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缺断章、加书:站内短信
后台有人,会尽快回复!
88小说网 > 邪妃撩人:王爷休想逃 > 第八十八章 归心似箭
    洛阳

    皇宫

    萧南屏手握达摩多罗的来信,上面写的是梵文,内容大概就是告诉她事已办妥,不日两国的兵马便会集合于玉门关,一致对外御敌。

    对于这样的结果,她自是大松一口气的。

    可这时……她又很不懂自己了。

    她到底是在做什么?为何会这样的自相矛盾?

    “主子,您的心乱了。”麒麟在一旁,很是担忧的看着她,想劝却又开不了口。唉!还是算了吧!

    主子若是心甘情愿,心为那人乱了也就乱了吧!

    “麒麟,我不想再后悔,我想护住我第一个爱上的人。”萧南屏收握达摩多罗给她的信,垂眸掩去眼底的悲痛。

    曾几何时,她也遇上过一个人,是他把她从地狱里拉了出来,那是她人生中第一个朋友。

    可她却因为他一句“无需救我”,便就那样放手了。

    当时她以为这顺从是对他的好,可后来她红尘中游走多年后,她才知道,自己当时是不该放弃他的,该带他逃离那个人间炼狱的。

    可就算之后她懂得何为后悔了,但那也已是悔之晚矣了。

    失去的,是人永远追不回的。

    也因此,她此生都不想再尝那后悔的滋味了。

    这个夏季,天气十分燥热,洛阳已许久未落雨了。

    南北国和解协议也已签订,吐谷浑的大军,也被两国兵马合力退出了玉门关。

    可今次之战,还是让北国皇室大失民心。

    萧衍是能为了大局暂时与北国议和,可却不代表他在议和后,不会做点什么事。

    比如,曝光胡太后引吐谷浑大军进关之事。

    百姓无知,总被人利用,特别是临涣郡和附近的城镇百姓,更是对此尤为愤慨!

    这一则流言散出,北国皇室可是不止大失民心了,更有不少明哲保身的官员,接二连三的辞官归田。

    竟连他们的子孙,也是不许再入朝为官了。

    北国朝中大臣一下隐退如此之多,胡太后才惊觉自己之前是有多天真,多愚蠢了。

    可悔之晚矣!如今连门阀世家也心思越发活泛了。

    毕竟在这个乱世纷纷的世道上,江山天下易主本就是寻常之事。

    他元氏坐江山可够久了,也该换换他人来尝尝这金龙宝座的滋味儿了。

    七月初九,北冥倾绝独身回到了洛阳,大军依然在后缓慢进行。

    他若不是当时单枪匹马去了玉门关助战,早在六月里,他便自临涣郡回到洛阳了。

    如今玉门关战事已了,他自然是归心似箭,甩了大军,自己一马当先回到了洛阳。

    他早知他祖父如今暂居宫中,便直接骑马向皇宫方向驰去。

    ……

    皇宫

    南宫门前,刘腾带领一众小太监,正在恭候北冥倾绝的大驾。

    北冥倾绝骑马走近,便看到了刘腾那种阴阳怪气的笑脸,他翻身利落下马,提剑走了过去。

    刘腾一手持着拂尘,走上前两步,笑盈盈行了一礼:“恭贺威王爷凯旋而归!咱家已在此奉命恭候多时了,太后和皇上御花园召见威王爷,老威王也在邀请之中。”

    北冥倾绝看也没看笑的一脸褶子的刘腾一眼,提剑向敞开的宫门走去。

    刘腾脸上的笑,一瞬间僵硬了。想他可是太后身边的红人,谁人敢不给他面子?也就这三王作死的敢得罪他。

    那些小太监和禁卫军都不敢看刘腾此时的脸色,全都左顾右盼的眼神乱瞟。

    直到刘腾带人离开,他们才暗松了口气。

    神仙打架,往往都是凡人遭池鱼之殃,他们本本分分当差,可不想因为这事被处罚。

    ……

    御花园

    北冥倾绝提剑走来,虽然他敛了一身军人煞气,可这冷冰冰的样子,还是吓的人退避三舍。

    老威王可是好久没看到他大孙子了,一瞧这孩子风尘仆仆的样子,他老人家心里真疼啊!

    易容成翡翠的萧南屏依旧是冷冰冰的,可她却在北冥倾绝走过来时,不着痕迹的觑了北冥倾绝一眼,瞧他一脸冷冰冰的,一看就是心情不好。

    也是了,他一心急着来看她和老威王,结果胡太后却宣他来此,一看就是居心不良的样子,他能高兴的起来才怪。

    老威王眼中浮现激动的泪光,他这些年来,那是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看得开,在他心里,他可是无时无刻不在担心着,就怕这孩子像他父亲一样,在战场上出了点意外,他老头子可就真成孤家寡人了。

    萧南屏把手轻轻的放在老威王肩上,因她就站在老威王背后,这样细微的举动,也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老威王被肩上柔弱的小手安抚下激动的情绪,他敛去眸底激动之情,目光慈爱的望着已经步入凉亭的孙儿。

    北冥倾绝目不斜视的走进亭中,抱剑单膝跪地,冷冰冰的行礼道:“臣,拜见皇上,太后。”

    元诩是有些怕北冥倾绝的,他转头看向了胡太后,见对方微笑斜他一眼,他才暗咽下唾液,颤巍巍的抬手轻声说了句:“爱卿……平身吧!”

    北冥倾绝这下是连谢恩的客套话都省了,起来就转了个身,又单膝跪下微低头行了一礼:“祖父,孙儿回来了。”

    多少年了,只要他出门当日不归来,回来后第一件事,便是来向他老头子请安报平安。

    只要一想到这些,老威王便忍不住热泪盈眶,伸手握住他的手,慈祥笑点头道:“回来就好。”

    是啊!他这个糟老头子,余生盼的,不就是这孙儿回回都能平安归来吗?

    北冥倾绝直腰起身,抬眸看了翡翠她们一眼,冷冰冰的问了句:“祖父胃口好吗?”

    蓝水很懂眼色的没吭声,而是拿眼睛看向了一旁的翡翠。

    顶着翡翠容貌的萧南屏,微垂眸冰冷回道:“老王爷前些日子病了一场,胃口欠佳,消瘦了几斤。”

    “嗯。”北冥倾绝淡冷的看了“翡翠”一眼,收回目光,转身抱拳语气冰冷道:“皇上若无事让臣办,臣想带祖父回府了。”

    “这……”元诩是很想挥手让北冥倾绝赶紧走的,可他母后……

    ------题外话------

    咳咳,没写到胡太后出的幺蛾子,咱们明天见吧,么么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