不由一问:“此人到底是何许人也?听丫头你这话,对方似乎上个极为不好招惹的人。”

    “何止不好招惹!”萧南屏挑眉斜眼一笑,对他们说:“此人是个十足的疯子,他虽然身为人,可做的事却件件比畜生还不如。而他最大的兴趣,便是把人当蝼蚁去耍弄,最喜欢看人如禽兽般相互撕咬,为了存活而六亲不认。”

    蓝水她们三个在一旁听的倒吸了口冷气,从不知世上还有这么可怕的人。

    老威王活了几十年,也头一次听说世上还有这种泯灭人性的人。

    萧南屏手扶着老威王的手臂,望着他老人家,微微一叹道:“爷爷,这个人做事全凭心情。心情好时,他就好兴致的逗你一下,并不会做出危害你性命之事。可若是心情不好了,轻则就如他对胡太后做的这些事,重则……便会发生一件血流成河的惨事。”

    也是因此,她才不想与此人多接触,只怕这人对她生了兴趣,以后对她纠缠不休,危害她身边所有在乎之人。

    老威王听完她的话,便点了点头,看了蓝水她们一眼,意思就是让她们机灵点,对这人一定要有多远躲多远。

    蓝水她们三人无声低头应下,随之便退下去了。

    那么可怕的人,她们才不会作死的去招惹呢!

    ……

    五月二十七,正如萧南屏所料,胡太后惹恼了那个人,一夜之间,宣光殿除了胡太后和穆嬷嬷以外,所有人都一夕之间全七窍流血而死了。

    其中包括那些暗卫,他们死的更惨,肢体被截割,开膛破腹,脑壳被敲开当成灯点,一张张七窍流血的头颅,就那样摆在宣光殿正殿的罗汉床上,灯火在他们头顶一跳一跳的,更映照出他双眼爆睁五官扭曲的苍白鬼脸,像地狱爬出来讨命的恶鬼。

    胡太后被吓的大病一场,要不是忽然出现了一个和尚,在宣光殿做了一场法事,胡太后这时候恐怕早就被吓疯了。

    元诩听闻宣光殿出事,便摆驾来看看,还没进门,就被那一具具被抬出去的尸首,吓得他双腿发软,惊慌惊恐的挥手让人摆驾回宫了。

    这简直就是人间炼狱,也不知道母后得罪了什么人,居然遭人这样报复。

    可怕,太可怕了。

    宣光殿后寝殿,胡太后脸色苍白的斜靠在床头,帐子被放了下来,里外人影模糊,她面色阴沉的启唇问:“你师父何时抵达洛阳?”

    那名青年和尚,双手合十,垂眸浅笑回道:“师父会在五日后抵达洛阳,在此之前,还请太后安心养病,外面的那些妖魔鬼怪,便都随他去吧!”

    不用对方说,胡太后在受了这样的惊吓后,也是断然不敢招惹对方的了。

    那青年和尚缓缓抬起头,望着帐内模糊的人影,嘴角勾笑道:“贫僧听闻老威王此时正在宫中养病,故而想去探望下,还请太后恩准。”

    “你要见老威王?何事?”胡太后抬眼看向帐外,这个青年和尚是长得不错,只不过太邪性了些,一点也不像个无欲无求的出家人。

    “除了为老威王送治病良药以外,贫僧还能做什么呢?”青年和尚唇边笑容邪佞,眼底更是浮现了一抹杀意。

    胡太后了然点下头,看向穆嬷嬷吩咐道:“派个人为小师父领路,再挑些补药一并送去徽音殿。”

    “是。”穆嬷嬷低头应声,直到现在,她还是心里止不住的发抖,实则是那些人的死相太可怖了。

    “贫僧告退!”青年和尚微微一笑,双手合十行一礼,便转身随穆嬷嬷出去了。

    胡太后望着对方离开的背影,心里依旧忐忑难安。

    那个人会轻易罢休吗?她总觉得这是那个人报复她的开始,而不是结束。

    都怪她,招惹这人一次吃了亏,为何还不长个心眼,非要再吃一会亏才长记性呢!

    ------题外话------

    ps:推荐友文《隐婚99分:一品傲妻》骨思玦。

    本文男女双洁,1对1,爆笑甜宠文。

    (小片段)

    宫凌泽,“阿棠,我觉得我们可以三年抱俩!”

    唐棠立马退离某人十米远,并无情的讽刺,“然而结婚半年,一次没中。”

    当夜,宫凌泽努力了很久,用行动证明了是他的问题还是机缘的问题。

    几天后,某人厚颜无耻,

    “阿棠,可能是姿势不对,我们再试试其他的。”

    唐棠摸了把酸痛的腰,滚,宫凌泽,你个王八蛋,老娘天天四五点睡,会折寿的!

    不生了不生了!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